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玫瑰之後,真改革之前

by 王春芳

上個週末(2010.09.25),在台北,有一場令人動容的集會。有美麗的鮮花、悠揚的音樂、還有純真的孩子,營造出一副美麗的景像;但事實很醜惡,我指的是這個社會欠缺的公平與正義。幾個法官輕判的兒童性侵案件,突顯了許多問題:包括法條的不完備和這場遊行訴求的法官態度。白玫瑰運動很成功,因為有諸多群眾的參與以及大篇幅的媒體報導;但是大家都知道,距離真正的改革,還有一段漫漫長路。

針對法官輕判,在防暴聯盟開了第一砲之後,許多團體以不同的角度和訴求也開始提出看法。防暴聯盟主打修法,認為必須從法條修正來改變現狀。對於法官態度,我們認為以實際的條文來框架,使之不再總是以「法條如此」來回應社會的聲音。

Photo by 台灣防暴聯盟
Photo by 台灣防暴聯盟

其實,如果長時間關心台灣社會及政治的發展,一定會驚訝這次政府的「快動作」。雖然多數人還是認為行政部門裡不只法官是恐龍,而是包括整個政府都是恐龍;可能也有不少人不認同我所說「政府這次動作快」的說法,但相較於其他議題的推動,還是快了許多。在各界開始沸沸揚揚的討論相關議題時,公部門也動了起來。但是令人懷疑的是,是不是就像到了選舉一定要舖路一樣,被白玫瑰扎到手的政府也不得不馬上回應「人民的聲音」?

在白玫瑰運動逐漸成形之際,包括司法院及法務部都馬上邀集民間單位開會。這所謂的民間單位包括了白玫瑰的發起人:曾香蕉先生。這真的是不尋常的現象,從來傲慢的司法部門竟敞開大門邀請平時避之如蛇蠍的民間團體,而且還邀請為了與他們對抗而成軍的單位「共同研商」司法改革之道。不只如此,同一天,總統府也趕忙邀來相關民間團體入府商討。公部門姿態之低,令人「驚艷」。根據被邀請參與討論的某民間團體指出,向來只在法庭上看得到的法官大人,這次竟然為了邀請他們而親自當起「快遞」發送邀請函。如此大動作,如此有效率,難得見到公部門跟上社會要求的腳步。

無論如何,這是一個值得正向思考的進度。然目前各界對於要將保障年齡拉到七歲、十二歲還是十四歲,還沒有形成共識。但是對於各方開始思考這個議題,已經是一大進步。唯重點仍在修改條文進到立法院之後的協商,換句話說,其實真正的戰場會是在立法院。如果案子送進立院,沒有獲得多數立委的支持,就會使情況更糟,甚至退回原點。眾所週知,台灣的立法院修法的品質令人不敢恭維,因此社會監督的力量如果說是在白玫瑰運動時到達了高潮,那我希望這股力量不要潰散,要在法案進到立法院的時候再一次的發出聲音。

談戀愛時,有人說「年齡不是距離,身高不是壓力」,現在我想說的是:「年齡不是重點,身高不是問題」,處理兒少或心智障礙者性侵問題時,法官和法條,才是關鍵;法官若缺乏施暴者與受暴者之間權力不對等的性別意識,搭配經過立法院放下黨派之私所修出的新法條,則,白玫瑰還是會在暗夜哭泣。

(作者為台灣防暴聯盟秘書長)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