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凌事件之我思──從我的孩子被恐嚇說起

by 呂木蘭

「霸凌霸凌」,這幾天以來,我的大腦日夜不斷圍繞著它。

當看到八德國中老師們以顫抖的聲音,請校長主持公道卻得不到支持的新聞畫面,讓我不禁鼻酸和難過,學生價值錯亂、老師無技可施、校長懦弱無能,校園失控真是莫過如此!

葉永鋕不就在霸凌這兩個字底下所犧牲嗎?

我的孩子被恐嚇了

在霸凌新聞正被炒熱的同時,我自己小孩也同時面臨被恐嚇欺負的情境,因此讓我不得不對霸凌多一點省思關注。

話說上週末國三女兒到校上輔導課,導師電話忽然叫我趕緊接女兒回家,因為有人要在下午放學後堵她,原來打算修理我女兒的同班男同學,他聽別人說我女兒罵他白痴,便放話說要給我女兒斷手斷腳,而且人都已經叫好了,我女兒嚇到皮皮挫甚至都哭了,所幸有相關涉案人良心譴責站出來通報,才阻止這場可能的暴力。

這位男同學國二時轉來時,就有人來學校打人的紀錄,學校活動時也曾請一群很有氣勢的校外人士到學校,證明他是老大,是有「靠勢」的(這是要展現男子氣概嗎)。其他上課發呆打瞌睡,注意力不集中、嗆老師,也令導師非常頭痛。

這回對象找上我女兒,我和爸爸也很緊張,了解事情真相之外,也發現這個男生衝動的時候,是不能控制自己的,就像一顆不定時炸彈,什麼時候要爆發我們都不知道,學校除了對他心理輔導之外,我們懷疑他是不是有ADHD(編註:注意力不足過動症),也建議要讓他去醫院鑑定診斷。

我要我的女兒百分百安全,但也希望這個恐嚇別人的男生能夠變好。

但是當我們向學務主任說這個懷疑時,主任竟回答:「這不關我的事。」好歹要轉告他的家長吧?而且事發當下主任說會儘快開會處理這件事,後來又說要等到學期末,然後保證絕對不會有問題,可是言談之間,我就是無法說服自己去信任這個學務主任,難道我們還要提心吊膽一個多月到學期末嗎?

家長被迫找高層協助

而導師這邊希望儘快處理這事件,卻得不到行政支持而充滿無奈,導師再三提醒我們再去找主任,我們找了兩次之後,還是決定去尋求更高層的協助,這個學校才做出比較讓我們放心的處理結果(我反省為什麼我們不得不找關係呢?如果沒有關係呢?哎~)

  1. 讓這個孩子轉班。
  2. 孩子要寫切結書,再犯大錯就得轉學。
  3. 男學生父母雙方都要出席會議並帶孩子去醫院鑑定診斷。
  4. 學校持續全面關注這個學生。
Photo by Rex Pe
Photo by Rex Pe

一般記過處分對於習慣霸凌者是沒有任何效用的,我的學生就曾告訴我:「老師我國中三年被記滿三大過,操行成績不及格,還不是照樣畢業?」

整個事件過程讓我感慨,如果沒有給學校壓力,那麼家長只好苦苦等待,導師也失去處置個案的時效性有效性。如果家長或當老師的,沒有積極或團結一點,這個學校行政也不會多點作為的,所幸我的女兒焦慮害怕的情緒,在父母老師堅定的保護之下也很快平復了。

不是小事,請教育人員將心比心

霸凌,請不要當成一件小事,老師長官請將心比心同理心,認真看待並且嚴肅追究妥善處理。以前我也處理過幾次學校霸凌事件,我清楚相信身為老師一定要非常堅定與強勢,而非委婉懦弱面對霸凌事件,這才能捍衛我們所要追求的公平與正義。現在站在家長的位置感觸還是一樣的。

另外我在學校的經驗是,只要一聽到有要打架之類的風聲(例如校外畢業旅行時),教官老師會立刻介入調查釐清事實,以避免發生事端確保學生安全。

最後讓我覺得傻眼的是,當學校調查釐清事情真相,確認事件主謀之一便是那男同學,但那位男學生的家長竟然只相信,兒子對父母的說法,說他兒子是被冤枉的、被栽贓的,只因為有過記錄就被貼標籤……他兒子從頭到尾根本與這件事無關,甚至是被逼迫才寫自省表,他們覺得對學校處分太重了。

天啊!難道是學校調查有問題嗎?還是這學生家長太寵溺孩子呢?難道我們這樣做太過「大驚小怪」了嗎?
處理霸凌必須考量環環相扣各方面,我原以為恐嚇事件處理應暫且告一段落,沒想到最難溝通的環節竟是在出現家長這一端,讓我真的很無言……

校園官場現形記

再回到八德霸凌事件發生時的任內校長,在意校外人脈的經營甚過於校內秩序的維護吧?只陶醉於長官給的抬頭美名,卻漠視師生的申訴請命,虛應敷衍的結果,終究欲蓋彌彰,官場現形一覽無遺!還是請校長回歸治理校務本位,才能真正保護你所在意的烏紗帽吧。

當老師的,想一想我真的在用心上課嗎?我的課程為什麼總是無法引發學生的學習動機?能不能變化一點教學方式,活潑一點教學內容,不要死板板的上課,這會讓坐在教室變成一種痛苦煎熬,老師可不可以找到技
巧,抓住學生的脈絡引導進入學習的情境裡,讓失去學習動機的學生重燃一點學習的興趣。

我相信,一個學生他如果愛聽一個老師的上課,相信他也比較尊重那個老師,比較會聽得進去那個老師的教誨,如果老師讓學生值得尊重,學生怎麼會說要傷害老師呢?還有跟學生的互動是否讓學生感受我與你是真心相待?有沒有語帶嘲諷或敷衍不耐?學生很敏感,學生都會判斷你說得對不對?有沒有傷人?如果你真心相待,他至少不會當你是陌生人或仇人。

老實說我看到一些會罵學生白痴白目或瞧不起學生的老師,通常師生關係也好不到哪裡去(當老師就了不起,可以亂罵學生哦)。但是更多願意為學生付出,上起課比補習班名師還精采的老師,學生是絕不會去找麻煩的。總之,一樣米養幾百樣款老師,我認為師生關係出了問題,不會是單單是學生方面的問題而已。

多元課程設計協助孩子需求

學校呢?能不能允許有特別的多元課程設計,讓逞兇鬥狠孩子的學習可以從室內走到戶外,不是一整天都坐在教室真是太無趣了。如果給這些不愛念數學英文歷史地理的孩子去選擇,多點運動,多點活動,多點實務操作……協助其找到學習的動機興趣,再慢慢引導進入靜態學科或書寫的學習,會不會讓我們看到比較意外的教育效果呢?例如打戰鼓必須消耗體力與學習紀律,攀岩或朔溪則需要學習團隊合作,記得以前我曾帶一個田野調查社團,常常帶青少年走出戶外探訪古蹟名勝做訪問,長期下來許多躁動不安孩子的心,漸漸都被自然與人文沈澱了。我相信總是可以提供多元活潑的課程安排與設計,讓令人頭痛的孩子找到可以專注的學習點。

此外,現在有的小孩被稱為「頑劣」,其實我們可能都忽略了這些孩子有先天生理缺陷,必要時應該搭配醫療鑑定診斷與治療。當然最不能忽略的是家庭因素也是最複雜的,家庭對一個人的成長真的是太重要了,如果家庭功能不彰,造成孩子負面影響,未來學校社會要付出的成本代價實在太大了,也由此我常告訴學生想清楚再結婚,準備好再生小孩,如果生了小孩就要好好養好好教,希望各位父母能讓每一個來到世界上的小孩,都能夠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快快樂樂的長大。

(作者從事學校教育工作10年以上,現為自由工作者)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