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學者面臨各種抉擇間的得與失

by 戴明鳳

人的一生總有幾個相當不同的階段,在不同的階段中或階段轉換之際,總會面臨一些抉擇。不同的抉擇可能會導引不同的人生歷程,但也可能如同走迷宮一般,不論選擇什麼樣的路徑,最終可能都會走到類似的終點,結果差異並不大。身為女性科技人的你,是否一直以來都作對了抉擇?還是期盼人生若可以重來的話,你會考慮做另一種選擇,以期獲得另一個不一樣的生命歷程?通常女性科技人的一生中較常在下列三個階段面臨抉擇:

  1. 求學階段:選擇學習領域,理工或是非理工科系?
  2. 婚姻階段:選擇進修更高階學位或是先走入婚姻?
  3. 發展事業階段:選擇先生育,還是先升等?

至偏鄉教學的戴明鳳。戴明鳳提供

以下僅就我個人在經歷此三階段作抉擇的經驗和淺見與大家分享。

求學階段:選擇學習領域

在年輕氣盛時的求學過程中,對學業領域的抉擇我並未遭遇太多的掙扎,似乎從未對該選擇讀哪一組、那一系所有任何過多的猶豫。從高中必須選組開始,以至取得博士學位為止,自始自終選擇物理系所就讀,對我而言似乎一直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截至目前為止也從未後悔。若考慮人生可以重新來過,在相同的環境和背景下,我不認為我會有不一樣的選擇。

然而,在6年小學加6年中學加4年大學加2年碩士班,再加 2.5 年的博士班,共計20.5年的求學生涯中,我從來不曾拿過前三名,不曾當過模範生,不曾領取過任何書卷獎,不曾被老師認為是資優生。在學校也從未獲得任何老師的青睞,充其量只被視為一個不會惹事生非的平凡學生,也從不曾被認為適合讀理工科。但自己的心中一直很清楚自己的性向為何——探究自然界種種有趣的現象和奧秘。雖然在教學或研究上,我都稱不上是一位優質的教師或學者,但理學院領域對學識素養的嚴謹訓練,敬業之研究態度的養成等過程,培育了我做人做事應持有認真負責的基本態度,和不隨意半途而廢的不撓不懈精神。也就是這些嚴謹態度的養成,使我順利地取得博士學位,並在日後的人生道路中,得以成就不少事情,完成幾件還算值得回味的工作。

如今不論是學術研究或產業科技都已走到高度跨領域的多元化階段,值此之時,不論是科技學門,或是人文社會學門領域,各學門的分界點已不再界線分明,並常需要透過跨領域的整合,才能有嶄新的發展。現在的教育制度已逐漸不過早作分流,身為現代人今天不論選擇哪一學門就讀,必須同時修習其他領域的基本常識,才能成為一位具全方位通才的現代知識份子。所以,我個人認為現今求學階段的學科領域選擇已不再如以往需要涇渭分明。

戴明鳳向來訪的中國學者展示研究成果。戴明鳳提供

婚姻階段:先選擇進修高階學位或是先選擇婚姻?

21世紀前,傳統社會對女性高知識份子的特殊看法——女性學歷太高,且又擁有理工學院的博士學位,將會面臨很難找到對象的困境。故當在決定是先攻讀博士學位,還是應該選擇先結交異性友人之時,我才開始第一次面臨抉擇。記得當時母親很擔心我未來嫁不出去,所以相當反對我攻讀博士學位,尤其反對我繼續專研物理。當時亦有多位科技產業界的異性長輩和男、女性朋友紛紛勸告我,若對婚姻仍抱著期望的話,就千萬別修讀博士學位。還好當時承蒙父親、清大古煥球教授、台大楊鴻昌教授和台師大洪桓娥教授的積極鼓勵,我還是沒有太多猶豫便選擇了進入物理領域的研究天地。且很幸運地三年內在古煥球教授用心的指導下,順利地取得博士學位。

雖然現今社會仍有不少人存在著類似的觀念,但事後仔細回想在這一抉擇的階段,我並不認為選擇修讀高學位,對女性未來能否走入婚姻具有絕對的負面影響。能否走入婚姻端視自己對婚姻對象的要求為何,對婚姻是否具有正確的價值觀,願意為婚姻家庭付出的程度。當面對兩者衝突時是否擁有積極解決的意願和正確的應對態度。以上這些問題不僅存在於女性科技人之間,同時存在現今廣大的職業婦女之中。我個人認為女性科技人既然有能力解決困難重重學術研究問題,也必然有一定的智慧和能力改善此一困境。

猶記得在讀博士學位之前,自己在感情的道路上一直是相當沒自信的人,且未曾真正與異性朋友交往過,每當與異性相處時常呈現不自在的窘境。但在修習博士學位時,及至日後踏入職場後,因應研究需要,常常須與其他研究人員進行深入的溝通與合作,也因此讓我開始懂得如何自在地與異性相處,致使我陸續有了不少研究上的異性好伙伴和哥兒們似的異性好友。在這些研究歷程中所培養出的EQ,讓我在後來認識我先生時,有足夠的能力懂得如何和男友相處,進而得以攜手步入婚姻。

現今高學歷份子滿街跑的時代,學歷的高低已不再成為過度阻隔女性科技人婚姻之路的絆腳石!理工背景出身的女性科技學者或知識份子的背景,反倒有助於未來小孩的教育問題。此外,Mr. Right的出現與否多少帶著點機緣,能否遇見Mr. Right?能否走入婚姻家庭?並不是晚一點攻讀學位就能夠解決的問題。

戴明鳳(中穿黑服)協助中視夢想大學堂拍攝科學節目。戴明鳳提供

不妨讓大家知道,我35歲認識我先生,37 歲升正教授,千禧年年初適逢我年近40不惑的年歲,我先生「終於」下定決心將我收歸為親密家人,此時才邁入婚姻家庭。回顧過去,還好當時沒聽朋友的勸告,等交了男友結了婚後,才讀博士學位,那我豈不現在才要開始當博士後研究員。若當時我真的接受親朋好友的建議,我想這一世我反倒可能不會結婚。因此,此一階段的抉擇,該是問自己對學術研究有多高的興趣和熱誠,對婚姻與家庭的期待又為何?

事業發展階段:選擇先生育、還是先升等?

由於我是升等正教授後才結婚,故並未面臨此一抉擇。但卻因晚婚的關係,致使遭遇不易懷孕的事實,先生是家裡的獨子,公婆對孫子卻又懷抱著極深的期望。記得新婚後的第一天早上,公公遞給我的第一件物品竟是幾包說是有助於受孕的中藥包。然而,女性懷孕生兒育女的事情,卻不是人為的力量所能夠掌控的,特別是高齡懷孕,通常有「時光不候人」的現實問題。未結婚之前,連身為基因研究科學家的先生原都以為現在的醫學進步,高科技的試管嬰兒技術應可協助我們解決此一困境,因此婚期為了幾個無法看破的小問題,一再拖延。殊不知其實人類醫學能夠解決的問題實在有限,特別是目前仍無法抗拒的老化問題。根據醫學統計當女性年齡逾42歲,則連試管嬰兒的技術都幫不上忙,唯一勉強可賴以協助的似乎只有領養小孩或借卵生子的選擇,或者只有選擇放棄一途了。

對於追求高學位、職位升等、有成的事業等等均沒有絕對的截止時間限制,但生育卻有「時光不候人」的現實問題必須面對。因此,若對育有兒女仍抱持著極大期望的人,就得好好思考其優先的順序。

人生的歷程中,不論自己是否做了最佳的選擇,不要過度回顧自己所做的選擇,既然已經做了無法改變的選擇,就當誠實地面對自己所做的選擇,不要有過多的後悔和遲疑,當全力以赴地朝目標邁進,盡心完成應盡的責任或目標。我個人的處事原則是對於自己不喜歡的任務或工作,雖然私底下仍難免會發牢騷,但既然接了,便會盡可能努力使之圓滿完成。

(戴明鳳,清華大學物理系博士、碩士、學士。現任清華大學物理系教授兼物理系副系主任,並兼任跨領域科學教育中心主任。中華民國物理教育學會理事。曾任中華民國物理教育學會理事、真空學會理監事、台灣女科技人學會監事。主要學術研究領域為凝態物理、超導與磁性材料及物理、奈米科技。近年特別致力於科學教育推廣、性別與科學教育的推動工作。本文轉載自《女科技人的理性與感性》P.84-91)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