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滋防治的打更人 如何打動人心?

by 劉季蓁

不管處理什麼問題,都有正反兩種聲音會同時出現,尤其在性與愛滋問題上,它會顯得更敏感。

例如台灣紅絲帶基金會的講師總是直接和孩子談怎麼使用保險套,甚至當同學好奇時,也樂於講清楚男女保險套口交方法。為了避免誤會或過度自我想像,一定會準備示範教材,希望同學親自觸摸保險套、戴到替代陽具上,確定所學的衛生教育正確,也會準備油性潤滑液實驗保險套破損的過程。

這一套過程入校園之後會有兩種態度出現,一是「保守勢力的檢討」和「開放勢力的支持」,紅絲帶基金會即使再小心操作,也難抵衛道人士的教育論點。也許紅絲帶要謝謝愛滋病毒,否則哪有機會在學校清楚講「安全的性」。

「慾望實驗室」影片劇照。圖由紅絲帶基金會
「慾望實驗室」影片劇照。圖由紅絲帶基金會

然而只有保險套教育有問題嗎?其實「戴上」的那一刻問題更大。有男人說:「戴上就是我有危險、我是很亂的人,要不然就是我懷疑他有問題。」有女人說:「我如果叫他戴上就是我不相信他。」但從沒有人想過:「戴上去才真正衛生乾淨。」所以一切唯心造,但看個人怎麼想、怎麼看。

台灣紅絲帶基金會推動三年「627全民愛滋篩檢日」,曾經收到許多檢討與改革的論點。大致分成兩派,一派認為「怎麼可以叫大家出來驗愛滋,這個是隱私的問題?萬一驗出好多個陽性個案,誰有能力收拾後果?萬一造成許多家庭破碎怎麼辦?」但也有另一派說:「為什麼不在健康檢查的時候,就讓醫療院所順便驗一驗(不管個人知不知道)?趕快抓出誰生病了,趕緊處理這些人。」

前者認為愛滋篩檢可能導致個人生活崩解,後者認為篩檢的功能是維護社會安全。前者太忽視傳染病特色,後者又太過頭,大家看來只專注「愛滋後果」的恐懼,而沒有注意愛滋基本知識和自我行為的風險,全民愛滋篩檢日目的不在於人人出來抽血。

為了講清楚「627全民愛滋篩檢」,紅絲帶基金會從第二年開始就強調從知識開始篩檢、從行為檢查認識風險,不是人人需要血液篩檢,但風險行為者可由血液篩檢確認健康。這個活動再次提醒愛滋傳染從性行為、血液體液交換(例如藥癮者共用針頭和稀釋液)、母子垂直感染三途徑,乾的血液並不會傳染病毒,病毒的特性也不像其他空氣傳播的疾病那麼強烈(詳情請至「627全民愛滋篩檢日」)。

「慾望實驗室」影片劇照。圖由紅絲帶基金會提供
「慾望實驗室」影片劇照。圖由紅絲帶基金會提供

我個人常感覺愛滋防治很像電視古裝劇中的打更人,拿著鑼在深夜喊著「天乾物燥、小心火燭」,但從來不是引人注目的角色,火災時,出現大俠才佔得到觀眾的眼光。焦點在哪裡,捐款就在哪裡,如果只有失火家庭重視打更人,那打更的單位真的很難籌到打更錢。事實上推動「627全民愛滋篩檢日」就是打更的工作,它不會增加紅絲帶基金會的收入,反而支出大量的宣傳費用,幫助社會面對愛滋問題,愛滋防治確實敲鑼打鼓提卻很難得到回音。

紅絲帶基金會很認真地在打更,也四處尋求支持,終於讓硬派導演鄭文堂先生有回應。鄭導近期幫助紅絲帶監製「慾望實驗室」影片,希望幫助愛滋入校宣導的形式多元化,讓青年學子重新去詮釋性態度與愛滋問題,藉影片不說教的方式,讓重要的觀念潛植學子心中。

因為是第一次操作這類話題,無形中所有工作群也認識愛滋問題,鄭導表示:「如果都像紅絲帶基金會正面迎上問題,不拐彎抹角不迴避,台灣社會很多問題可以較快止血。」本片除歡迎電視媒體免費索取素材播放之外,也歡迎校園預約下學期「校園影片座談會」。同時也請您支持紅絲帶各項愛滋防治的任務,詳情請上紅絲帶基金會網站查詢。

延伸閱讀:

(作者為台灣紅絲帶基金會公關主任)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