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舊希望

by 司儀

在台北出生,住在台北,身為一個單身女性,常常讓我覺得自己比真實年齡年輕許多。

因為這個社會對於婚姻的狹隘想像,所以我目前單身;如果單單就「單身」這件事來說,對我可能還不算是個大問題,但是加上不公義的租稅制度、不平等的勞資關係與有心人士炒作房地產,我目前還只能住在原生父母的家庭中。這樣的狀況讓單身的我常常覺得自己還停留在16、7歲的年紀。

Photo by tanakawho
Photo by tanakawho

幾個月前的某一個晚上,在網路上多花了一些時間,凌晨兩點準備上床睡覺時,媽媽皺著眉頭、帶著責備的語氣告訴我:「妳不要這麼晚睡,明天還要上班!」頓時,我錯以為自己只有15歲;過年前,想要將自己的房間做一些改裝,我得尋求父母的同意、首肯才能請設計師到家裡來幫我製作新的傢具,那時我錯以為我只有14歲;過年時,親朋好友來家裡拜訪,對於我提出我決定不走入異性戀、父權制度下婚姻制度的想法,莞爾一笑,認為我的想法很單純、幼稚,等過幾年我說不定還會拜託他/她們幫我介紹伴侶時,我錯以為我只有13歲。

事實上,我已經32歲了。

身邊有些年紀比我小、工作年資比我少、生活比我單一得多的朋友已經結婚,她/他們卻可以完全掌握自己的人生,她/他們可以全權決定自己晚上要幾點睡而不需要跟任何人解釋、自己的房間和房屋要怎麼布置而不需要任何人同意,可以用討論的角度跟別人說出自己對於所有議題的觀點,而不會被視為是小孩子在尋求大人們的認同或允許。

女人常常不被認真對待,單身的女人更容易常態性地被視為不成熟的「半人」,只有結婚、生了孩子、當上母親後,甚至當上婆婆後才會被當成有自己想法與意見的人(當然,她的想法跟意見經常還是沒有男性長者來得重要,因此,應該算是¾人)。

本來兔年的新年新希望是許下「像兔子一樣健康有活力地過完一年」,我想我還是改回幾年前說出口時大家聽了都會覺得好笑的「世界和平、性別平等、社會公義」這一個舊希望吧,畢竟,這真的很重要啊!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