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戀流浪曲

by 包子

過年前幾天,還在台北上班的我跟媽媽用facebook聊天(我媽說她自己是科技人)。媽媽說,弟弟今天去流浪了。我愣了一下,嘎?什麼叫去流浪?媽媽才解釋,弟弟一早告訴她要跟朋友去走路,走累了就看看有沒有便車可以搭,不過還沒決定要去哪裡,也不知道會去幾天。爸爸知道後,還跟弟弟建議,可以先坐火車去台東,下車後再用走的,不論是山景或海景,都是很棒的視覺享受。

弟弟小我三歲,現在是某校美工系大四的學生,一直以來都是有些特立獨行並且會去執行一些瘋狂計畫的人,去年才將學校的孔子銅像用噴漆噴成非常夢幻的粉紅色(這又是另一段故事……),爸媽也因為他,不斷的將自己的包容度無限擴大,雖然出事的時候還是要扮演父母監督的角色,責備一下,但背地裡還是挺欣賞這個兒子的。有鑒於弟弟以往的紀錄,這次的流浪,倒是我想像得到、不意外的事。

在年節中女性比男性擁有更少的行動自主權。Photo by Hans
在年節中女性比男性擁有更少的行動自主權。Photo by Hans

這件趣事,讓我想起了某一年過年。那年,媽媽的工作是需要在放假時隨身帶著值班手機,才能在有個案求助時及時聯絡上。很不幸地,初一那天,她必須要去處理個案的狀況。還記得,那年阿嬤一直很不高興,為什麼媳婦沒有回來?就算爸爸解釋是因為工作,但阿嬤還是無法體諒,甚至還說這樣的工作乾脆不要做(老人家不知道社工的工作內容,也看不起薪水這麼少又這麼忙的社工)。

過年,一個家家團聚的日子,不論是大人、小孩,總是會被要求,不要趴趴走,要留在家裡,我也很習慣地,不敢在除夕到初二這三天安排任何的行程。連依舊單身的我,都被如此要求,更何況是已經結婚的女人?被要求要在習慣與家人團聚的日子一同去夫家,可能還要在廚房忙東忙西、準備拜拜的牲禮,就算不用幫忙,也得待在家裡。唉,好不容易的連假,卻被期待著做符合傳統文化的事情,而不能好好利用時間,安排自己的放鬆行程,真的是好可惜。或許,弟弟選擇在年前外出,來個「兩個人的旅行」,也是因為看破了過年無法出門的傳統吧!

當天稍晚,跟一個好友談起弟弟去流浪這件事,好友覺得有趣,也提議說,不然哪天我們也去流浪好了!我聽了附議,但心中冒出了一個測試爸媽的念頭:自認很開明的爸媽,對於孩子外出流浪、當背包客,會不會依舊男女有別呢?放心男生去冒險,因為男兒志在四方?不放心女生出外體驗,因為女孩子總是會有不肖之徒覬覦著?結果為何,就等我哪天外出流浪回來再告訴大家吧!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