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灣族媽媽養排灣族小孩手記

by saiviq kisasa

做為一個排灣族媽媽,最常被問到除了「孩子的名字怎麼那麼長」之外,就是:「原住民小孩有很多補助款可以領哦?」我認真的想了想,還真的沒有耶!所以和一般媽媽一樣,得煩惱奶粉錢、教養、托育等問題。

愛是照顧幼兒的首要條件。photo credit:flickr@Bridget Coila CC BY-SA 2.0
愛是照顧幼兒的首要條件。photo credit:flickr@Bridget Coila CC BY-SA 2.0

臨托初體驗,心碎!

當luwa出生,我們決定要一起照顧,因為luwa太可愛(也是理由),再來考量了當時的經濟狀況,原本預期要找保母、托育等等全部自動放棄,當時只有羅董(我先生)有固定的工作,雖然收入不多,在物價最高的台北市,這樣的分工方式,省了每個月一萬八的保母費,小家庭還算應付自如。

在luwa六個月時,我們夫妻接了一個一年計畫,成為收入不算多的雙薪家庭,兩人想得很美好,能夠一起在家工作,一起照顧孩子。這份工作計畫,每個月幾乎有一至兩場重要會議,而且我和羅董都必須出席,這時候可就苦惱了,公婆年事已高,大姑有自己的事業,無力也無暇幫忙。我只好在網路上搜尋附近保母名單,大部份的保母是不接臨托,我們第一次不得已將luwa送到附近的托兒場所,2個保母負責照顧4位幼兒,臨托費用大約是900元,場所大卻有點陰暗。當開完會去接他時,3個幼兒在小小的遊戲床裡,保母說因為兩個哥哥想和luwa玩,看到luwa睡眼惺忪的樣子,我真的好心碎,保母真的只做到看顧的功能,我很謝謝他們的幫忙,卻決定不再送到這裡了。

孩子在部落,共同疼愛,共同教養

我從小在部落長大,無論是否為親戚關係,部落的長輩們,都把我當自己的alaq(孩子)或vuvu(孫子或祖父母、外公外婆,在這裡指孫子),共同疼愛,還有共同教養。小孩子們在部落跑來跑去,父母都不用擔心,因為部落族人會幫忙照顧,而通常年長的孩子會主動照顧年幼的孩子們,這些孩子不一定有血緣關係,卻將彼此視為親兄弟姊妹,大約在小一的年紀就會開始幫忙顧小小孩,部落出生的孩子都有育兒的經驗。我在家族中是長嗣,在國小階段就常幫忙照顧堂弟堂妹,無論是泡牛奶、洗澡、換尿布,哄睡等等,都不陌生,這也讓我對照顧luwa時,還能得心應手。

在選擇保母或幼兒園時,我最在乎的是「他愛我的孩子嗎」?這要求感覺很多餘,可能有人覺得把孩子照顧好就行了,我卻認為是幼兒保母或教育者最重要的首要條件,我們因為工作或人生規畫的緣故,無法長時間陪伴孩子,我會希望保母或老師能用部落帶孩子的方式,用心去愛,才能夠給孩子完整的照顧。

後來在謹慎思考下,決定詢問母校研究所學妹的意願,她也是排灣族的孩子,我一眼就知道她應該有顧小孩的經驗,她第一次來照顧luwa,我交代了一下luwa東西擺放的位置,也跟她說明了luwa的個性,最後就只說了:「你就把他當妳兒子一樣照顧就行了。」開完會回到家,感覺得出來和在保母家很不一樣(媽媽對於自己孩子在想什麼真的都很清楚),學妹說因為luwa鼻屎很多,她稍微幫忙清了一下,我聽了很感動,沒錯這就是我想要的感覺,我不是說清鼻屎,而是她有觀察到孩子細節的需求。幾次下來都請學妹來幫忙照顧,沒有專業的保母執照,但她把luwa看成部落的孩子一樣愛護與教養,甚至到現在,她仍然會關心luwa的近況,甚至常說很愛他,就很像是在部落一家人的感覺。

之後,luwa進入幼兒園階段,因為羅董的工作的關係,全家搬到花蓮玉里鎮,當然也面臨幼兒園選擇。我們通常會先從住家附近的學校開始挑選,怡兒寶是luwa離我們住所只要2分鐘的車程,原本想送到公幼,當時他還未滿3歲,剛好友人的孩子就在這間私立幼兒園,學費1,2000,月費5,600,每個月平均下來是7,600。

我第一次進到幼兒園沒什麼太大的感覺,只知道幼小班的導師是布農族人,當luwa入學後,我常利用放學的時候和這位老師聊天,她很高興有原住民的孩子進到幼兒,我發覺即便我們不同族群,對於教養孩子獨立自主的想法很相似,而且感覺得出來她非常愛孩子。這間幼兒園很特別,學生們都稱老師們為「XX媽咪」,老師們也都把孩子看成自己的小孩似的。他們每學期都會個別親手製作幾本孩子的校園紀錄送給家長,開學前還有這學期的授課內容等等,後來我向老師反應,若是要花太多時間在製作這些報告,我寧願老師多陪孩子,我記得當時luwa的導師還說:「媽媽,妳對我太好了。」其實我也發現有家長跟我們有同樣的想法,比起精美的報告,大家都希望老師能多照顧孩子,有開心的老師,才有開心的學生。

學齡前階段,愛比背唐詩學才藝更重要

半年後,羅董結束工作,我們回到台北,這裡環境和玉里很不同。當時因為過了公立幼兒園抽籤的時機,我打了十幾通電話到附近的公幼詢問是否還有名額,即便原住民身份也都要排候補,最後只好尋求私立幼兒園,當然有名聲的私幼全都沒有名額,退而求其次,只要名聲不要太差就可以。最後找到附近教會辦的私立幼兒園,一學期學費1,8000,每個月要8,800的月費,不含才藝課、娃娃車接駁和臨時出現的費用,有時候會繳到一萬多,luwa三歲剛好符合原住民幼兒就讀幼兒園的補助資格,台北市原民會的補助比原民會多一點,但平均下來每個月費用也是要1,2000左右,當時我和羅董都有固定收入,還能應付得過去。因為公幼是一年抽籤一次,我當時非常擔心下半年可能繳不出學費,甚至做了最壞的打算,要送luwa回台東娘家附近的公幼唸書。

處理完學校的事,又要面對老師的問題。這裡的老師比較像是把工作當工作,對於孩子,我很少感受到他們對孩子真實的關心,舉例來說,兒子尿濕褲子時,他們完全沒發現,還是我去接他放學才發現到;有一次寒流來襲,luwa穿了一件薄衫,負責照顧的老師沒有發覺,當羅董去接他時,才發現luwa已經冷到打顫,回家還發高燒。當時我真的難過到想要換學校,但以我們的經濟狀況,公幼擠不進去,好的私幼沒有名額就算了,有可能學費都繳不出來。

這間學校以蒙特梭利為教學主軸,卻逼孩子背唐詩、學寫字、學一堆才藝,還有回家作業,老師還曾提醒我們要陪luwa完成寫字的作業,我們反應他連筆都不會拿了,怎麼可能學寫字,況且我們不打算這麼早讓他學,從此寫字作業就不用再交了。不得不說幼兒園教師的品質,實在要調整,現在的老師好像沒有心思在孩子身上,只能說適合的老師真的可遇不可求。透過這些經驗,只要找學校,我變得更加認真去研究,我希望孩子能在學校得到愛,這個階段的孩子,愛比背唐詩來得重要多了。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