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花運動的資訊平行宇宙

by 沐川

在3月24日(2014)深夜,臉書上的大家紛紛把頭像改為一片黑。是對台灣民主的哀悼,也象徵台灣歷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太陽花運動現場設有網路直播區提供網友第一手資訊。Photo by chiang

從318學生佔領立法院(維基百科),我就開始關注電視新聞、平面媒體和各種社群媒體的消息來源。如同莫拉克風災一樣,最即時的消息總是從批踢踢傳出來,3月18日 傍晚學生和公民團體代表突然攻佔立法院。

但令人訝異的,當晚各家電視新聞,都沒有這個消息,也沒有 SNG 車到現場,一直到隔天才見零星跑馬字幕出現。自此,我明白所有消息必須從網路上獲知,自從反媒體壟斷運動開始,台灣的主流媒體幾乎和街頭上的大小運動,成為平行宇宙:抗爭現場過於溫和、小規模的,不見報導;白衫軍運動、反核四等十幾萬人的大型運動,才能博得新聞版面,然而如何解讀、以何種立場呈現,除了藍綠之外,隨處可見媒體財閥幢幢黑影在後。

因此我開始透過批踢踢和朋友的轉發,追蹤這次運動的主要團體,如:黑色島國青年陣線(成員包括陳為廷、魏揚)、沃草!(Watchout)(源自批踢踢鄉民所組成1985聯盟,號召白衫軍運動後所成立的社會企業);幾次現場參與後,得知台大新聞所同學經營的台大新聞E論壇,也會報導一手即時消息。當然,還有重要的素人媒體,如:黃哲斌經營的懶人時報;親友團 Queerology 的即時轉錄等等(這次同志諮詢熱線有不少朋友,輪流守在立法院與行政院中;甚至我也看到罹患癌症的朋友的參與)。

(圖說:我反黑箱服貿,也反中天欺騙我爹娘。轉自 GJ!!Taiwan

當新聞來源被切割成為網路的 獨立媒體 / 個人 與主流媒體,二個平行宇宙,不同世代 / 資源的差異,明顯表露出來。對於不習於網路、或者社交圈中消息單一集中的人來說,所獲取的資訊多偏向主流媒體一方;但對六、七年級以降的網路世代而言,比較有主動搜索網路來源的工具與知識。對我來說,我只能使用 Line 的家庭群組,即時分享媒體上看不到的一手重要消息或討論。這是一個緩慢對話的過程,但能多增加一分曝光度,如同現在國內外網友透過 fliyingV 集資合購蘋果日報和紐約時報的全版廣告一樣,打破國內外 、素人與主流媒體之間的疆界,才可能呈現出更真實的樣貌與不被扭曲的訴求,並吸引更多關注與力量,作為壓力與保護。

而網路工具作為增加政府透明度與資訊快速傳播、自我修正的重要性,在 3月24日的深夜達到顛峰。

這一夜,魏揚(楊逵外曾孫、東華大學華文文學系副教授楊翠之子)與200名群眾,從立法院轉為佔領行政院。江宜樺在午夜下達清場命令,鎮暴部隊開始集結。

(圖說:3月24日行政院被學生攻陷的最大範圍。由知名部落客、醫師所畫的現場示意圖。轉自噗浪

一夜無眠,在臉書與推特上,我洗版似地更新,因為我知道這些現場一手消息,會被掩蓋、曲解、抹黑,這種感覺來自於政府對佔領立院長達六天的學生與民眾們,傲慢漠視後的失望。

果真,鎮暴部隊集結。在壹電視與三立新聞台的畫面中(在 Youtube 的畫面,不斷遭到檢舉而失效,因此不少網友在進行資訊備份與上傳的保衛戰。同時, 這次支援網路資訊公開的 g0v,站台也遭受攻擊),可見北平東路的鎮暴警察直接踩過躺在地上、手勾手以非暴力方式抗爭的民眾。不論男女,第一線以盾牌剁打,接著後面手持警棍的警察,開始對逃跑的人棒打,並且都直接攻擊頭部與自然防衛的手肘、或踩踢背部。早前在批踢踢,曾有人分享過遭遇鎮暴部隊,如何自保([爆卦] 前鎮暴部隊參戰!),然而看到警察對著手無寸鐵的年輕學生如此發狠,讓人以為台灣還停留在戒嚴時期,彷如 520 農民運動再現!

同時,也有場內醫療團醫師在臉書發文,他剛判斷完一位被打到氣胸、血胸、癲癇併發的學生(原文),接著醫生自己也挨了二記悶棍(原文)。後來警察將醫療團和媒體趕出,甚至拍手慶祝,不許現場受傷學生再接受任何醫療照顧(醫療團的聲明)。

(圖說:醫療團治療受傷民眾。來自閃靈)。更多圖片請參考【圖輯】警方鎮壓手無寸鐵民眾

第一波攻堅之後,鎮壓最兇狠的北平東路警察,把媒體都趕出(可見台灣新聞記者協會聲明稿),然後把學生拖到暗巷毆打(證言一證言二),甚至每位鎮暴警察故意撕掉編號,連打人都黑箱。

(圖說:鎮暴警察踩踏地上的學生,同時他們手臂上的編號通通被撕掉了。轉自nondavidmirage

這樣和天安門有何不同?面對手無寸鐵、非暴力的學生,繼續施暴,完全違反比例原則(律師團聲明),濫用警察權。稍晚,暌違近 20 年的催淚辣椒水和噴水車也都出動,造成上百人受傷、血流滿面,這是口口聲聲說維護台灣民主法治的執政者唯一的解決辦法?

(圖說:警方噴水,驅離現場民眾。轉自台大新聞 E論壇

然而,當政府無視民間團體「停止激化人民」的訴求,3月24日江宜樺接受採訪(原文)時,竟表示「現場民眾用手勾手的方式抵抗,警方則是採取一個一個的把他們抬起來,或拍拍肩膀、請他們起身,有的人自己站起來離開,有的人不願離開,即遭警方抬離」,對比前文的現場,根本睜眼說瞎話,完全無視媒體所刊登,眾多血流滿面的受傷照片。

至此,當權者的傲慢,不願聆聽、同理民眾的聲音,再次殘酷展現。當權者看不到人民窮盡一切的努力,與社會所積累的巨大恐懼、憤怒與挫敗(見文章體制內:選舉沒有用、罷免不可能、公投過不了、釋憲來不及)。

如同非暴力抗爭原則一樣,越多人將匯集成更大的力量。網路同理,縱然政府動員,盡力將網路上公開的施暴照片、影片刪除,但當每個憤怒的公民,都想盡辦法備份、上傳,留在網路搜索引擎、被庫存的資料,將不會被輕易淹沒。

就像許多人在抗爭中,所戴 V 怪客的面具一樣:人民不應該害怕他們的政府,政府應該害怕它的人民。

相關連結

公民團體針對行政院驅離學生行為發表聲明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