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陰道獨白」找到自己力量

by 謝貴樺

V-Day是個很奇妙的詞。對勵馨東區工作人員來說,剛開始V-Day是個「名詞」,一個壓力重於整座後山的名詞,一個想到V-Day就想到要演「陰道獨白」的一個名詞。

團隊動起來之後,這個名詞加上了形容詞:「疲累的」,儘管每位同事都曾觀看過「陰道獨白」,也知道劇中內容所描述的世界每一個角落的女性的故事,但固定的工作內容與V-Day籌劃同時進行,時間的壓縮與工作內容的爆炸,這時V-Day之於我們則已變成了不定期出現的疲累。

圖由勵馨基金會提供
2006V-DAY演出。圖由勵馨基金會提供

不過雖然累,但在不斷討論與分享的過程中,「陰道」在勵馨東區的辦公室似乎已變成「口紅膠、中午吃飯」等生活的日常用語,脫口而出已不再感覺羞赧或會遮臉偷笑一下,反而是直接且清楚地告訴對方與自己:「是的!我就是在講陰道!有什麼問題嗎?」就在覺得我們這些女人在性別意識上有極大成長,但在進入宣傳期時,「陰道」把我們拉回到現實生活,發現我們所謂的成長似乎僅止於在生理性別全為女性的東區同事面前,更大的難關是在面對非勵馨工作人員宣傳「陰道獨白」的開始,除了「疲累的」之外,更需要成為「勇敢的」。

但就在倒數演出的這一個半月,V-Day這名詞變成了動詞,除了擔任演員的同事們因台詞的熟練而更進入角色之外,幕後的同事也因更了解V-Day此機構所設立的內涵與欲幫助的對象後,對於手上堆積如山的工作更多了一份捨我其誰的使命感:不論身處何種時代,強姦與性暴力已成為戰爭的一種慣性武器;榮譽謀殺(似台灣的洗門風)是人犯了罪、企圖藉挽回家族榮譽之名但卻主要由女性來接受懲罰的一種不榮譽。藉著V-Day及「陰道獨白」我們也宣洩加諸於女性身上不平等待遇的憤怒,我們憤怒著「妳就算生四個女兒還是缺一張桌面」、「家裡的事都忙不完了妳還要回學校進修?」、「已經26歲囉,趕快結婚不然就變高齡產婦嚕」、「住過男生家裡的女生就是不檢點」……

性別意識覺醒的過程讓我們看見了過去不曾發現的加諸在自己身上的性別框架,也因為這樣的覺醒,重新看見一個不同的自己,一個「我可以」的自己,從中發現身為女性的我們其實擁有可以改變世界的力量,像是投身性別平權的倡議,透過V-Day加入全球「終止對婦女施暴」的行列!當妹妹與我分享:「姐,學校老師說我的笑聲太大聲,女生要端莊一點。為什麼我不能?我笑是因為我開心啊!」我看見了一個將在性別覺醒中發現並找到自己力量的女性。

在性別荒漠的台東還有太多要努力。儘管暸解了在不同時空背景所產出的社會價值觀,讓身為女性的我們釋懷了那些沿襲自過去加在身上的罪與期待,但暸解不等於認同,反而必須時時提醒自己︰別成為性別刻板化的幫兇,讓下一代背上不斷循環並包裝精美的性別束縛。女孩們,我們要看見自己、看重自己、儘可能的發揮自己,妳將會發現我們確實擁有改變世界的能力。

(作者為勵馨基金會性別平等委員會東區委員)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