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活著,就有希望

by 林德治

以下是我個人親身經歷及傷痛撫平過程,僅供參考。

不知國人是否還記得民國79年 8月31日,在桃園縣八德市發生一個地下工廠爆炸案,當時死傷也很慘重,我是地下工廠的鄰居其中一戶,當晚(記得是颱風天)七點十三分,轟的一聲把數個家庭毀於一旦。

還記得我才上專科一年級(19歲),剛開學第三天,因為颱風沒上課,沒上班(也是死傷慘重因素之一),剛吃完晚餐,看者新聞,忽聞救火聲四起,還沒打 完電話,就爆炸了(完全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如果知道會爆,早就跑出去了),我很幸運被機車檔住了大部份石頭,昏迷大約幾秒,發現不對,呼喚家人,沒有回 應,立刻回神,把身上的石頭撥開,跑出家門,差點掉進水井,到門口抱了一個不認識的小孩,拼命往巷口跑去。

看到認識的阿姨,立刻叫一聲,就昏死在她身上,隱約之間聽到沒人願意把我載去醫院,但是我醒來時已經在醫院了(因為創傷嚴重疼痛而醒),之後記憶中進 了開刀房(我記得因為腹內疼痛劇烈難忍,拼命請醫生救我,很感謝那位醫生),在加護病房的幾天,很多親朋好友來探視,也隱隱約約聽到死傷不少,而且爆炸還不止一次,有時回想起這一段,如果沒有跑的快,現在的我真不知在何處。

出了加護病房才知這事件之嚴重,我們家只剩下我僥倖存活,父親、二姐及二哥(雙胞兄)在災害中喪生。

我在省立桃園醫院住了一個月,在大姐、姐夫及大哥(因服役逃過一劫,而且在前三天才回馬祖)照顧下身體逐漸復原。親友都擔心我無法負荷此事,我對自己 也沒有任何信心,我連他們入棺前的最後一眼都來不及見就蓋棺了(這是我這一生永遠的遺憾),因為我的身體當時十分虛弱,連聲音都發不出來,很想了結自己, 但是我告訴自己一定要活下去,更不能讓兄姐再傷心一次。

讀書是療傷的一種方式,記憶黃明堅有一本書書名叫「為自己活」;看到書名就感動不已,這本書也一直砥礪自己。

朋友與社會善心人士的幫助更是一個支柱,學校肯讓我休息一個月到現在我還十分感謝,同期同學的捐助善款,更是經濟支柱,大家都那麼幫我,我怎能輕易放棄自己呢?

另一件事也讓我感念在心。還在住院期間,因為近視必須配戴眼鏡,我到中壢寶島眼鏡行配眼鏡,他們聽到我聲音怪怪就問我怎麼了,我告訴他們情形。結果第 二天我去取眼鏡時,他們不只免費送我,還把預付款都還我,讓我感覺人們的溫馨,到現在我還是感謝在心。當然八德市公所的全力協助,也讓災後的我們很快站起 來。

我的一群死黨每天也是陪著我,不讓我孤獨,給我歡笑,讓已經在單親家庭長大的我,更珍惜生命的可貴,也很感謝他們。就在一切恢復後,宗教也帶領我走出生命的低潮,在基督朋友的帶領下我受洗信主,更重視生命,現在我已經成家。

看到 921大地震,眾多生命毀於一旦,但活下來的同胞更需要我們來關懷,否則後續還有很多問題會發生,在他們心靈深處有一大塊陰影要趕走。記得不久之後,我到 中央圖書館,把當時全國有關此事的報導全部拷貝回家存著,走進事後的第 9年,偶爾會翻來看看,讀到感傷處還是會流淚,自己用了數年時間才慢慢撫平內心傷口,想到 921的朋友,自己的事件又無法比對了。

目前唯一無法撫平的是我開始害怕打雷,一打雷我就會不由自主的往桌下躲,到現在我還是無法控制。

對沒有身歷感受過的人是無法完全了解受害者的心裡,我只是提供自己過去的經驗罷了,希望有親友在 921中受難的朋友,多給予他們關懷,讓他們感覺到人間還是有溫暖;如果周遭的親友都放棄了他們,他們如何撐下去呢?靠著你們對他們實際的關懷和輔導,相 信他們可以走過來,而且也會默默行善的。

(行動需要付出,口號人人會喊,如果只是安頓,沒有輔導,問題依然存在的)

願!上帝祝福你        願!神佑臺灣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