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聲同時傾聽

by 小勤

冷颼颼的二月天,晚間八點的時間,校內的小型表演場地內,我坐在兩個陌生人中間,等待觀賞由學生戲劇社團演出的「陰道獨白」。

這將是我第四次觀賞這齣戲。第一次在西門町紅樓,台灣中文版。第二次在台北中油大樓,台灣英文版。第三次在三重金國大戲院,台灣中文版。第四次,在約克大學 Drama Barn,英格蘭英文版。

場地很小,觀眾很多。座位區不過五排。導演不厭其煩的請大家儘量挪出空間給尚未入場的觀眾。

演員們已經出場了,坐在舞台兩側的沙發上。抱膝、正坐、盤腿……多樣不一的坐姿,暗示著不同的角色性格。以紅、黑為主色的表演服裝,又標示出為女人發聲的一致立場。

舞台盡頭、正對著觀眾席的白色牆面,以豔紅墨水寫成的兩個大字「ACT」、「RISE」印在牆上。旁邊圍繞著許多紅色的小字。定睛一看,那是無數個以「I am rising because…(我挺身而出,因為……)」開頭的句子。

陰道獨白表演節目單。小勤提供

「陰道獨白」的劇作家,也是 V-Day 的創始者 Eve Ensler,在2013年推行一個名為「One Billion Rising」的新計畫。2013年2月14日,是 V-Day十五週年的日子,Eve Ensler 希望能在這一天,號召十億婦女以及關心婦女權益的人挺身而出,以行動支持終結對婦女的暴行。為何將目標人數設定為十億?根據統計,每三位女人,就會有一人遭受性侵或肢體暴力,總人數約是十億人口。「One Billion Rising」,要將十億婦女的傷痛,轉化成一場有十億人作後盾的革命。

那些密密麻麻的紅色字跡,其中一則寫著「I am rising because feminism is still contested.(我要挺身而出,因為女性主義仍受到質疑)」

於我心有戚戚焉啊!2013年了,女性主義這個著眼性別不平等的知識體系以及立場仍舊不斷受到質疑。

想起發生在上學期的一次課堂討論。一位社會學學系(男)同學,對女性主義發表了這樣的評論:「女性主義太狹隘了。」而他說不出任何具體的理由,闡述這個「狹隘」的論點。

我明白並不是所有的人都覺得女性主義的理論有趣、有用,或者具啓發性。畢竟女性主義者的目標並非討好所有人。但是,很多對女性主義以及女性主義者的批評,是建立在不了解、不願瞭解的敵意態度之上,而卻又以「客觀」、「全稱」式的語言加以包裝。

一位(女)同學說得好:「我不贊同這樣的觀點。女性主義者追求的性別平等,是全人類的平等。女性主義一點都不狹隘。」

對我而言,女性主義是一個單數型的複數名詞。不同立場、背景的女性主義者,根據她/他們各自不同的經驗,提出不同的理論,與彼此對話、與她/他人對話。這些對話,有時是和諧的回響,有時是激烈的爭論,有時是懸而未決的質疑。女性主義,在我眼裡,一直都是豐富多彩的。就像是「陰道獨白」這齣戲。它是一齣戲,同時也是好多好多不同的故事。這些故事不是單一的音調,而是各式各樣聲線組成的合音。演員、製作團隊、觀眾……所有的參與者,都能在其中找到自己的聲音,並且傾聽他人的聲音。

發聲同時傾聽,這就是行動的第一步。為自己,也為其他婦女,挺身而出。

瀏覽小勤的開版辭與其他文章: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