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別女性寫給10年後的自己~我愛妳,我會照顧好自己,帶著妳往前走

by 黃欣琴

欣琴:

10年,我真不能相信,10年已經過去,妳已經70開外了!時間過得真快,這10年間,妳還像今天般精力充沛,每一天都忙碌,每一天都很充實嗎?妳的遭遇,是否如妳的想像呢?

時間稍縱即逝,把握每一分每一秒。photo credit:unsplash@Bill Williams

變性16年了,女生的生活,是否仍然非常愜意呢?妳的生活,是否仍然充滿滿足感呢?10年過去了,妳是否仍然像10年前的妳,活得沒有遺憾呢?每一天,妳有充分地利用嗎?每一個機會,妳有好好地抓緊嗎?時間稍縱即逝,希望妳都有好好的把握,沒有讓每一分、每一秒,白白的溜走。

「世界公民(編註:香港世界公民協會香港分部)」的情況怎樣了?妳年紀也越來越大,是否已找到接班人呢?阿熹、阿文、阿珩仍然樂助社群,還是已經心灰意冷,悄悄地退隱了?社群內的風風雨雨,是已經平息,還是變本加厲呢?我記得,當日妳苦口婆心地去教導社群的後輩,要努力長進,不要自滿,不斷學習,奮力向上,充實自己,竭力融入理想的性別生活,改變社會人士的奇異目光,背後卻招來被謔為「毒舌婦」的惡號。妳沒有因此而意興闌珊,沒有氣餒,繼續苦口婆心,循循善誘,引導後輩,真是非常佩服妳的毅力。

10年過去了,社會上的接納,社群人士的心態,是否依循妳的所願,大幅改善了呢?在妳們和社會上其他熱心人士推動下,性別承認法、反性別認同歧視立法(編註:性別認同法,是從法律上承認跨性別者的心理性別,現行的香港制度,做了變性手術,身分證性別改了,法律上仍是原生性別,沒有改變;反性別認同歧視立法,是基於一個人的心理和生理性別的認同有所偏差,而引起社會上的歧視性行為,予以法律保護),是否已經成了事實呢?

妳現在的家庭生活如何呢?妳仍然和媽媽一起住?還是搬往和天娜一起呢?如果媽媽還健在,今日已經近百歲了,要好好照顧她喔!天娜和妳都已經退出職場,妳們的平常生活,是如何過的呢?「世界公民」以外的其他義務工作,還有繼續嗎?年紀大了,記緊不要太過操勞,要好好享受生活喔!天台花園的種植計畫,是否已經實現了呢?如果實現了,可否告知,花園的設計,是怎樣的呢?花草之外,還有甚麼設備呢?天娜的女兒恩恩現在如何了?仍然醉心於為變裝人士妝扮嗎?她想出版的畫冊,是否出版了?若有,妳有出任她的模特兒嗎?反應又如何呢?

珮華仍然不願理睬妳嗎?變性之後,她一直不肯相見。偶爾給她短信,也懶得回覆。我得不到她的諒解,一直很沮喪,總希望有一天,能夠和解,做不成夫妻,也希望能成為朋友。又10年了,她是否有軟化了呢?當日面對著痛苦的抉擇,我們選擇了離婚,但超過20年的婚姻生活,情感是真摰的,總是希望有一天,大家能夠和解。這10年來,妳是放棄了,還是不斷再嘗試呢?我很希望,妳們現在是朋友,偶爾能約出來相聚,喝喝茶,甚至一起去旅行,重溫過去溫馨的生活。

凱麒仍然是不揪不睬嗎?他是很好強的,自尊心非常之重。他去了英國之後,關係本已變得疏離,大家溝通機會已經不多。之後,他知道了我變性的欲望,便完全與我割席(編註:斷絕往來)了。變性前兩年,我們已經完全沒有通過消息,偶爾家人們安排的相聚,他也會突然缺席。我是絕望的了,但朋友們都安慰我,說孩子年紀還少,總會有一日,他會了解到親情的重要,回頭相認的。10年過去了,他有回來嗎?他現在怎樣了?在哪裡工作?是否已經成家立室,有兒有女,讓我成為嫲嫲呢?我掛念他,但他還想與我相認嗎?想到他日百年之後,無人拜祭,骨灰盒旁冷冷清清的,雙眼便開始濕了。

請妳好好地活著,多點陪伴天娜。難得她也退下了,可以大家一起,靜靜地享受晚年的閒暇。妳要讓我每天都精神奕奕,妳要經常運動,保持身體健康。晚年最怕是疾病纏身,整日與藥物為伍,若是如此,長壽反而更痛苦。我希望妳住得好,身體健康和壽命長,見證香港往後的變化。我雖不怕死,但留著健康的命兒,去見證這大時代,也是我的心願。

我誠心希望妳未來的一切,是最好的。我會好好保護和保養自己,帶著妳往前走,讓10年後的欣琴,仍然散發著魅力,不讓原生女人比下去。我很愛妳!我們就在此約定,10年後見!

欣琴上

(黃欣琴,曾是資深專業人員,任職於國際金融機構的資訊科技部。8年前,她決定變性,失去了工作和家庭。無法再次覓職之下,轉往擔崗義務工作,主要從事社會服務,照顧長者、智障、受家暴傷害人士等弱勢社群。她並創立了世界公民協會香港分部,致力協助跨性別人士充權和更新,融入理想的性別生活,教育社會大眾,讓社會了解跨性別的真貌,以達至共融的目標,並爭取和維護跨性別人士應有的平等權利。香港導演許鞍華以她的故事拍攝完成《我的路My Way》)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