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將故事說出來─如風

by 徐緩訪談記錄

多年前,在一場兩性教育的研習會上,有位男同志現身說法,我拿到一本介紹同志的手冊。會後上網站查資料,這才發現,原來我是女同志。

我在大學前都唸女校,有同學喜歡我,那時女校中很多人都這樣,誰喜歡誰,是很普遍的事情。

我高三時住同學甲家,跟她有親密的接觸。大學時,她逃家到台北工作,跟我同住。後來她被同事強暴後懷孕,就結婚。

我住處離她公司不遠。她帶孩子上班,我常過去幫她帶,並想辦法在一起。她先生愛賭博,有家暴,她為了逃避討債的人而離婚,帶了兩個孩子,又馬上被追走。她很有男人緣,從高中開始身邊的男人不斷,她在婚姻中就有人在旁邊等著她離婚,果然一離婚就娶她。

在甲同時和男人在一起的那幾年,我沒有嫉妒,也不曾有過吃醋的感覺,我認為那是兩個世界,她有男人,對我們來說,反而是一種障眼法和保護色。

我大學畢業後好多年遇到我先生,他的條件和我理想中的結婚對象符合,就跟他結婚,也藉此結束一般人認為的「不正常關係」。我自己解釋說,以前因為沒有男朋友才喜歡女生,結婚後,自己變「正常」了,焦點在小孩身上,對女生的感覺全沒了。

甲還會來找我借錢,我一點都不想碰她。後來看她再婚,經濟狀況還不錯,要她還錢,她翻臉不認人,當時也沒立借據。這幾年我才想到,她好像一直在經濟上利用我,她的收入少,同住時的房租都是我付的,加上借錢多次,竟然不認賬,我有種被利用的感覺。

參加性別平等研習會確認女同志

圖由徐緩提供
圖由shanny提供

和甲在一起時,我向人家宣稱我是她的姊姊。她弟弟去當兵時,他的女朋友跟我同住,我本能地喜歡她,主動找她,她也沒拒絕。甲知道後很生氣。我心想,妳可以跟妳先生在一起,卻不准我跟別人。

我原在貿易公司工作,後來考上高考到社會局。在辦公室裏特別喜歡女生,尤其長得標緻的,不知道自己的感覺為什麼那樣?有一次,在忙完後坐著休息時,眼睛對著坐在我眼前的一位漂亮小女生看得入神,自己都沒感覺,不知道看了多久。有工讀生對我說:「阿姨,妳的眼神很可怕。」我這才警覺到,要時時提醒自己,不可以這樣。

直到參加過研習會,接觸資訊後,才知道原來這是同性戀,之前都沒想到,也沒懷疑過。

我在網路上認識的第一個女友只有二十歲。一開始看到她的暱稱「勁松」,覺得怎有女生取這樣一個蒼涼又高傲的名字?她唸夜校,文筆很好,喜歡寫詩。我們互留電話、發簡訊,出現了曖昧的情愫。

婚後孩子出世。他上小學後,我和先生不合,不喜歡被他碰,開始抗拒,推他,他也生氣,我就逃避。後來分房睡,不在一起有七、八年的時間,不過生活上的互動還蠻正常的。

丈夫接受我的性傾向

我遇到勁松後,常常半夜講電話,雖然分房,他可以感覺到我在講電話,覺得我的行為怪異,以為我外遇,會偷偷跟在我後面。他回去跟他爸爸說他要離婚,因為我外遇。後來發現對方是二十歲女生,知道我喜歡女生,他可以接受,跟他爸爸說他不離婚了,反而他爸爸不能接受,從此不准我進他們家門。

他發現我愛女生後,開始去看書了解拉子,並和我一起討論,接受我的性向,因此我們打破隔閡,又在一起。

一般說來,他是一位標準先生,我遇到困難或挫折時,會一起出點子,幫我解決,尤其我出差時,他會帶孩子、做家事,讓我無後顧之憂。

不久前遇到我的伴。她先生意外過世,因為她心裏喜歡女生,覺得對他很虧欠,經過了十多年都走不出來。她在版上很低調,貼的文字不多,一個人很無助,獨自撫養兩個孩子,收入不高,身邊沒什麼資源,壓力很大。我們MSN了一段時間,有一天她說要來找我散散心,要我幫她找住的地方,我推說我有事,沒空接待她。她說沒關係,下禮拜好了,我沒辦法拒絕,只好幫她訂飯店。

她看起來很沮喪,我擔心她在飯店內自殺,心想,我是不是要早早到飯店看她是否還活著?如果真的自殺了,也能早一點搶救,到晚的話,可能就錯失救活的時機了。越想越害怕,就在凌晨四、五點時去敲她房門。她起來開門,嘴裏嘟噥著怎麼那麼早來找她,回去繼續睡。我坐在旁邊看她,心中開始幻想。

我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接觸女生了,腦中浮起「一夜情」的字眼,或許今天過後,就沒機會了,我對她的印象也不錯……

坐在那裏想了很久,決定付諸行動。一開始遇到稍微的抗拒,我一直以T自居,也以T待她,就在她的半推半就之下,讓她第一次接觸了女生。

非關T婆,重點在女女愛戀

其實她比較T,後來她以T待我,我也接受,有時候我主動時,她也可以。我至此終於明白,我喜歡的是女生的身體,不管什麼樣的情形都可以。

我們相隔兩地,平常沒有每天打電話,我去或她來都有,時間不一定,平均一、兩個月碰一次面吧!

我先生知道她。那天我天未亮要出門時,跟他說有個T住在飯店,我不放心,要去看一下。他想我也是T,覺得沒怎樣。我的工作時常要出差,家人習慣我外宿,所以藉著出差兼約會一點都不奇怪。一開始住她家,她的小孩發現後,發出反對的聲音,就不能再住了。

我們會有磨擦和吵架,也想過分手。兩人的背景不同,交談和思想上有落差,在觀念和做法上常有不同的地方,如果碰上我忙碌,情緒急躁時,更容易引起爭執。

雖然有這些不和諧,實際上她給我的心靈很大的安撫,讓我感覺很踏實,再也不會不由自主地對小女生盯著看。她很單純,不會偽裝,我不必擔心害怕她會害我,我們互相信任,彼此都覺得很安全。

我們吵架過後,都會和好,她沒自信,想法又悲觀,不敢對我有什麼期望。她曾問過我,為什麼願意再回去找她?「是不是因為我會滿足妳?」其實何必將感情說成那樣呢?

我們有規劃未來。我打算,不管有沒離婚,希望將來能找一個我們不認識別人,別人也不認識我們的地方住一起。或是這裏住一段時間,再換他處也可以,這是我們一起對未來的期望。

問我會不會離婚?可能會。

訪談當天有位年輕的T朋友小雨陪伴如風一起來,她們2人認識多年。下面是小 雨說的:

我們都交相同性質的朋友,一方面是因為身分特殊必須特別低調和小心,不能曝光,大家在一起,也算是一種保護膜,還有至少一開始的時候有共同的話題,比較談得來。我們在同一個網站上聯絡,真正發言的人不多,大部分都潛水讀文,暗中觀察,可能會私下留訊息。在現實生活中不可能交到圈內朋友,就是覺得某人是,不能去問,人家也不會承認。

網路開始後,交友的人大部分都從電子情書開始,從文章共享,在聊天室聊天,再到MSN交談。

當時我聽到一位朋友提到她認識一位四十幾歲的老拉,我對她的年齡很好奇,我的朋友都是和我年齡相近的,大我二十歲的人是什麼情形呢?又在年近「半百」時開始面對自己的性向,覺得很不可思議,所以就由她介紹我們認識。我們通信了一年多才見面,成為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One Comment

  • 可可

    我叫可可,今年43, 也算中年了吧。我有在一起14年的伴侶(她49嵗了),和一個七嵗活潑可愛的女兒。我們的日子很幸福,一點都不苦情,不知道是否該寫下我的故事。我們住在舊金山灣區,有自己的家,雙方父母有時會從亞洲來和我們小住一陣子,他們對我們的孩子都疼愛得不得了。20、30 嵗時和家裏的“革命”過程歷歷在目,但是我們現在能過自己想過的日子,也算是苦盡甘來。請問有這種故事的空間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