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在政壇頭角崢嶸,親善的育嬰環境在哪?

by 網氏

近日有兩則關於女性參政的新聞,一為日本東京都議員選舉結果於7月2日(2017)揭曉,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簡稱小池)率領子弟兵創立的「都民優先會」,在這次選舉中大獲全勝(見 東京都議員選舉 小池陣營大勝),小池的領導能力再次為全球女性參政寫下佳績。另一則是澳洲綠黨國會議員Larissa Waters(娜莉莎.瓦特斯)在議場問政時,公開哺乳,成為澳洲國會開放議場哺餵母乳的第一人,打開女性兼顧參與公共事務與育兒平衡的空間,(見 Larissa Waters breastfeeds her daughter Alia while passing a motion in the Senate 在國會提出議案的同時,娜莉莎.瓦特斯正在哺餵女兒),娜莉莎卻招來「作秀」的批評!女性相繼在政壇頭角崢嶸,想要兼顧育兒及職場紀律之間,究竟那條界線在哪?職場提供了女性哪些友善空間?

澳洲參議員Larissa Waters在議案進行中哺餵14週大的baby。Photo from www.news.com.au.

網氏上週召開編輯會議,編輯委員們聊到最近的時事,話題圍繞在日本女性參政典範小池身上。小池去年競選東京都知事時,遭到前知事石原慎太郎拿她外表做文章,嘲諷為「那個粉擦很厚的女人」,一度成為社會話題。就任知事後,小池標榜改革,推動都政透明化,力主大砍議員福利等政策,讓她廣受年輕世代的歡迎,甚至入選為美國「時代周刊」影響力百人榜。小池擊敗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所領導的自民黨,可望成為日本首位女性首相的熱門人物。

除了小池外,娜莉莎在議場哺乳的新聞畫面,近來也在社交媒體上廣泛流傳。因為是澳洲政府修法後,第一位開放在國會議場親餵母乳的議員,娜莉莎同時遭到媒體工作者「作秀」的批評,指她在進行議案討論時哺乳是一種「spectacle(奇觀)」,娜莉莎在個人twitter上不甘示弱,反駁說:「Breastfeeding is not “grandstanding”. It is not a “spectacle”.(哺乳非但不是嘩眾取寵,更不是什麼特殊之事)」。我們觀察到,社會一方面鼓勵女性親餵母乳,另一方面,對於女性公開哺乳這件事卻又視為隱諱之事。

女性的乳房被視為性的象徵,儘管是在哺乳,男性對性的想像便無限延伸。國會殿堂向來是男性為多的場域,被視為崇高、理性的空間,一旦在議場內出現性意涵的畫面,便挑戰了觀者的道德價值,澳洲的媒體工作者視之為「奇觀」,可說是出自男性凝視下的詮釋,也形塑出不友善的職場環境。

歐盟議會義大利籍議員 Licia Ronzulli開啟在國會育嬰的首例。翻攝自網路

議場內育兒或哺乳,娜莉莎不是首例,歐盟議會的義大利籍議員 Licia Ronzulli (莉西亞.羅祖利)即是開啟帶小孩上國會的首例。在台灣也曾有過熱烈討論。本屆民進黨不分區立委余宛如便曾在上任之初、去年三月間(2016)提案修法,希望能夠開放立委和政府官員可帶三歲以下嬰幼兒進入國會議場,就近照顧和哺乳(見 余宛如提案 立委官員可帶三歲娃進議場)。當時普遍的擔心是幼兒影響議事運作/職場紀律,卻少有人關照到媽媽為何需要帶著孩子進國會/職場?開放的意義究竟在哪裡?

開放國會/職場成為哺乳或友善育嬰環境確實有助於女性參政和穩定就業。和公開哺乳一樣,卻可能讓女性陷入雙綁的困境;因此,提供育嬰親善環境的同時,也要小心避免複製育嬰是女性天職的刻板印象。

我們認為,要讓使用者有選擇的彈性空間與權利,建立完善的職場育嬰親善環境的前提是,公共托育要普及化,也需要男女共同分擔育兒工作,使育嬰照顧不再成為女性被迫退出職場的壓力與困境。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