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規定除夕、初一得守在夫家?

by 許淑屏採訪整理

王媽媽在眾姊妹淘裡是很幸運、生活平順的一位,和老公都剛從公職退休,正在規劃過完年去美國東岸旅遊。

夫妻倆有一個兒子小帆,也很平順,不論成長過程、讀書、就業、成家,都水到渠成一步步的順利完成。小帆兩三年前當完兵一退伍,就和大學相戀多年的女友秀秀結婚了。婚後,小倆口住在王家附近,相互走動、照應十分方便。

小帆在銀行上班,秀秀在國中教英文,晚上也在補習班兼幾堂兒童美語課,平時幾乎沒有時間料理家務,家事都是小帆一手打理。小帆從小就被王媽媽教導養成了保持清淨生活的習慣,所以小倆口的住家被小帆維持得很整潔‧

More lanterns. Photo by Evan Prodromou

相對的,秀秀顯得不是那麼順遂。由於媽媽早逝,她從小跟爸爸相依為命長大。爸爸是做粗活的黑手,卻努力讓唯一的女兒過好一點的日子,從小盯著她用功讀書,千辛萬苦的讓秀秀完成大學教育。秀秀和爸爸的感情很好,雖然在唸大學的時候就離開了爸爸,從南部搬到台北,卻幾乎天天和爸爸保持聯絡,碰到假日也盡量回南部陪爸爸。

王媽媽滿疼秀秀的,常做些營養好吃的食物拿過去,逛街看到適合秀秀的衣服或飾品也會買給她;此外,王媽媽也很能站在秀秀的立場替她設想。

「噯呀,還不是愛屋及烏嘛!兒子是自己從小帶大的,他的眼光我絕對信任!」

就是因著被信任,從小失去母親的秀秀,對婆婆的體貼和疼愛充滿了感激。但是平常忙於工作,假日又常回南部看爸爸,秀秀沒什麼時間和機會對婆婆表達心意。

最近,秀秀非常苦惱,因為遠在南部鄉下獨居的爸爸生病了。小帆陪著秀秀趁週末去南部探望了幾次,爸爸非旦病情沒有起色,鬱卒的情緒更是每況愈下,好幾次當著女兒、女婿的面,怨嘆自己苦命、沒用,連兒子也沒生一個,注定要孤老一輩子。

王媽媽知道了,心裡也十分難過。她跟姊妹淘說:

「親家公的病不樂觀哦,都是長期勞累造成的。我跟秀秀說,他一個人生病在那裡沒人照顧也不是辦法,乾脆接到台北來,看是住院治療或者在家療養都好。可是,親家公的觀念很守舊,說什麼都不肯過來,直唸著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秀秀聽了很難過!時代已經不一樣了,還這樣想?唉……」

年關將至。秀秀在學校的教學工作告一段落,趁著停課學生忙考試的這段期間,她請了假,急切地打算回鄉下照顧爸爸一陣子,卻又為難隨之將至的舊曆年和夫家。

王媽媽的姊妹淘對這個狀況有各種不同的意見和看法,倒是王媽媽本人十分篤定的說:「秀秀跟學校請了假才來跟我說要回南部照顧爸爸,我說好啊,快去吧,需要什麼就隨時告訴我們。她哽咽的謝我,還紅著眼眶說要我放心,年夜飯她會趕回來陪我們吃。聽她這麼一說,我的心裡一陣酸,也啞了嗓子跟她說:「秀秀啊,當父母有需要的時候,嫁出去的女兒和娶了妻的兒子一樣重要呀!妳儘管安心去照顧爸爸吧,別擔心過年的事!誰說除夕和初一女人一定要守在夫家,不能回娘家的?我們不需要盲從這麼莫名其妙的規矩吧?!年夜飯我會叫小帆帶些好吃的過去,你們兩安心在南部陪爸爸過年。」

寒流來襲。頂著嚴寒的風,秀秀豎起大衣領子把臉頰埋在一團溫暖中,快步走向車站。她深深感到自己被了解、被尊重,是一個獨立完整的個體,生命的價值因而提高了。她的心中湧現陣陣的愛和溫馨。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