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親

by 張瓊齡

媽媽有個親表妹,從我二十多歲開始,差不多隔個八到十年就幫我介紹對象一次。

這位阿姨,平常少有往來,學護理的她,印象中,最早也最親近的一次接觸,是我高一在台北唸書,因腳部有傷口久久無法痊癒,遠在高雄的媽媽特別遙控她來幫我處理。

多年後,當她成為慈濟委員,也偶然發現我是慈濟的員工時,不知為何,就積極展開幫我介紹對象的行動。

我當時不老,也沒想結婚,但是對相親這種事有好奇。我最早的一次相親,是大四那年,一個寒假打工認識不太熟的朋友,請我幫她忙,那次差不多就是去消遣人家的,明明人家唱卡拉OK都點台語歌,我卻整晚都唱英文歌,還帶了我的室友兩個人巴著麥克風不放,想來還真胡鬧。

阿姨介紹的,是一個嘴上無毛的中醫師,大我八歲,當時年過三十好幾了吧!聽說對方先要了我的名字,覺得彼此有可能合適才要相見。

我一聽到他說話的聲音,就覺得一切都別談了。或許是我的偏執吧!從小參加合唱團的我,對於男生講話的聲音很在意,聲音不好聽的人,長得再帥或是再有才情,都難以欣賞。等他又多說了一些話,透露他的價值觀,在我聽來銅臭味很重的話之後,就完全呈放空狀態,估算著到底何時能脫身了。

幾年後,我到花蓮生活,不知怎麼地,阿姨的雷達又響了,或許也跟我媽媽在彼此互通有無吧!一回,趁我北返的時候,約了在國賓飯店見面。這回介紹的是一個外交人員,名字正好跟大我一屆的學長一模一樣,又是同校畢業的。我抱著可能與學長相見之心前往,說不定將來可以成為同學之間的趣談。見面之後確定真的不是我學長,只隱約記得他的頭髮不太多,其他的就全沒印象了。

然後,是最近的一次。媽媽先是支支吾吾地問我阿姨有沒有找我,又要我先別生氣聽她說完,我大概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一開始,覺得挺訝異的,怎麼,越生分的人,還越有勇氣點鴛鴦譜哪?

越往下聽,就越覺火大,眼前這人,果真是我的媽媽嗎?枉費我做他女兒數十年,完全搞不清楚狀況。

接著,我也開始對這位阿姨好奇了。想她也不是職業媒婆,平日對我也從未接觸,這次倒是事先作了功課,跟小弟要了我的部落格網址,事先看過我PO在網上的所有文章,再三跟媽媽保證,這次一定很適合。

我於是帶了一本前兩年出的書,想說就徹底讓她死心,我絕對不是像她心裡頭想像的那樣。

這一次,只有我們兩個,我好好地把自己多年來從事的NGO工作,以及自己對於生命、對於人生的看法對她說了一遍,而年近六十的她,在親族之間,恐怕也是第一次,聽到像我這樣的晚輩,這樣完整地說出自己心裡的話吧!

那天早上,聊得滿愉快,而我也才知道,她在十五年前就已經接觸心靈成長這個領域,來自高雄鄉下的她,當年嫁給台大商學院畢業的姨丈,一生走來,許多故事也實在不足為外人道。

最後,還是得言歸正傳,她想要介紹的,就是她目前的心靈導師,在靈性成長方面,自他受益良多。

話別之後,我卻突然有種瞭然。並非職業媒婆的她,每一次,透過介紹給我的對象,似乎,也映照著當時她內心認為理想的伴侶人選。

第一個階段,先是可以救人又有社會地位,且有經濟基礎的醫師;第二個階段,也算是一般人會稱羨的外交人員;現階段,則是經濟不虞匱乏之後,全力要啟迪人心的心靈導師。

所有我對於親戚長輩的訊息與認知,多半是從我媽媽那些三姑六婆的斐短流長中拼湊而來的,之前對於這位阿姨的印象,其實也是。而我對於媽媽傳遞的訊息,評價向來不高。

然而,這位阿姨,在經過長達十幾二十年的歲月,幾回因著相親才見面的機緣,我似乎窺得了,從來也不曾認識過的一個人,但不是藉由我們之間的任何言語,卻是藉由她所推介的婚姻對象,反照出她這個人不同生命階段的心之所繫。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