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棋的父親

by 葉沁心

除了工作、廚藝外,父親唯一的嗜好便是圍棋。猶記兒時每逢假日,父親料理完午餐小睡片刻後,定會騎著腳踏車到棋社下棋,退休後這習慣更由每週改為每天。

在家,他除了研讀佛經還是下棋,一個人根據棋譜的步驟,黑白有序的下子兀自專研。曾經有位好友說起與父親划拳拼酒事蹟,讓我想到家中竟沒人與父親下過一盤圍棋,更遑論繼承衣缽;也許父親那不容挑戰的威嚴,正如棋盤上的經緯,為彼此劃上了界線。而這非黑即白的方城,也正是父親性格的映照。

倒是我的小兒子,現在回娘家時會找外公下盤象棋,儘管不是父親拿手的圍棋,但那畫面都足以令我悸動不已。
當攝影老師提出拍攝家人的作業時,我心中唯一的畫面,便是父親下圍棋時的神情。當然,如何開口、如何不會被拒絕,成了首先要克服的事;聽到我說要交作業,父親竟應允的爽快。

下棋的父親。Photo by 黃沁心

試著在剎那間,捕捉過往所不敢碰觸的威嚴與距離,然而就在將鏡頭推向到父親時,那從不曾看清楚的面孔、那已被歲月烙下印記的嘴角,鮮活地映入眼簾,

儘管能讓微熱的雙眼隱匿在鏡頭後面,卻無法將情緒壓抑於心頭,讓按著快門的食指不要顫動。

看到這張照片時,老師問我「妳有拍出父親的內心世界嗎?」我,傻眼了!

儘管知道我拍不出老師所說的境界,但能以如此近的距離與方式面對父親,已屬人生中難得的經驗了。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