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分配國家資源深化婦運

by 網氏

為強化落實性別平等政策,在婦運團體的殷殷期盼下,行政院設立了中央級性別平等專責機構──行政院性別平等處,致力落實聯合國揭櫫的性別主流化行動綱領。婦運工作者李元貞日前在一項「婦運回顧──傳承與世代轉型」演講中進一步指引方向:公平分配國家資源擴大與深化婦女運動,其作法是研究行政院各部會的婦女/性別預算,到研究中央政府整體預算的「多元性別+弱勢族群影響評估」,才能檢視國家資源分配有沒有落實於多元性別+弱勢族群,以及對多元性別+弱勢族群有沒有培力作用。

李元貞(中)提出性別專業人才結合財經專業人才逐步對行政院各部會的婦女/性別預算做研究,到中央政府整體預算的「性別+弱勢族群影響評估」做研究。
李元貞(中)提出性別專業人才結合財經專業人才,逐步對行政院各部會的婦女/性別預算做研究,到中央政府整體預算的「性別+弱勢族群影響評估」做研究。

聯合國於1995年在北京舉行的世界婦女大會,決議以「性別主流化」為全球促進性別平等的行動綱領與策略工具。至今已有189個國家響應推動。我國因非聯合國會員國,遲至2005年才開始推動性別主流化工作,以性別統計、性別預算和性別影響評估等性別分析為推動工具,行政院並於2012年設置行政院性別平等處,以專責機構作為性別主流化的治理模式。國防醫學院通識教育中心教授黃淑玲指出,性別主流化開啟了性別政治全球化的新紀元,各國卻普遍面臨難以落實、流於形式的困境,台灣也不例外。

黃淑玲以「比較台灣與瑞典的性別主流化治理模式」為題,在「2014年多元性別 生活與記憶學術研討會」中指出,今年(2014)新上任的首相Stefan Löfven宣示將建構瑞典成為全球第一個女性主義政府,該國女性主義官僚的專業度較台灣成熟,但她研究發現,性別分析工具與政策脫節,從理論落實到政策的專業能力仍嫌不足。台灣政府同樣面臨落實困難的挑戰。

這項於10月18、19日由女性學學會(簡稱女學會)與高雄醫學大學性別研究所共同舉辦的研討會,台灣大學政治系副教授黃長玲反思台灣技術官僚推動性別主流化的困境,她指出,性別主流化已經成為過去20年中全球許多國家共同採取的性別平等行動策略,她認為台灣官僚過於將性別主流化工具化,「做完性別分析後就以為做完了」,徒流於形式。 如何擴大與深化婦運,促使行政院性別平等專責機制有效落實性別主流化,讓各項性別分析工具發揮功能?甫出版回憶錄巨著的李元貞在會中提出兩項具體作法:

一、婦女團體聯合立法院要求行政院長指示性平會/性平處應逐步對行政院各部會的婦女/性別預算做研究,到中央政府整體預算的「性別+弱勢族群影響評估」做研究,並到立法院報告。

二、女學會性別專業人才結合財經專業人才逐步對行政院各部會的婦女/性別預算做研究,針對中央政府整體預算的「性別+弱勢族群影響評估」做研究,並據此批判行政院長,要求其達成國家資源分配的正義。如此一來,才能檢視國家資源分配有沒有落實於多元性別+弱勢族群,對多元性別+弱勢族群有沒有培力作用;這裡的弱勢族群指的是身障者、原住民、勞工、新移民、同志、性工作者等。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