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東單

by 班長

我參加「東單(編註:台北市東區單親家庭服務中心)」是自民國97年至今,算算也有六年了。在這中間我學會與人相處,尤其是和女性的相處,其實更重要的是,找回我自己,這可是我用了很多時間去摸索、上課、討論和自我的反省,這對我而言真的是很不容易,尤其是要敞開自己,述說自己的點點滴滴,更是一件很困難的事。

男女真的大不同嗎?有相異也有同質之處。Photo by Najla
男女真的大不同嗎?有相異也有同質之處。Photo by Najla

首先我參加的是家族系統排列工作坊,開始時我是以好奇的角度當作是旁觀者參與。中間有伙伴哭得有夠傷心,當時還真懷疑是真的還是假的,而每一個人都有一個故事,這是我學到的,不必每個人都要相同,但遇到與某些情境真的就是會觸景生情,思考自己和有相同處境的人在一起,就會有許多感觸。

在過程中,我開始感覺那「感覺」,這對我而言,也是相當困難的,指導老師經常會提醒去「感覺」,在我的生命過程中,我的感覺就是像吃飯一樣,肚子餓了就去找食物吃嘛,一有感覺就想辦法去處理,從來不會和那感覺存在一起,可是現在我不會立即去解決,就是和它一起存在的,這時就會冷靜,感到我的呼吸、情緒、身體哪邊是重重的、又有那裏是緊緊的,終於我可以和我的身體在一起,雖然我必須承認,目前還不是很順利,但那是我一生的功課,我該要永遠和自己的「感覺」在一起。

這種改變是很特殊的,我從來就沒有的,我也不知道那是這麼的有趣,要說有趣不是沒有道理的,因為它增加了我對自我的肯定,我就是我,不用去管別人的種種,尤其是他人的想法,過去我活在別人的想法中,別人認為我該怎樣,我就拼著命去為了符合別人的想法而努力,這實在太辛苦也太緊張了,現在我可以和自己在一起,大聲說我要什麼,我不想要什麼,本來事實上也沒有絕對的對與錯,過去的我太重視別人的感覺,而自己的感覺卻完全忽略,根本就是一種對自己的凌虐,可以做自己是多麼的重要,才知道自己是主體,別人都是配角。自己可以顧好,才可能去顧及他人,發揮愛心是自己要先愛好自己,才可能去愛別人;自己都不能愛自己,那種愛的真實性,就成為一種很奇怪的東西。

其次我參加各種例會,與不同的老師與伙伴一起學習與成長,認識不同領域的社會人士,增廣了我的社交圈,在大家互相扶持之下,除了時間的利用外,在此也學會了生活的大大小小技能、人際關係、每個人的想法是多麼的不同,互相的尊重與保持距離是多麼重要!在這段時間人員是進進出出,大家都是來自四面八方,有緣在一起,也真是福氣啦。

過去的我,常會指揮別人,要求多於和別人溝通的時間,因此得罪別人的機會很多,可是在團體中我必須和別人共處,互相協調,尤其是在社會團體中,更需要這樣的精神,才可能讓團體存活下去。例如要改變某些課程,我都會先問及多數人的意見,請求支持,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層次,以團體的力量才可能會成就一些事情。這和前段是不同的,前段是指我自己的感覺是凌駕於其他任何事情,我先求自己可以是很舒服的狀態下,去處理後段的事情。我要先處理內在的感覺,因此有時會有人認為是頗自私的;但不先自愛,怎麼可能會真的去愛別人呢?

最大的震憾是發現女人講一件事情的時候,常是有心情放入其中,例如我和女性在講一件事時,女性常常將該事的來龍去脈交待的一清二楚,因此我就要求「請講重點」,久而久之,常會引起女性的不悅。當時我就很納悶,「講那麼多,對事情處理有幫助嗎」?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妻子和導師談完小孩在學校上課情形,回家後,我就可以聽到一長串的故事,鉅細靡遺,聽了半小時結論就是「請多關心小孩」,這還是不錯的,有結論不會向我討解決方法;悲慘的是,向我要解決良藥,以我的經驗卻是我的任何方法,她都不會同意,因為她已有對策了。所以至今我學到要聽女性一些話時,得要有心理準備。

總之,這個團體讓我可以有個暢所欲言的地方,得到支持的力量,它是多元的,尤其是在心靈上面,參與的伙伴也多所成長,人生是很短暫的,在這段期間,能夠讓自己有所歸屬,除了為了生活忙碌外,有一個在心理層面、靈性追求中獲得安靜之力量,真的是很難得,而男性專屬團體則是更難生存,就如前面所述的,我很少與自己的感覺在一起,因此在團體中我學了不少,希望這個團體可以長長久久,給更多的男性同胞一個成長的平台。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