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生命陷落到傳遞發光發熱的愛

by 陳貞君口述、黃瓊慧訪談整理

921地震滿一週年,我的人生921也開始天搖地動,婚姻、事業觸礁……頓時進入生命陷落黑暗期,一直汲汲營營的經營婚姻、事業,到頭來一場空。當時的我像槁木死灰般的絕望,不知該往哪去?某天在報上瀏覽到一篇描述與自己境遇相同的文章,從那篇文章中知道即將開辦支持婚姻受挫婦女朋友的治療課程。於是在臺北市東區單親家庭服務中心(簡稱東單)展開了將近5年的內在學習歷程;後來又接觸了靜心課程,啟動了更深的身心靈探索旅程至今已屆10年。去年(2015)開始從事身心靈分享工作,想到自己心靈探索旅程的啟蒙是源於「東單」,內在有個強烈聲音:應該要回饋了!回憶起當年的情景仍歷歷在目!

放下執著,讓自己快樂起來!photo credit:unsplash@Kalen Emsley
放下執著,讓自己快樂起來!photo credit:unsplash@Kalen Emsley

認知縱然婚姻失敗,也不能抹滅自己存在價值

無預警的被告知先生外遇後,整整一個月,腦子一片空白,吃不下任何東西,勉強進食,也如吃草般的沒滋味,還不斷地腹瀉,體重直線下降,難以入眠。我不擔心離婚,只有害怕,害怕就這樣漸漸地枯死。沒有告訴娘家的父母,也沒讓婆家知道,因為這椿婚姻是自己堅持並革命來的。礙於面子,礙於不服輸,外遇,這一劑不知何時可以停止的苦藥,我獨自吞嚥。

宛如在死亡的激流中浮沉,我只想找根浮木,免於滅頂。可能是菩薩垂憐,讓我在報刊中獲得「大老婆俱樂部」的訊息。我遠從中部來到中心,開始每週一次的課程。每次上課返家,我才有辦法進食、才能好好睡一覺。是這種奇蹟似的鼓舞,是不讓自己沉淪的動力,舉步雖然蹣跚,我還是一步一步走下去。團體課程中,老師的引導與學員的分享,讓我開始可以多面向地去思索問題,也漸漸擺脫往昔單向的思考模式,甚至建立起「縱然婚姻失敗,也不能抹滅自己存在價值」的認知。

但是對於「婚姻的去留」仍持續擺盪、痛苦掙扎,好似驚弓之鳥一樣敏感,小小事情不順,頭腦就起了「自殘」的念頭。第一次做傻事是被第三者來電告知先生的惡行惡狀,對於情感潔癖的我而言,實在難以忍受,於是把醫生開的安眠藥一次吞下,結果失去意識,一片空白了兩天,據說是因為親妹妹不斷來電親情喊話,才又活過來。

第二次,是到海邊想跳海結束生命,急欲擺脫日復一日情緒起伏很大的日子。那天是中元節,天氣酷熱無比,先吃了一頓大餐(當然食不知味,不想當餓死鬼而已),又寫了幾封遺書給父母、先生、兩個孩子,就來到熟悉的海邊,

無奈當天一群婦女朋友在採海菜久久沒有離去,我等了又等,心想著怎麼這些人還不離去,我不想被發現被救活啊。在等待的過程,突然想起課程中有位老師曾說「可以用一個儀式告別過去」,於是當下決定把遺書撕碎拋向大海,告別過往痛苦!

向障礙者學習的一堂課

但是儀式完成後,痛苦一點也沒有減少。我灰心的開車正想離開海邊時,馬路邊迎面來了一位身穿飄逸洋裝、撐著碎花陽傘的女人,映照著陽光的身影,非常的動人,但是走近看到她的樣貌,扭曲的臉龐,像極了「象人」 的臉,這一幕使我非常的震驚!為何其貌不揚的她,能這樣落落大方又自在的走在大馬路上?當下我突然頓悟,像我這樣擁有專業能力,也還擁有兩個聰慧的孩子的人,有什麼權利輕言放棄?從那一刻起,不論我再遇到什麼困境,再也不敢輕言放棄生命。

思索自己和先生的關係,越來越像兩條平行線般,沒有任何交集,也體認到自己所愛的男人不是這個共同生活18年的枕邊人,我愛的只是自己塑造出來的完美男人形象而已,幻想破滅了,歷經5年的糾葛拉扯,我終於決定放下執著,讓自己快樂起來!

期待還在婚姻大海載浮載沉的女性們,勇敢的追尋自己,並相信獨一無二的妳,無須再屈服於廉價的愛,妳是值得被愛的!

(作者黃瓊慧為台北市東區單親家庭服務中心主任)

觀看次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