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response to “酷兒歡桌?”

  1. 沐川

    我的觀察是:「上不了桌」運動,其實是想借伴侶法的推動,有一個發出噪音的機會——強調目前連成家條件都喪失的青年貧窮問題、以及國家總是漠視單身者的福利 / 權利保障。

    進一步說,酷兒的「毀家廢婚」和伴侶法「從制度中擴充既有的婚 / 家定義」,是根本路線的不同。現在國家把多數的福利政策和「家庭」綁在一起,所以 LGBTQIA 也應該進入家庭的單位,來爭取資源的分配?還是根本質疑這種以「家庭」為單位的方式?

    運動歷程有可能漸進,進行制度中的改革?或者根本質疑目前制度的立基點?

    特別是目前伴盟的三個案子切開送審,最後會不會只有同性婚姻過了?而且內容會是怎樣?都是未定數。國外的經驗也很明顯,擔心同性婚姻通過了,大部分的同運議題就被收編了;或者同性婚姻消耗了大部分同運資源(於是排擠其他也很迫切的議題)。

    當然,許多酷兒的噪音,在伴侶盟先前準備期的討論中,或多或少也都提到。只是推動法案之後,肯定有些考慮會在推動的實作過程中,被捨去?!這也是目前所擔心的。

Leave a Reply

seven − fi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