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變女可可人兒

by 包子採訪整理

可可,一個可愛秀氣的名字,使我想起小時候某部卡通的主角。

認識她,是在一個小小的新朋友見面會,當時,只知道新朋友的名字以及她跨性別的身分。我帶著興奮又有些害羞的心情,坐在店裡,靜靜等待著。過了許久,迎面而來一個亞麻色中長捲髮、粉色T恤、牛仔短褲、黑色絲襪及短靴的女子,有氣色且完整的妝容,著實令我十分驚艷!這是個十足十的女人哪!已過三十大關的可可,歲月並沒有在她臉上駐足,或許是因為在美容業工作的她,有什麼獨特的保養秘方。我看著舉手投足都比我更「女人」的她,不禁想著,她的背後,藏著什麼樣特別的故事……

Photo by didi_wu
Photo by didi_wu

男兒身的可可,並不是大家認為很sissy的男生,她與一般男生沒什麼不同,打籃球、玩電動、罵髒話、打架,也有一群要好的哥兒們。只是,和大家打屁混日子的生活中,她隱隱約約感覺得到,自己,跟他們不一樣。那是一個對性的看法仍舊隱晦的年代,網路還要撥接,學校老師不教性教育,更不用談性傾向,她無從得知自己是什麼樣的人,更不曉得世界上有沒有其他人與自己一樣。直到,在電視上看到「紅頂藝人」。這是離可可生活很遙遠的一群,可是,當她在電視上看見他們,心中竟湧現一股悸動,她想,原來世界上還有這樣的人存在。

即便約略清楚自己的樣貌,但礙於生於傳統的家庭,父親年事已高且老來得子,為了不傷父母的心,也為了「盡孝」,可可努力偽裝盡量滿足他們的期待,過著長子兼獨子的生活:讀書、與朋友出遊,當然,也交女朋友,甚至為了給家裡一個交代,硬著頭皮去當兵。可可回憶起當兵那段日子,雖只有半年多的時間,但我想,那應該也足以在她的生命中刻畫下痕跡。可可說,她並不討厭與男人這樣親密地相處,畢竟從小到大從未刻意跟男生劃清界線,也有許多哥兒們。只是進了軍中,多了許多的時間去思考自己的人生,驚覺這並不是自己想要的,更不想如此毫無意義的浪費這一年。因此,新訓時鼓起勇氣向連長說明。跟長官談了自己是MTF(註:Male to Female 男變女)之後,很幸運的,連長隨即替可可安排了轉診,但不知怎的,後續心測及複檢總是陰錯陽差地錯過,還是得下部隊,而且還是澎湖離島籤,經過看診、心理測驗及公文往返,終於結束了總長半年多的兵役,轉為免役。該說是幸運嗎?過往我們聽到的案例都過於悲慘,可可這半年多的軍旅生活,聽起來挺愜意的,沒有任何欺侮或歧視,我想,除了遇到不錯的同袍與長官,可可本身好相處又積極的個性與氣質才是關鍵吧!

大學時期,尚在摸索自己性向之初,由於可可獨自租屋在外,她買了自己的化妝品及衣服,嘗試尋找自己舒適且滿意的模樣。雖然不怕被人看見,但也不是可以到處宣揚的事,所以總是低調地學習各種相關知識。一開始,媽媽以為這些是女友的,還一度認定自己帶女生回家亂來,為此發生了不少的爭執與責罵。沒想到,紙終究包不住火,媽媽知道了,將可可的化妝品、女裝成堆的當作垃圾往外丟,接著,無數的爭吵。可可說,自己是家裡唯一的男孩,當然知道爸媽對自己的期待,他也曾經嘗試過跟女孩交往,可是,自己就不是大家期待的那個樣子啊!人生幾何,不想痛苦度日!秉持著這個信念,加上幾段與女孩的戀情總有些缺憾,所以,可可在兩年多前,正式「出道」(註:以女裝生活)。

可可是屬於特別的一群──愛女人,不過希望是以女人的身分,而非男人。我天真地問:「一樣是愛女人呀,有什麼不同?以男人的身分去愛,不是輕鬆些嗎?」可可回我,是輕鬆些啊,但當自己在一段親密關係中被放在男人的角色時,她渾身不對勁,不是不夠man、沒有肩膀,而是那是一個扮演起來十分彆扭的角色,她期待的是,伴侶可以將自己放在女人的角色。是啊!我竟然問出如此愚蠢的問題,我遺忘了她有要以哪種身分角色被愛的權利。談天的過程中,可可並未細談如何與家人出櫃以及經歷的過程。只說了媽媽從完全無法認同,經過「只能偷偷在家穿,不能穿出門」,到現在,應該算是願意接受了吧。但我很清楚,這個過程,不是如此雲淡風輕,不論是可可,還是媽媽,都是痛苦且掙扎的。

「出道」兩年多,可可慢慢學習如何做個女人,梳妝打扮,也越來越熟練,若不仔細察看,其實看不出來可可是個男兒身。男變女,生活上有極大的轉變,出乎意料地,可可的朋友都可以接受,「我想,大概是因為不管是哪種樣貌,就本質而言,我還是他們原來認識的那個我吧。」可可如此說。女人模樣後,可可的工作都與美有關,每天面對來來往往的客人。我想起另一位常替跨性別發聲的MTF說過,自己的女性打扮,只要出門就是大家目光的焦點,帶著好奇、疑問、甚至是睥睨,這些不同的眼光,每每讓他回家後痛哭失聲,並且花費極大的力氣克服障礙。我問可可,有人認出來過嗎?可可笑笑地答,以前常常啊,三不五時有人直接大膽地問是男是女,若對方不是惡意,自己也會友善回應滿足大家對自己的好奇;若帶著鄙視眼光,也別期望會得到好的回應。而且啊,自己早有心理準備,剛開始化妝技術不夠好,身材不夠女人,一定會被路人在心裡頭指指點點,但是,已經決定要當回讓自己最開心的模樣,所以這些都不在乎了。不過呢,有不同的聲音,代表自己還有進步的空間,才會鞭策自己要越來越好。呵,這就是可可,柔性的外表下,隱藏著堅毅、好強、不容被侵略的心。

後記
寫著可可的故事,過程中總是勾起我的許多經驗及想法,不得不停下書寫的腳步。

我的自我認同來得晚,在大學畢業後。那二十多年,我過著異性戀的生活,直到前女友的出現,我才明白,原來我也可以愛上女人,而高中對於姐妹淘的佔有慾,某種程度則是愛的表現。我回想起與好友出櫃的過程,必須接受許多的疑問與質疑:妳確定這是愛嗎?妳確定要和她走下去嗎?妳不會想結婚生子嗎?妳有考慮過爸媽的反應嗎?我該慶幸,提問的是我的好朋友們,他們是真心的想要協助我釐清自己,而不是其他單純好奇的不相干人士。瞭解自己的過程有時是帶著痛苦的,像剝洋蔥一般,將自己一層一層扒開,看見的不是光明,而是另一個可能必須隱藏一輩子的自己。這一切所引起的悲觀偶爾出現,有時也讓自己自私地想,這是我的人生啊!為什麼我必須這樣解釋自己?但,人生沒有如此簡單,是吧。

對於向父母出櫃,可可並未著墨太多,或許過程太過煽情,也或許難以一言道盡,但總是提供我一些與父母出櫃的想像空間。我尚未走到這一步,帶著驚恐、害怕、擔憂,在不確定他們的反應之前,我毫無勇氣行動。

回到可可,雖是輕鬆的聊天,但我從她身上學到許多。我佩服她勇於掌握自己的人生,面對外界挑戰,甚而將別人的質疑化作讓自己進步的動力。希望可可的故事,可以藉由網氏,讓更多人看見這個族群,也讓這個族群的其他人在未來走得更好!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