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全十美的結婚賀禮

by 勤定芳

民國101年,西元2012年,國曆9月20日,農曆8月5日,我收到人生第一份結婚禮物。是一份由十位好友合送的大禮。

我的她,是「性別議題」。若以戀愛作為比擬,我和性別議題的關係,算是歷經愛情長跑,穩定交往。

去年(2012)秋天,秉持對她的愛,我再度啟程至英格蘭,攻讀婦女研究的博士學程。好友們覺得這種投入巨額時間成本、金錢成本、感情成本的追尋,已經堪稱是「結婚」等級的大事件,因此,一同以辦喜事的心情,祝賀我這次的遠行。

回溯我與性別議題之間的點點滴滴,必須從小學到高中的「暗戀時期」開始說起。當國小高年級的女同學們被帶到隱蔽的地下室,聽校外廠商說明如何使用衛生棉以及相關護理常識的時候;當國中同學們談論校內有名的女流氓,總不忘議論她交了男朋友,還聽說去墮胎的「負面」八卦時;高中時期,我在數理、機械能力的性向測驗表現出色,卻被告知考量到我是女生,所以分數要被打八折的時候……這些生活裡的蛛絲馬跡,讓還未能掌握確切詞彙的我,開始察覺心中想要談論這些經驗背後那些更深層「什麼」的渴望。

大學聯考,陰錯陽差地在自家大姊的牽線之下,我獲得了進一步認識性別議題的機會。透過她的好朋友──女性主義、文學批評以及文化研究,我漸漸瞭解性別議題的內涵,還有,她是多麼容易被他人誤解。她的「不隨波逐流」,常常被說成是「難搞」,她的「正義感」被訕笑是「不懂人情事故」,她對「自主」的實踐,被譏諷是「醜人多作怪」。

大學四年,我努力的學習如何與別人介紹她、談論她,也與她對話。

Gifts. Photo by kudumomo

研究所時期,我開始與性別議題正式交往。而如同所有繾綣雋永的愛情故事,我們的愛情,也曾遭受阻撓。好比十年前,我首次為愛走天涯,到英國攻讀性別研究時,負責入境盤查的海關人員,就曾質疑我為何選擇這樣的學科。而其他選擇與經濟、金融、應用數學、英語教學談戀愛的留學生,則從不需要為她/他們的選擇做出辯解。也有人質疑我被內心的慾望沖昏頭,不懂得麵包勝過愛情的擇偶原則。他說,我應該選擇在當時擁有良好經濟基礎的人力資源。我並不是對人力資源有什麼不滿,但他恰巧就不是我的菜。等到踏入社會,開始工作,我與性別議題之間展開了遲來的磨合期。工作不比求學,許多利益權衡的困難開始浮現。我能夠與她相處的時間少了。我不開心,她也不開心。

不過,正是這些阻力,提供了一次次辯證的機會,讓我更加堅定之後的人生,要與性別議題一起走下去。在這些曲曲折折裡,許許多多的貴人,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朋友、家人、老師、同事、不屈不撓的社會運動者、新聞畫面裡勇敢的女人們……而這十位送上結婚賀禮的好朋友,就是其中之「十」。是她們的陪伴與支持,成就了這段歷久彌新的關係。為這段曾經不為多數人諒解的感情,提供了開花結果的條件。

經歷風風雨雨,我相信,我與性別議題的婚姻,不會是愛情的墳墓,而是一個旅程的開端。我們會帶著好友「十全十美」的祝福,走得長長久久。

謝謝妳們!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