床第之外

by 佳佳

工作上接過這樣的電話:來電的男子表示自己家世清白,事業有成,條件優質,誠心想要尋找對象,他認為來晚晴的女性應該溫柔賢淑,宜室宜家,只是婚姻的遭遇比較不幸,他是真心想要尋覓有緣人給她幸福。我問男子怎麼不去婚友社或二春聯誼,男子說怕那邊很複雜,良莠不齊。當然,這個電話沒有下文。

Spring Valley Nature Walk. Photo by H. Michael Miley

對,大多數晚晴的姊姊溫柔賢淑,宜室宜家,可是大多數的人回首,慶幸離婚者多,且對再進入另一段婚姻興趣缺缺!找伴可以,結婚就再考慮考慮。她們都怎麼找伴呢?W是我看過實戰經驗很完整的一位女人。

一夜情的挫敗感

經過成長課程自我探索,W知道自己內心需要情感的那一塊;她展開追尋的路程,不吃窩邊草是W抱持的理念。一開始她從網路找對象,她不會上網,就請晚晴姊妹教她,從怎麼開流覽器,申請email帳號開始,最後真的約了網友,完成一夜情的體驗。W說完事後,坐在旅館的床邊哭了。身邊躺著是陌生的男子,沒有情感,沒有喜不喜歡,卻可以做愛,享受高潮。從離婚到跟陌生男子上床,她想她的人生怎麼會變成如此?

一夜情經驗讓W了解自己想要的關係,是需要有情感基礎的,於是她試著參加二春聯誼社。W說,二春聯誼有不同等級,貴的場地氣氛比較好,便宜的就是有幾張桌子,光線感覺陰陰暗暗的。因為花費不多,有人沒事就去逛逛,打發時間。W說當然也有流口水的豬哥,只是想找人免費打炮。那些男人認為會來到這邊的女人看起來像良家婦女,比較安全,經過歷練的W會反問他們:「你怎麼知道我是良家婦女呢?」事實上,W早就跳脫當「良家婦女」的框框,她現在可以靈敏的偵測男人的意圖跟兩人合不合拍,她非被動等待男人來認定她好不好,而是主動尋找她想要的感情和愉悅,而讓W感到安全又愉悅的性一點都不像傳統認定的「良家婦女」。

讓W最愉悅滿足的一段關係是這樣的:她和T君在一起前後有5年,平時不會打電話,見面就是做愛,完事各自轉身回到自己的生活軌道,互不相干,兩人之間單純只有性,沒有承諾,也沒有負擔。他們是在二春聯誼社認識,一開始只是有一搭沒一搭地聯絡。實質接觸始於W給不了婚姻的承諾,前一個男伴離開之後。

要的是情感位置有個人

他們第一年都在車子裡面做,T君雖然是個大老闆,不過卻是個摳門鬼,5年來,W沒有花過T一毛錢,別說一頓飯,甚至連一杯水都沒喝過。

第二年T會暗示W想去她家做,W決定將成不成行交給命運,如果剛好有空,孩子又不在家,就讓T上來。W為何能接受平時找不到人,對待女伴如此小氣的男人呢?W說:

「他是唯一把我當作女人看待的男人,我在他身上感覺自己是個單純的女人。」

「因為他是大男人,會把事情安排好,我不用想下一步要幹嘛。」

「他對台北的路很熟,我不用幫忙看路,可以放空看車窗外風景。」

「兩個人可以不講一句話,卻感到寧靜而心安。」

身體情慾這件事情,常是每個女人孤立鎖在各自心中,W坦率的身體開發經驗,帶給我的思考是,性和婚姻一定要有交換才值得?例如,我給了這個男人情感、身體或者養兒育女,這個男人就必須愛我、為我的人生負責,這樣我才能開心繼續愛、繼續享受性?

W常說自己自私,不喜歡陪男人吃飯、陪男人旅行、陪男人睡覺,要的只是情感位置上有個人,我倒欣賞她清楚自己要什麼,情感獨立、情慾自主,這樣似乎開心多了。

(作者為台北晚晴婦女協會社工。感謝晚晴授權刊載)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