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歲女孩的告白

by 漂漂

談起這段往事我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雖然才年僅20歲的我,卻經歷了無數場的戀愛,但這之前,我對於「性」可是相當保守的,即使交往了一年半的男友,我都沒把第一次給他,當時的我認為這是一件很「神聖」的事,怎麼能輕易的獻給他人呢?不僅如此,我的愛情觀也在這無數的戀愛悄悄產生變化。

Spring Blossoms. Photo by www.bluewaikiki.com

歷經從一而終、劈腿、一夜情

我曾經以為我是個很專情、專一的人,但後來我染上「劈腿」的習慣,甚至橫刀奪愛,逼迫對方要和已經交往五年的女友分手,但在一起之後,我很快的又厭倦了,但被我劈腿的這些男人,也都接受甚至是包容,他們覺得只要我改過自新,一切都還來的及;直到去年的暑假我決定不再劈腿,我也不想談戀愛了,因為我不想再為感情負責,也不想再去束縛對方,我開始流連在「一夜情」的世界,可是,那半年的時間,我沮喪、頹廢甚至學會抽煙,也因此讓我對性跟愛有了新的詮釋。

過去我認為「要先有愛才有性」,怎麼可以和沒有感情基礎的人做這件事呢?但有一次和同事唱歌,我喝醉了,所以我就去A男家過夜,一上計程車我們彼此擁抱在一起。回到家之後,當然也就順理成章的做那檔事,隔天早上醒來,梳洗完畢之後我便離去,但我不是回家而是去找B男,B男也是公司的同事,和當時的男朋友分手之後,我們彼此聊得很熱絡,我們有個共識就是「床上的伴侶」,因為我們也厭倦了感情上的負責,B男跟我說:「既然妳有需求,我也有需求,那就做吧!」

印象比較深刻的是C男,他也是公司的同事,給我形象和觀感一直都很好,除了是個認真盡責有企圖心的男人之外,也是個愛女朋友的好男人,這是我最後一個床伴,此後我重新回歸到愛情的世界。

體認緣份得來不易

我和C男維持了一段時間,每次我都是一個人坐車去找他,大概都是晚上11點多,一碰面他就會緊緊的抱住我,說我好想妳,但我很清楚的知道這不是真的,因為那只限於「肉體」上的溫暖,後來我也交了男朋友,也就是我現任的男友,當時我信誓旦旦的保證,我和這些過往的男人不再有連絡,可是我被性慾給支配了,我依舊和C男發生了性關係,結束的當下我懊悔不已,從我以前劈腿、一夜情到現在,從未有如此深的罪惡感,剎那間,我對自己的身體感到「髒、噁心、下賤」,我怎麼可以辜負他對我的信任,他對我這麼好,我卻怎能把他的好拿來踐踏呢?更痛心的是,我無法承諾自己說過的話,我再度踏入以前的路,想到身旁朋友的祝福和肯定,但我卻又是如此不珍惜眼前的男人。

當我跟男友坦承時,他面無表情好像萬念俱灰似的,他說:「妳知道我的心有多痛嗎?我是如此的信任妳,妳卻……欺騙我!」當下的空氣瞬間凝結,在寒冷的夜晚裡,我痛哭失聲的求他原諒了我,整整哭了一個半小時,我當下才恍然大悟,體認到「緣分得來不易」,他不再是只是想跟妳一夜情,而是真正的想要和妳一起走下去。

周旋男人之間的寂寞感

回想周旋在這些男人之間,我的內心是空洞、寂寞的,尤其是夜晚一個人時,總是又想起那激情的當下,又再度想到倚靠在對方的胸膛,可是每到了早上我又得自己離去,心中有一種感受「越做越寂寞」,那樣的寂寞感侵蝕著我,我覺得那就像黑洞一樣,怎麼樣也填不滿。

這一路走來,我看到了男人的真實樣貌,也看到了性是如此左右我們的「人性」,男人真的是可以把「性跟愛分開來」!或許有些人會覺得很過分,可是我倒不這麼認為,他們誠實的去看待自己的需求,他們對性是如此單純的看法,不需要附加太多的社會因素在這裡。

流連過這些男人,也不全然是壞處,我想我有能力享受肉體上的依附和愉悅,也可以在未來珍惜得來不易「真摯的溫暖」,經營心靈上的歸屬感和依賴。

(本文由台北晚晴婦女協會提供。感謝晚晴授權刊載)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