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西班牙、台灣產檢三樣情~下決心赴夏威夷溫柔生產

by 盧郁汶

從剛懷孕之後去看的第一個醫生開始,他是我在英國劍橋念書時的主治醫師,因為已經是看過多年的主治醫師,所以很有親切感。他大概知道我的一些大大小小的毛病,所以還跟我話家常一番、很友善地跟老公問好。當他知道我懷孕的時候,很高興的跟我們恭喜一番,拿出一大袋的懷孕禮袋。裡面有詳細的懷孕手冊,大大小小的禮卷、生產說明、媽媽手冊還有懷孕禮金等等。醫生花了30幾分鐘解釋所有懷孕過程及注意事項,更很有耐心地回答我們所有困惑的問題,讓我感覺到心情放鬆很多。

盧郁汶與新生兒合影。盧郁汶提供

英國提供多元化溫柔生產選擇

英國的整個健康保險的模式很人性化,當你一懷孕並與你的個人家庭醫師聯絡,他們就會馬上免費分配一個專業助產士(Midwife)。她會常常電話聯絡關心你的狀況、定期到家裡幫你產檢,並指導很多懷孕的問題及教一些可以幫助生產的運動和生產的選擇等等。因此我接觸到比較多元化溫柔生產選擇,譬如在家生產及水中生產的另類選擇。我很驚訝地發現,原來在這裡生產,並不是只有單一的選擇,一般一定是到醫院生產。這些選擇好像聽起來有點奇怪,跟標準傳統在醫院產檯上的生產不同。但我聽說在英國很流行水中分娩,我有了一些好奇心。我開始上網查詢相關資料,到處問一些已經生產有另類經驗的朋友。高興地發現原來她們的生產經驗可以是不錯的,可以不用打無痛分娩也沒那麼痛,可以在家生產或水中生產,一切都是由你自己做主。

所謂的家中生產(Home Birth)是你可以選擇在家、在自己熟悉的、可以放鬆的環境裡生產,只要開始陣痛就可以打電話給專業助產士到家中接生,不用一邊陣痛還要一邊坐著車子顛簸、被折磨地送到醫院去聽好幾個小時,還有可能與即將臨盆的孕婦共處一房,聆聽哀嚎及大叫。因為在家中,不像在醫院裡的緊繃環境,可以比較放鬆,也可以聽音樂,想吃什麼就吃什麼。也因為心情可以放鬆,生產會比較快也比較順利。 另一方面的好處是,可以不用一直換產房、換床等等,可以在自己的床上生完就休息、不用住院,又可以跟剛出生的嬰兒馬上在家培養溫暖的感情。很重要的是,剛出生的嬰兒必須要跟母親在一起,最好是馬上哺乳,可以成功哺乳的機會會大大提升。反觀傳統的模式則是一出生,就立刻把嬰兒和母親隔離去量體重、作一些不必要的例行公事,然後讓嬰兒孤孤單單的躺在保溫箱裡,錯過這個嬰兒初到這個世界可以與母親培養感情的重要黃金時期。

專業助產士和我們印象中的產婆不同,她們是受過專業訓練並擁有執照的,在接生的時候會準備大大小小的用具,連氧氣筒、手術用具都帶齊全。當然如果你不是健康的孕婦或是胎位不正的話,她們就不會讓你在家生產,而會推薦到醫院剖腹生產,所以也不用擔心她們會誤了你的大事。

更棒的是水中生產(Water Birth),科學研究顯示因為胎兒本來就在羊水裡面游泳,所以生出來的時候如果也是在水中,同樣的溫度,對胎兒來說是比較好的轉換過程,胎兒受到的驚嚇比較不會那麼劇烈。加上泡著37度左右的溫水,有著像泡溫泉的放鬆效果。如果母體是放鬆的,那胎盤的運動就會更順利,因為產婦不緊張地讓產道全開,胎兒就可以更輕易的滑出產道。我好像發現新大陸一樣的開心,因為這些另類選擇正是我比較能接受的方式。我完全不能想像自己在可怕的傳統醫院裡任人宰割的悲慘畫面。

可惜的是,我當時並不想孤單地在冷冰冰下著大雪的英國待產。西元2010年冬天是號稱一千年來最冷的冬天,不適應這樣寒冬的我完全不想出門。可是每天悶在家裡又太不健康。於是,老公提議讓我們一起搬去他的西班牙老家馬德里,那裏有他的爸媽可以幫忙照顧又可享醫療費用全免。我想,如果不能親近自己家人,去親近他的家人又可以多花時間培養婆家的感情也很不錯。於是,我便在懷孕第五個月的時候搬到馬德里去住。我本以為西班牙應該像英國一樣先進,會提供一些溫柔自然生產的選擇。沒想到看完幾次醫生之後才發現,他們的制度跟台灣相似,沒有溫柔的專業助產士來到家中,只有冷冷的醫生幫我照超音波就要我趕快回家。

當時的我們為了辦結婚的文件忙得不可開交,每天都跑司法部、外交部、台灣駐馬德里辦事處等等去辦一些文件認證好登記結婚。忙了兩個月,原本以為可以在預約好的大日子結婚。結果到了當天才發現那個預約日只是送件審核,而審核的時間是大約八個月,等到我可以辦好居留證都不知道民國幾年了!我想這拖太久了,我的三個月歐盟免簽也快用盡了,總不能當非法居民還生小孩吧!所以我們就火速買了機票回台灣。

台灣健保制度令人驕傲,但友善的產檢環境在哪裡?

折騰了一番回到台灣,本來我對台灣的健保制度從沒擔心過,甚至還引以為傲。找了個家人有認識推薦的醫生就預約去做產檢。心想有認識的醫生應該會不錯吧!

萬萬沒想到,才在掛號的時候就被護士兇巴巴的問:「你的懷孕手冊呢?」

我疑惑問:「我沒有耶。什麼懷孕手冊啊?我剛從國外回來不太了解耶。」

這個護士連解釋也不想解釋就又問,「你今天是要看醫生還是產檢?」

我被這麼一問又更困惑了,「我今天是來看醫生也要產檢」。

護士白了我一眼,好像我是外星人似的,「那就是產檢,去那裏坐著等叫號」。

我心想,天啊!好沒人性的對待,好像我欠了她錢似的。進了看診室,醫生連什麼問都不問就要我躺著照超音波。

接著醫生就很制式化的說:「這是胎兒的心臟,有跳動,是女生,二十九周,胎兒體重兩千零五克。」接著就要趕人的樣子要我走。

我心裡一慌,趕忙問:「我才剛從國外回來待產,我不太清楚這裡的方式,我有很多問題想問。」

醫生很緊張的回說:「我沒時間回答,有問題出去問護士!」

隨即就叫下一位進來。我這才發現,原來這個所謂的名醫要在三小時之內看50個左右的孕婦或病患,平均每個人只有三到五分鐘。我一出門後看著兇巴巴的護士,想著如果要被當白痴一樣對待不如回家,我問也不問就離開了。

這樣的經驗讓我久久不能釋懷。這樣沒人性的對待實在跟我在英國的經驗差太多了,感覺上好像這裡的孕婦都被當作沒有自主性、沒有靈魂的機器人。整個懷孕的過程,在醫生看來就是很制式化的產檢;抽血、驗尿、照超音波等等。醫生不會在乎很個人的問題或協助處理情緒上的恐懼不安感。

於是,我開始搜尋台灣是否有水中生產的可能性。還好被我發現的確在台北有一家醫院提供溫柔的水中生產。我很興奮的預約北上去產檢,結果一樣的發現,要幫我接生的醫師並不那麼溫柔,同樣是制式化的機器人對待。全台灣只有兩間產房有水中生產的大浴缸,問的結果是,如果我要生的那天,剛好在我之前有兩個孕婦也開始陣痛要用水中生產的產房,那就輪不到我了。對於家住南部的我,原本計畫要為了水中生產去台北租房住個幾個月,結果也不能保證我可以水中生產,實在是大失所望!

這樣的結果更加強了我想要去夏威夷生產的決心。我也感覺到冥冥中已經註定,這些事件都有如順水推舟讓我走向這樣的決定。這決定也將會改變我以及寶寶的一生。

(本文改寫自「海豚之道」網站,原文〈夏威夷與海豚共舞的生產之旅-喚醒母體的力量 chapter two 決心(上)〉。作者為生產教育家和藝術家,參與海豚能量和水療癒(Watsu)工作。澎湖出生長大、熱愛海豚島嶼的女生,英國劍橋大學教育雙碩士。美國夏威夷海豚世代非政府組織創辦人,英國劍橋大學海豚人類連結生產教育家及瑞士德萊蒙(Delémont)溫柔生產顧問)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