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僚,你們離弱勢的多元性別社群有多遙遠?

by 江妙瑩

10月20日(2017)凌晨在台灣大學校園內發生震驚社會的親密關係暴力事件,不甘分手的張生朝前伴侶謝生潑灑強酸後自刎,造成1死3傷的悲劇,這起事件再度引發社會重視性別平等教育、情感教育的呼聲;甫於10月28日落幕的2017台灣同志遊行正是以「澀澀性平打開開,多元教慾跟上來」為主題,張調性平教育就是性/別多元教育,吸引了同志遊行有史以來12.3萬的最高參與人數;民間殷殷期盼落實性別多元教育,卻有公部門官僚不但違背社工專業保密倫理、公開弱勢案主的隱私(見 台大潑酸案 受害生曾遭親密關係家暴張嫌上月掐脖傷謝男 家暴中心:張有睡眠障礙);還有地方縣市政府違反性別平等教育法(簡稱性平法)精神、坐視親權凌駕教育專業,廣納反對同志社群及性教育的家長團體代表進入官方性質的性平委員會(見 北市性平委員擬增家長席次 民團批開倒車),種種荒謬乖誕行徑,令人不禁痛心的質問:「官僚,你們離弱勢的多元性別社群有多遙遠?」

2017台灣同志遊行現場。台灣同志遊行聯盟提供

《家庭暴力防治法》於2016年2月開始增列「防止恐怖情人條款」,保障未同居的親密伴侶,包括男女朋友或同性伴侶免於暴力侵害,並可尋求相關機制保護,官方負有保護案主隱私的專業倫理職責。可是日前台大校園發生的男同志親密關係暴力,衛福部和接案處理的台北市家暴中心主管為擔心輿論的究責,不但合盤托出這起親密關係暴力的服務過程及細節,甚至將雙方當事人的同志身份曝光,這種背叛了弱勢族群的官僚體系,像是在昭告所有仍在暗櫃的同志及其他多元性別族群:「千萬別向公部門求助,他們會出賣你!」網路上同時見到許多社工界的反思(見 社工師:新聞自由與社工保密原則的戰爭~一位社會工作者的省思家暴社工心聲:看著家暴體制完整,也看著個人主體消逝家暴工作者:在究責文化中浮沉於「專業發展」假象的社工專業省思)。

一篇篇來自社工界的反思外,落實性別平等教育,呼籲從小強化多元性別的情感教育,也在網路上廣泛傳播,正巧給了與反同家長團體裡應外合的地方教育官員當頭棒喝(見 呂欣潔:從台大情殺 正視匱乏的情感教育談台大情殺 柯文哲:大學生需要情感教育教長探視潑酸案傷者 將強化情感教育推動)。根據報導,台北市教育局以履行市議會附帶決議為由,不惜公開捍衛特定的反同家長團體,致力性平教育的民間團體抨擊「性平教育應要回歸專業,而非只要是家長就可介入」(見 北市性平委員擬增家長席次 民團批開倒車),教育局擬為反同、反性教育家長團體量身打造、修改性平委員會設置要點,恐有排擠性平法要求相關領域專家學者、民間團體代表及實務工作者11名名額的規定。另外,據地方制度法第41條第3項規定,「直轄市議會代表會就預算案所為之附帶決議,應由直轄市政府參照法令辦理」,因此,即便教育局依照附帶決議執行,也不能罔顧性平母法及政策的合理性。

除了台北市教育局可能違法之虞外,無獨有偶,雲林縣、新竹市、花蓮縣、台中市及高雄市等部分地方政府也傳出大開性平倒車的言 行,雲林縣政府甚至發出公文,要求該縣所有國中小學排除多元性別意識教材(見  政治凌駕專業?雲林縣禁教「多元性別意識」)。性平法第2條針對性平教育定義寫得很清楚:「指以教育方式教導尊重多元性別差異,消除性別歧視,促進性別地位之實質平等。」多元性別意識教材,強調的是對多元性別的尊重,以及促成性別地位的平等,而非僅僅認識同志單一的教育理念,其中也包含了不同性傾向的情感教育。

發生在台大校園的親密關係暴力事件,正是突顯台灣社會長期漠視情感教育的不幸結果。我們學子除了懂得讀書考試外,一旦有心儀的對象,她/他知道如何好好談場戀愛、如何理性分手、如何處理情感中遇到的困難與挫折,以及情緒排解嗎?多少爸媽鄉愿的認為,戀愛或性教育這檔事,孩子長大自然就懂了!孩子如果真懂了,怎會一件件情殺事件層出不窮?

不論是家暴保護防治單位,或是教育行政單位,官僚自棄專業立場,帶頭背叛弱勢的多元性別社群,將多元性別社群推向更陰黑的暗櫃中,我們痛心的指出,官僚,你們離弱勢的多元性別社群愈來愈遙遠了!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