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responses to “被遺忘的女運動家”

  1. 吳淑姿

    我以前在大學中的一個單位工作, 有一次請了一位工學院的老師來演講, 他在中間提到一個數據, 只有 “男性” 數, 我聽了十分震驚, 怎麼他只 “算” 男性, 那女性呢?

    課後, 我忍不住寫了一封信給那位老師, 表達我的看法, 並加上: “…師母在XX系有那麼大的成就,..”, 她太太也是某系很有名的老師, 我一直在想, 他是怎麼看待他太太—-是個女人, 在學術上的成就的.

    還有一次, 看到某老師在專業期刊上登了一篇某個新圖書館的規劃書, 其中有一間是: “婦女與兒童閱覽室”, 他的想法很好, 將兒童(或青少年)另外開一間閱覽室, 只是那個 “婦女” 的招牌問題太大了, 我寫了一封信給主編, 請主編轉給他.

    生活中無處不性別, 但有很多人沒有感覺到, 若能在有人出現具體的行為或言談時把握機會分享 “正確” 觀念的話, 算了性別教育的實務篇吧! 尤其對社會影響力很大的人, 如老師.

  2. 小勤

    感謝妳的分享!真的,「生活無處不性別」,在生活的每一個瞬間,都有值得我們去討論、去衝撞的性別“問題”。而我相信,我們每一個人,都是那個能夠產生影響力的人。

Leave a Reply

eight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