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女運動家

by 小勤

今年的英國溫布頓網球公開賽,意外(或者也可以說毫不意外地)成為討論性別議題的好題材。

1937年Dorothy Round Little拿下溫布頓網球公開賽單打冠軍。小勤網路截圖
1937年Dorothy Round Little拿下溫布頓網球公開賽單打冠軍。小勤網路截圖

英國男子選手Andy Murray ,於今年的英國溫布頓網球公開賽,奪得男子單打冠軍的好成績。由於是地主選手,Andy Murray 在溫網的個人生涯最佳成績,成為英國新聞媒體的頭條,儼然是舉國歡騰的大事件。但是,媒體對於此一消息的報導,卻暴露了在運動競賽方面,女子選手的優異表現往往遭到漠視的不公平待遇。

1961年 Angela Mortimer Barrett拿下溫布頓網球公開賽單打冠軍。小勤網路截圖
1961年 Angela Mortimer Barrett拿下溫布頓網球公開賽單打冠軍。小勤網路截圖

英國泰唔士報以“Murray ends 77-year wait for British win”(Murray 終結77年的等待,英國選手奪冠)為標題報導此新聞,每日電訊報的標題是“After 77 years, the wait is over”(77年以後,等待終於結束),每日郵報的新聞標題則是“Andy Murray ends 77 years of waiting for a British champion”(Andy Murray 終結了長達77年對英國選手奪冠的等待)(註一)。

1969年 Ann Haydon Jones拿下溫布頓網球公開賽單打冠軍。小勤網路截圖
1969年 Ann Haydon Jones拿下溫布頓網球公開賽單打冠軍。小勤網路截圖

乍看之下,這些新聞標題似乎沒什麼不妥。但對任何一位對溫網賽事紀錄稍有涉略的讀者來說,一定可以立刻發現這些新聞報導真是錯得離譜。這些標題告訴我們,Andy Murray 是77年來唯一一位贏得英國溫布頓網球公開賽的英國選手。真是如此嗎?

真相是,早於 Andy Murray 之前,過去77年間,已經有四位英國選手,分別拿下單打冠軍。分別是 1937年的Dorothy Round Little,1961年的 Angela Mortimer Barrett,1969年的 Ann Haydon Jones,以及 1977 年的 Virginia Wade。

1977 年 Virginia Wade拿下溫布頓網球公開賽單打冠軍。小勤網路截圖
1977 年 Virginia Wade拿下溫布頓網球公開賽單打冠軍。小勤網路截圖

四位奪下冠軍頭銜的地主選手,居然被多數的英國主流平面媒體,同時抹去在運動史上的地位。這麼荒腔走板的報導,真的讓我很難相信只是巧合式的一時失誤。

而且,更「巧」的是,這些被遺忘的單打冠軍,都是女子選手。

我不知道這些聲稱專業的平面媒體是怎麼了,竟同時患上「女人成就失憶症」。好險,女性主義者們對此一病症的抵抗力特強。在第一時間,就指出這個驚人的錯誤。

作家 Chloe Angyal 在 twitter 以十足諷刺的口吻寫下如此評論:“Murray is indeed the first Brit to win Wimbledon in 77 years unless you think women are people.”(Murray 的的確確是77年來首位奪下冠軍頭銜的英國人,除非你覺得女人也是人)(註二)。 這則訊息快速地在網路上被轉載。以錯誤標題報導此一新聞的英國報社,紛紛於後續相關報導中變更了新聞標題。

而在台灣,許多新聞媒體在未經查證的狀況下,就這麼以訛傳訛地,直接翻譯、挪用了英國媒體的錯誤標題。台灣的女性主義社群「女性全人Wows 」也發現了此一問題。除了詳列出過去77年間曾奪得溫網冠軍的女子單打選手的名單,Wows 的編輯更寫道:「別人不記得她們,Wows不會忘記她們!」(註三)

是的。這個世界,也許總是習慣性地遺忘女人的成就,但,身為女性主義者的我們會一直記得、一直記得、一直記得。

註一:相關新聞參考 The Guardian, “Virginia Wade: a Wimbledon champion written out of British history”, . 英國各大報的封面影像
註二:Chloe Angyal在twitter上的評論
註三:女性全人Wows的評論

瀏覽小勤的開版辭與其他文章:

觀看次數:

2 Comments

  • 吳淑姿

    我以前在大學中的一個單位工作, 有一次請了一位工學院的老師來演講, 他在中間提到一個數據, 只有 “男性” 數, 我聽了十分震驚, 怎麼他只 “算” 男性, 那女性呢?

    課後, 我忍不住寫了一封信給那位老師, 表達我的看法, 並加上: “…師母在XX系有那麼大的成就,..”, 她太太也是某系很有名的老師, 我一直在想, 他是怎麼看待他太太—-是個女人, 在學術上的成就的.

    還有一次, 看到某老師在專業期刊上登了一篇某個新圖書館的規劃書, 其中有一間是: “婦女與兒童閱覽室”, 他的想法很好, 將兒童(或青少年)另外開一間閱覽室, 只是那個 “婦女” 的招牌問題太大了, 我寫了一封信給主編, 請主編轉給他.

    生活中無處不性別, 但有很多人沒有感覺到, 若能在有人出現具體的行為或言談時把握機會分享 “正確” 觀念的話, 算了性別教育的實務篇吧! 尤其對社會影響力很大的人, 如老師.

  • 小勤

    感謝妳的分享!真的,「生活無處不性別」,在生活的每一個瞬間,都有值得我們去討論、去衝撞的性別“問題”。而我相信,我們每一個人,都是那個能夠產生影響力的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