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婦運要關心照顧議題,並發起「長期照顧監督聯盟」

by 曾昭媛

台灣婦女運動關切照顧政策已久,隨著婦女的勞動參與率逐步提升,女人被賦予私領域無償照顧責任的傳統文化卻仍為主流,就出現了女性在家庭和事業蠟燭兩頭燒的現實困境。1992年當時的行政院長郝柏村卻仍強調「三代同堂」,並開放引進外勞,等於國家不願分擔照顧責任,丟給個別家庭自行用市場機制自謀生存。所以現在我們看到本國和外國的女人仍為主要的照顧者,而國家和多數男性似乎仍然在照顧責任上缺席。

以統計來看,照顧與性別的圖像令人心驚,2010年衛生署統計,台灣65歲以上老人超過247萬人,有長期照顧需求者約70萬人,失能和失智人口推估約43萬。以上三類人口的估算,扣掉使用「長照十年計畫」服務者僅64934人、聘僱「家庭內外籍看護」者約17萬,等於剩下的人(各推估約為223.5萬、46.5萬、19.5萬人),幾乎都是依賴家屬親友為主要的照顧者。而依據「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統計,家庭照顧者,約八成為女性,平均照顧長達十年,憂鬱症相當普遍。

婦團照顧公共化主張不敵政府漠視與產業利益壓力

1996年女學會舉辦「女性.國家.照顧工作」研討會,將論文集出版成書,系統性地從女性觀點剖析女人在托育、照護、就業、安養等面向的問題,並主張應運用國家資源、政策與制度,來嘗試解決和分擔照顧的公共責任,亦即提倡「照顧公共化」以減輕女性的家庭勞務負擔、掃除就業障礙,讓女人有機會走出家門、參與公共生活。

不過「照顧公共化」的主張,隨著政府的漠視以及市場力量強大的業者壓力,而遭遇莫大挫折。橫跨兩大黨執政期間(三位總統任內: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照顧政策一直是由經建會主導、定舵為「照顧產業化」的大方向。面對民間各婦女、社福團體一再倡議的稅收制之照顧政策主張,政府僅提供少量的殘補式福利,多數民眾用不到。

政府漠視照顧政策的惡果之一,就是女人不敢多生孩子,因此生育率急遽下降,人口急速邁入少子女化、高齡化社會的現象,顯然未來世代的照顧負擔將更加沈重。此時政府才來苦惱宣導叫女人多生孩子,卻沒有思考應在政策上優先配置相關預算資源、提供公共化的照顧福利。

2008年馬英九提出的總統競選政見之一,就是推動「長期照護保險」,希望藉此解決老人和失能人口比例快速增加的問題。保險制與稅收制的大不同,就是財源上用民眾自己繳交的保費來支付各項長照服務,政府預算只佔小部份。2009年馬英九政府拋出長照保險的初步規劃時,民間各界開始出現爭議和辯論,該繼續主張稅收制,逼政府用大量預算提供照顧福利?還是勉強接受保險制,並針對長照保險的規劃細節提出改革主張?

女性參與長照政府規劃為權益把關

女性長期承擔無償照顧責任,需要你我關心長照系統。Photo by didi_wu
女性長期承擔無償照顧責任,需要你我關心長照系統。Photo by didi_wu

此時,我們婦女新知基金會認為,婦運團體必須參與討論長照政策,為婦女權益把關,然後從各方意見中找出對女人最好的選擇。我們在2009年度計畫首次納入照顧議題,積極參與相關單位的長照政策會議,要求長照政策應進行「性別影響評估」;並於2009婦女節記者會以照顧為主題,批判國家預算分配的性別失衡,要求政府應在面對不景氣而規劃「振興經濟擴大內需方案」時,將照顧體系建制納入國家的重大民生建設之一,滿足人民的照顧內需,並創造大量就業機會。

到了2010婦女節記者會,我們又提出「週休一日喘息服務」的創新主張,邀請移工、家庭照顧者、身心障礙等團體代表出席,共同提倡由政府聘僱本國籍照顧服務員,提供家庭照顧者(包括家屬及聘用外籍看護的家庭)每七天能有一日休息的替手服務,作為長照體系的實驗計畫。

其實,要求家庭內看護能有「週休一日」及其他勞動權益的法制化,是移工團體長久以來的訴求,他們自2003年提出「家事服務法」草案以來,政府擱置不理,其他社福團體則以「弱勢雇主無法負擔」的理由提出質疑,再度要求國家推行「照顧公共化」福利。2005年底移工團體發起「反奴工遊行」時,我們婦女新知基金會發表「女女相挺,反對奴工–家務和照顧工作者應享有勞動法令保障」聲明,可說是首先公開支持「家事類勞工」勞動權益法制化的婦女團體。

因此我們2010婦女節記者會「週休一日喘息服務」的主張,等於是要求國家先從每週一日的「照顧公共化」做起,試圖找到政策上解套的切入點。記者會之後,我們繼續密集邀請各社福、移工、婦女團體開會討論「週休一日喘息服務」的細節,嘗試在各團體間搭起溝通合作的橋梁。在此一溝通平台的各團體共識下,我們提出有關「週休一日喘息服務」及照顧者人權的完整聲明,共同訴求除了「週休一日喘息服務」外,其他配套主張包括:放寬居家服務給使用外籍看護的家庭、照顧者的各項支持服務、勞動權益法制化等。這份聲明共有23個團體、4位立委連署,算是得到相當的社會共識。

跨領域結盟成立長期照顧監督聯盟

然後我們接著以聯合聲明的集體訴求,請行政院「婦女權益促進委員會」的民間委員提案,進而使衛生署、內政部、勞委會等相關單位願意與我們共商政策細節。在這些過程中,我們意識到,若有聯盟的名義來進行往後的政策遊說監督,會讓政府更加重視、進而改變政策。

因此,我們邀請各團體在2010年10月27日舉行「長期照顧監督聯盟」成立大會,討論出該聯盟的宗旨為:「代表台灣公民社會,從性別與人權的觀點,監督政府長期照顧政策之規劃與執行」。目前聯盟成員,包括26個團體(婦女、家庭照顧者、移工、移民、身心障礙、愛滋、護理、社區等團體),以及12位個人盟員(立委、學者等)所組成。聯盟並推派代表參加相關政策的會議,內部大約每月開會一次,討論政策遊說的因應策略。

我們知道,目前政府暫且擱置有社會爭議的「長期照護保險」,而急欲通過「長期照護服務法」草案,希望推動「長照服務網」以解決偏遠地區服務資源不足等問題。但我們已經注意到這份草案有相當多的問題,包括「長期照顧監督聯盟」所重視的「家庭照顧者支持服務」內容和項目都不明確,促進照顧者勞動權益和教育訓練的支持資源也少有著墨,將來委員會是否能符合民主審議和資訊公開原則,是否能納入各方意見、建立陽光機制……這些都是目前政府草案中的缺漏之處。

女人是否能夠爭取到更多的國家資源來分擔照顧責任?接下來就是關鍵的政策決定階段,我們當然會繼續努力監督政策,並嘗試瞭解不同背景的女人,在照顧與性別的不同需求,希望將來政策上也能涵蓋各類女性和照顧勞動者的觀點。也請大家給這個剛成立的「長期照顧監督聯盟」更多支持!

(作者為婦女新知基金會資深研究員)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One Comment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