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向海豚能量生產首部曲~計畫趕不上變化

by 盧郁汶

「什麼?去夏威夷生小孩?」我瞪大著眼睛看著老公一付他是瘋了似的。當時的我挺著八個多月的大肚子,心裡想著,我就快要生了,又沒有美國簽證,還要搭長途飛機,加上我在美國沒有健康保險等等,想去夏威夷生小孩幾乎是不可能的事。馬上就回絕他:「我不可能做這麼瘋狂的事啦!」再加上我的想法是因為很多人都想要拿到綠卡,美國通常對去美國生小孩的規定很嚴格,美簽應該拿不到。我怎麼想都覺得這是一件太誇張的提議。

海豚靈性生產是靈魂宇宙交錯點。盧郁汶繪圖

和海豚游泳及生小孩是最大的夢想

老公發現我對他的提議不但不感到興趣,反而還有點生氣,好像他要逼我去完成一個極度不可能的任務。他便問我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如果你放下所有的顧慮及害怕,只想著你的夢想的地方,你會想去哪裡生小孩?」這麼一問讓我想起幾個月前,我看到網路上的有關海豚的影片,有個孕婦在海豚的協助下,非常平靜的生下了小孩。那個畫面跟我平常想像的生小孩畫面完全不一樣,沒有尖叫、沒有痛苦的表情,反而還一付很享受的樣子。再加上我是澎湖出生長大的,從小常常接觸海豚且熱愛海豚自由自在的美及靈性(很可惜的是,現在澎湖的海豚因為漁夫的捕殺已經不復存在)。我回答他:「如果我可以無憂無慮地做夢,和海豚游泳及生小孩應該是最大的夢想吧!」雖然嘴巴上這樣說,我還是覺得那是在做夢,不可能把小孩的性命拿去賭自己的夢想。

但接下來的幾天,夏威夷的海豚好像在跟我呼喚一樣,我一直無法放下這個遙不可及的夢想。於是我開始展開我劍橋博士生的研究能力,搜尋美國相關的生產法令及醫療規定,以及去夏威夷與海豚生產的可能性等等。可能是老天有保佑,我竟然發現夏威夷有一個鯨豚研究團隊,甚至正在研究海豚與人類生產的關係。

冥冥中完成夢想的助力

於是,我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寫了一封電子郵件給鯨豚研究中心,告訴她們我想要參與她們研究的想法,並希望她們幫我寫一封公文信,好讓我可以成功地申請到美國簽證。沒多久我就收到了回信,信裡詳細的記載所有的規畫,和她們的研究計畫會幫助我們的事項,像接機、安排住宿及租車、與海豚游泳等等。我收到回信的時候全身興奮得發抖,突然之間感覺到我的夢想居然有可能成功的一線希望!

我查到的美國法令也令人驚訝的發現,並沒有規定即將臨盆的孕婦不可申請簽證,而且更讚的是,法律規定,美國也不可以以我懷孕為由拒絕我的簽證。我感覺上有一種助力要幫助我的夢想實現。自從我開始去嘗試追求自己的夢想,一切都發生的很快也很神奇!

於是,我很快的準備好十幾種文件千里迢迢、大腹便便地從澎湖去台北辦美簽。到了快要去英文面試的時候,我還是等不到夏威夷鯨豚研究中心給我的公文,後來才發現,因為這裡和夏威夷時差快了18個小時,所以我跟她們約定好的時間已錯過。我只好硬著頭皮、撐著34周的大肚子去面試,面試官看著我的文件發現,我先生是西班牙人,先用英文面試,然後問我可不可以用西班牙文面試。還好我過去兩年多來辛苦學習的西班牙文派上了用場,我就用著簡單的西文跟面試官交談。她問我是不是要去夏威夷度蜜月,我想想也對,就順水推舟地回答對。三分鐘後面試官告訴我:「你的簽證通過了!」

哇!這個任務也讓我完成了!我心想,我已經完成了許多不可能的任務中其中一個,非常開心也心懷感激。接下來就是長途飛行的問題了。

很多航空公司規定,孕期最後一個月的孕婦不可搭乘長途飛機。尤其我已進入第九個月的孕期,也就是最危險的階段。如果我在飛行途中要生產,機上沒有醫生可以幫忙,對嬰兒和我都是很危險的事。於是我到處打聽可行之道,找到一家航空公司規定,若我有醫生開的適航證明就可以飛行。我找了之前看過的醫生,膽小的他立刻就回絕我了。他說如果我在飛機上發生任何問題,要追究到他的責任,他不願意負擔這樣大的風險。我找了另一個醫生也說,她們只可以開診斷證明書說明母體和胎兒都是健康的,但不願意開適航證明。我只好再繼續找新的醫生,我想總會有願意幫忙的醫生吧!最後,真的讓我找到了!這個好心醫生仔細地幫我檢查並開了適航證明。

前進夏威夷的最後顧忌

沒想到這一個個艱難的任務都讓我完成了! 我想不去夏威夷也說不過去了。此時我心裡只有最後的幾個顧忌:家人、金錢和安全性的考量。想到要告訴家人我的瘋狂行徑就讓我心生害怕。我不知道該如何跟他們提起,加上這可是事關人命的人生大事啊!如果出了任何一點差錯,就會像被判下地獄一樣,不但家人不會諒解我,我也會很難諒解自己。金錢上的考量,當時我們倆的存款說多不多,大概只可以給付去夏威夷三個月生活及生產的開銷,但我還是擔心如果生產不順利要手術的話,龐大的醫療費用也可能會導致我們破產。

因為心理上對家人、金錢和生產安全性的顧忌讓我對於美麗的夏威夷和海豚興奮不起來,接下來的幾天,我和老公花了很長的時間討論細節並做好心理建設。

我開始整理思緒,從頭好好想一想整個懷孕的過程,從英國、西班牙到台灣。在下一篇,我將把在各國得到的孕期醫療照顧及心理歷程,一一闡述。

(本文改寫自「海豚之道」網站,原文〈夏威夷與海豚共舞的生產之旅 chapter one不可能的任務〉。作者為生產教育家和藝術家,參與海豚能量和水療癒(Watsu)工作。澎湖出生長大、熱愛海豚島嶼的女生,英國劍橋大學教育雙碩士。美國夏威夷海豚世代非政府組織創辦人,英國劍橋大學海豚人類連結生產教育家及瑞士德萊蒙(Delémont)溫柔生產顧問)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