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自我設限和恐懼感~與海豚共舞夢想成真

by 盧郁汶

命運的掙扎與夢想的交錯,讓我步向夏威夷與海豚共舞的旅程。我的情緒狀態一直在熱血沸騰實現夢想的高能量與害怕做出錯誤決定的恐懼感兩頭擺盪。

郁汶堅定自己的夢想,且相信自己的能力勇於赴夏威夷生產。盧郁汶提供

相信自己有自然生產的能力

負面能量一直圍繞著我,一直擔心這是我的第一胎,老實說,我不知道生產到底是不是一件艱難的事。印象中大家好像都形容得很可怕,所有我聽到的親朋好友的生產經驗都是血淋淋的,不是血崩、胎死腹中就是五馬分屍的痛。她們全部都是在醫院裡生的,痛得呼天喊地有些人掙扎了好幾天,且有些媽媽怕痛要求必須在脊椎上打無痛分娩針,但生完後有永久的脊椎傷害,還有陰部撕裂須縫合的,甚至有些是要緊急開刀剖腹的。我的這個選擇不但是遠離家人的照顧,甚至是如果有個三長兩短,家人的遠水也救不了近火。再加上,夏威夷沒有坐月子的習俗,那我生產之後的照料和復原怎麼辦?我越想就愈慌。這時候還好有勇敢大膽、相信真理、崇尚自然的老公在身旁。

他問我說:「你是不是不相信自己?覺得自己不健康?」

我想了一想:「我還真的沒有想過相信不相信自己的問題,只是看到別人的慘痛例子讓我無法很樂觀。」

這麼一回答才發現我的確是懷疑自己與生俱來的自然生產能力。

他說:「每一個母親的身體原本就具備可以自己生產的能力,這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了!所有哺乳類動物都是自己自然生產,好像只有人類把這個很自然的生命傳承的過程弄得最複雜。其實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母體都是可以自然產的,所以大部分只是需要接生而已。」

我這才恍然大悟,如果大部分的母體健康只需要接生就好,為何大家都要找醫生?其實這代表的是對自己身體的不信任及過度的信任醫生,以為只要有醫生就不會有問題。但是即使是有醫生,也不能保證百分之百不會有危險。

於是,我仔細的想一想,我的身體的確很健康,所有的產檢都顯示胎兒很健康,加上胎位沒有不正,怎麼想都無法想出為何我要懷疑自己,怕生產不順利的原因。

他問我:「你最害怕發生的、最慘的狀況是什麼?」

我回他:「我最最最害怕的是難產,小孩生出來就死掉!」

他又問:「是真的嗎?你覺得這可能發生在你身上嗎?」

最後,我才發現我的恐懼感只是一個很空虛的害怕,沒有實質的原因和事實根據。這樣的覺醒,把我的害怕清除得一乾二淨。當害怕的感覺清除之後,隨之而來的就是信心,我的直覺告訴我,一切不會有問題的。

老公看我似乎比較有了信心,馬上又打了一劑強心針:

「如果真的生產有甚麼問題,也許是緣分或天註定,我們都有一些人生的功課可以學習,就讓他順其自然吧。」

我很難為的說:「可是我想要這個孩子想了好久,真的不要有甚麼意外。」

他笑笑說:「害怕不能幫你解決問題,再不然我們還是可以再生一個啊!」。

嗯,沒錯啊!這告訴我的是,其實我們本身就具有再創造、再生的能力,但我們都忘了,我們不需擔心如果小孩沒了就好像世界末日似的。於是,我下定了決心,不管結果怎樣,孩子將是生是死,我都要去追尋這個夢想。如果萬一有什麼狀況的話,我們還是可以重新再來的!

爸媽出乎意料的支持,卸下心理重擔

這樣堅定的決心讓我勇敢地想要好好跟爸媽溝通,因為我心想傳統的爸媽應該不會接受這個大冒險。但我也做好心理準備,若她們不諒解或不支持,我們還是要堅持完成這個夢想。還好我不用提起,在美國簽證辦好後護照寄到家裡,就已經事跡敗露。

「妳們要去美國生小孩?」當嚴肅的媽媽問起的時候,我緊張地有點發抖,感覺上神經好像快要斷掉一樣,但還是故作堅強的回答:

「嗯,對啊!我們已經安排好了。」我想事到如此也沒什麼好隱瞞了,只好先承認我們已經把文件都辦好,表示已經不可能被阻止的決心。

這時的我們,真的只希望不要被大罵就好,但如果這個決定造成家庭革命的話,也得壯烈犧牲。還好爸媽心臟夠強,只問了一些現實面的問題:「你們去那裡,有人照料嗎?」 「你肚子這麼大,可以飛嗎?」等等。

媽媽居然還好像有點支持的說:「其實我們認識的人,也有去美國生拿綠卡,我還有朋友在做去美國生小孩的生意可以幫忙。」雖然我心知肚明,我去美國生小孩只是巧合,我在乎的是夏威夷的海豚,還是感激媽媽的愛心及想幫忙的心理。

我赫然發現,原來台灣很多人去美國生美國人的這件事,居然可以拿來當擋箭牌,就順勢的說:「對呀!美國護照很好用。」

我心想,我們的小孩已經有歐盟的護照,說實在的,不是很在乎美國護照,但想一想也不無小補。最重要的是,我們欣喜的發現,爸媽居然支持我們,媽媽還說他有認識的人可以幫我們。當然,在這時候,精神上的支持已經勝過一切。接下來,更美好的是,爸媽還給了我們一些金錢上的幫助,讓我們一連撇開兩個心理上的重擔。

堅持相信自己擁有完成夢想的能力

在尚未啟程到夏威夷前,我已經學到很多的人生功課。我學到的是,只要相信自己以及自己有完成夢想的能力,只要一直堅持,一定有機會可以達到。我能夠這樣有如神助地完成這一連串不可能的任務,給了我無比的信心去開始這一趟旅程。能夠踏出這個艱難的第一步,讓我發現,我常常被自已所設的限制以及人言而左右,導致裹足不前,無法堅持自己想要的生活。這次重要人生經歷的起程,讓我了解到夢想的實現好像看起來是很困難的,但其實是大多數是自己不願跨出那第一步,走出自己的設限和恐懼感。

這一趟旅程的啟程在於,學習如何走出自己認為不可能的設限、處理自己到陌生國度生產的恐懼、挑戰父母和社會壓力以及不害怕追求與眾不同卻又近似瘋狂的夢想。我感覺到自己的想法一旦改變,自己所處的現實環境也跟著變了,我的瘋狂夢想奇蹟似的一步步成真。

(本文改寫自「海豚之道」網站,原文〈夏威夷與海豚共舞的生產之旅-喚醒母體的力量 chapter two 決心(下)〉。作者為生產教育家和藝術家,參與海豚能量和水療癒(Watsu)工作。澎湖出生長大、熱愛海豚島嶼的女生,英國劍橋大學教育雙碩士。美國夏威夷海豚世代非政府組織創辦人,英國劍橋大學海豚人類連結生產教育家及瑞士德萊蒙(Delémont)溫柔生產顧問)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