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受傷了

by 達鋼

中午一點半,我來到醫院準備要看牙科,牙科的櫃檯大大的張貼著一張公告「看診順序,以先報到者為優先」,換句話說,先報到的人可以先看,所以我下午一點就到櫃檯排隊,等待報到。

一點半,報到完成後,在候診區等待到兩點,終於輪到我,我被帶到一個小房間,裡面該有的牙科設備都有,但是令我訝異的是,看診的椅子居然被保鮮膜包得滿滿,一切我可以觸碰到的所有東西,居然都已經用保鮮膜包了起來,護士帶領我到診療椅上躺著,這一躺,我就躺到了三點。整整一個小時,沒有任何的醫生跟護士進到診間,只有幾個不同的醫生、護士,不斷的在我的診療間外探頭往裡面看,不斷的竊竊私語。

三點,一位醫生進來,看看我的X光片,問我是不是病友,問我是不是要補牙,於是短短的兩分鐘左右,醫生又離開了,接下來,我在診療椅上躺到了四點,我越想越覺得奇怪,於是假借上廁所離開一下,看見原本應該幫我看診的醫生正在幫別人看診,心想下一個應該就輪到我了。

愛滋棋盤創作者Kris。由台灣露德協會提供

下午四點半,我再度從診療間往外看,醫生原本看診的病患已經離開,沒想到他卻又在幫下個新病患看診,我真的好受傷,奇怪,不是以先報到者為優先嗎?為什麼我一點提前來排隊報到,等到了四點半卻還沒輪到我,於是默默收著我的東西,離開了牙科……

我打電話給我的主治醫生,把我遇到的情況跟他說,他請我先等他一下,說要打電話去牙科確認再回我電話,過了幾分鐘,醫生出現在我面前,他帶領著我回到牙科並這樣跟我說:「牙科醫生不是不幫你看病,因為你是病友,所以必須先等到他把今天所有的預約跟現場掛號的患者全部看完,最後才輪到你。」感染科醫生帶我回到牙科後,打了招呼,跟我說抱歉請我再等一下,我在候診區等了半小時,越想越不對,因為我是病友,就必須等到最後一個?為什麼我在診療椅上躺了兩個半小時,沒有人跟我說要等到最後?還要忍受其他醫生不斷的往我的診療區裏面探頭?

五點半,我自己主動離開了。我的牙齒沒有被治療,我不想再忍受這樣的對待,難道只是因為我是HIV的病患?誰可以跟我說,我本來就該受到這樣的對待嗎?這樣的身體,也不是我想要的,我也不願意生病,除了要忍受外界無知、異樣的眼光,連專業的醫生都還要這樣無知的歧視我(註)!

(本文為《發聲練習》手冊入選作品,感謝愛滋感染者權益促進會授權刊載)

註:醫療權相關訊息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