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前科讓我無法立足

by 崇汝

妳好,關於身分證,我想要分享我的故事,但希望可以匿名,謝謝。

photo credit:unsplash@Manuel Barroso Parejo CC BY 2.0
photo credit:unsplash@Manuel Barroso Parejo CC BY 2.0

我也是單親小孩,6歲的時候父母離婚,爸爸從此不聞不問,一直到上大學之前,我們不曾見面,也完全不清楚他的下落。18歲的時候,他突然跑回來找我,因為他的第二段婚姻也失敗,有了一些短暫的感觸,終於想起自己有過孩子。但是十幾年的空白是很難彌補的,他始終無法表現得像個父親,我也已經錯失學習如何和父親這個角色相處的機會。後來聽親戚提起,才知道我們失聯的十幾年間,他曾經因案入獄。

我的媽媽是個生性樂觀的傻大姐,也許是被她的個性影響,從小到大,對於自己單親,我一直都很坦然面對,不曾刻意隱瞞,即便後來知道他曾經服刑,我們也都很正面,畢竟是已經發生的事實,我們選擇理解和接受。

直到我留學歸國,找工作的時候,我才知道這個人雖然長年不存在我的日常生活裡,但是身分證上的父親欄,比刺青的顏料還要更深入我的肌膚。

我在面試的時候,受到極度羞辱的對待。主試官只看了我的父親是誰,就跟我說:「妳爸爸是某某某吧?我們公司求才,首重人格,其次才是能力。」然後請我離開。我第一次明確地感受到,不管我多麼努力,不管我和我的媽媽其實過得多麼幸福,這個世界都可以因為我的爸爸是誰,隨隨便便就在我身上畫個大叉叉。

因為我們的姓氏是比較少見的姓氏,我和父親長得極度相像,我選擇的專業領域和他又是一樣的,所以出社會以後,在職場上經常遇到有人一看姓氏就馬上猜到我是誰的孩子。

後來我不得不聲請改從母姓,當時的民法很荒唐,就算我已經成年,也必須要生父同意才能改姓,他不同意,我只能提起訴訟,跟自己的生父對簿公堂,舉證他的確未盡扶養義務,讓法官裁準我的聲請。幸好現在民法已經改了,滿20歲之後,可以自己決定要跟誰姓。

即便如此,他的名字還是大大地印在我的身分證上。現在已經不再有人因為姓氏就馬上猜到我是誰的女兒,因為家母的姓氏很普通。但是每當有人要看我的身分證,我還是會覺得發寒。

雖然這樣說自己有點奇怪,但「我是誰」和「我爸爸是誰」是不一樣的,我正直地活著,我的媽媽真的很努力地把我教養成為一個好人。希望身分證上的父親欄不要繼續被看做我們母女身上的原罪。

(原文刊載自2015.05.06「單親媽媽和她的小孩」臉書粉絲頁)

了解更多關於身分證的故事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