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要個床伴

by 網氏

不論是異性戀、同性戀或跨性戀,非得是一對一的關係?縱使為一對一關係,又非得具情愛交流才符合人們的需求?我們對親密關係又有多少想像?

Photo by Aitor Escauriaza
Photo by Aitor Escauriaza

英國社會學家紀登思(Anthony Giddens)在其名著《親密關係的轉變-現代社會的性 愛 慾》中提及,關係意味著個體之間親近且持久的情感維繫。而新的人際親密關係則因超越身體慾望與權力問題,而產生一種互為主體、個體自主自決、平等且有反思的「純粹關係」,紀登斯同時觀察到女性正是建立這新的平等關係的創造者。

在現實生活裡,關係裡充滿著交換,在婚姻的框架下交換體液普遍符合社會的期許,卻不一定滿足個人的多元需求。即便是失婚女性,也在經歷婚姻家庭的生活磨練後,對親密關係產生不同的體悟。漸漸地,有人發展出「床伴」關係,彼此為固定的性伴侶,卻又不帶情感的羈絆,可是在本期網氏的書寫裡,我們又看到女性的情慾流動卻是百轉千迴,頗能與紀登斯所說個體自主自決的「純粹關係」呼應、對照。

自主張從一而終、然後劈腿、一夜情再回到一對一的異性情愛關係,20歲的漂漂一路走來的困惑、掙扎歷程,分享給摸索於性愛實踐之路的女性參考。性慾實踐是每個女人內心最深層的祕密,W的身體開發經驗頗值得一讀。自己的情慾干他人何事?曉余自喻為井底之蛙,不知枯井外的春天風景,她要如何自我實踐,她要細細說給妳/你聽。Nicole有段相隔30年的跨代關係,她們的媚惑能量相互激盪著,那是什麼?請妳/你猜猜。

文章如下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