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父親節特別的禮物

by 小不點

「爸爸」這兩個字,對我來說,是熟悉又陌生的字眼,從課本上理解、學習到「爸爸」兩個字的認知,但心裡從來不覺得我有過爸爸,而「父親節」是我自長大有記憶以來,每年最討厭過的節日,好希望有一天可以開始不用慶祝父親節,也不用煩惱到底要怎麼跟爸爸互動和慶祝。

或許是爸爸職業的關係,一年365天,在家的時間,加起來可能沒有365天的一半,隨著我越長越大,每次只要遇到爸爸在家,我便覺得渾身不自在,覺得家裡多了一個我很不熟悉的人,即便他是我爸爸!還記得,平日爸爸不在家時,全家人晚餐完畢後,本來都會坐在客廳一起看電視聊天,但每遇到爸爸回家的晚上,結束晚餐後,沒有人會留在客廳和爸爸一起看電視,當時雖然年紀還小,但是可以感覺到爸爸其實好孤單!但是我就是不敢靠近他,很怕莫名的被臭罵一頓!很渴望但是又害怕真正和爸爸單獨相處或是互動,對我來說,爸爸是個陌生人,而我渴望和爸爸輕鬆相處互動的心情,並沒有隨著年紀的成長而減弱。

Photo by stevendepolo
Photo by stevendepolo

記得小時候,爸爸曾經下廚要煮晚餐給我們吃,當時正在煎魚,但忽然有事要他處理,結果魚煎焦了,爸爸還很可愛的說::「糟糕!魚燒焦了,焦的東西吃起來對身體不好,如果真的都焦到不能吃了,那就不要吃,下次再煎好了。」當時忽然覺得我認識了不一樣的爸爸,是一個讓我沒有害怕而願意跟他靠近的爸爸。又有一次,我國小生病在家休息,難得爸爸也休假在家,因為生病嚴重,只能吃白稀飯,爸爸拿了鍋子在瓦斯爐上面開始煮稀飯,也不知道是不是爸爸太久沒有下廚了,竟煮過了頭,等發現時,鍋底都燒焦了,爸爸又說:「稀飯燒焦了,你吃上面的就好。」我當時好感動,第一次有被爸爸照顧的感覺,雖然吃的是燒焦的稀飯,且爸爸仍然繼續忙他的事,而我被晾在一旁吃稀飯,但那是一種難得的小小幸福。念大學時,爸爸仍愛下廚,不時的會跟我說他最近又煮了甚麼菜,要我有空去吃,雖然口頭上都會敷衍的說:「好啊,找時間再去給你請。」但心裡往往都是不太願意和爸爸見面。因為從小打從心裡就覺得沒有這個爸爸,更或許是因為父母婚姻關係的改變,加深了我對爸爸的厭惡和距離感吧!這種矛盾的心情,即便現在已經畢業、開始工作,過了這麼長的時間,始終沒有完全消失過,陌生感讓我對於真心答應爸爸的邀請,是件好困難的事,但其實內心仍充滿著期盼與爸爸靠近的渴望。就如每當我在公車或是火車上,看到爸爸和女兒那親密的互動過程,往往讓我羨慕,但也往往讓我紅了眼眶,而心裡是有多麼的渴盼想要那種互動方式,卻好像永遠無法有過。

記得上了大學後,在某一次的家族聚會場合中,聽見爸爸向周圍的人說:「我大女兒在念某某大學的某某系喔!」爸爸的眼神中充滿得驕傲,但我心裡當下覺得很丟臉,覺得自己念的不是明星大學,而且還是重考上的,可是,心裡又有另一個感覺是很開心的,終於有人不會因為成績去在意我這個人是不是好的,心裡是另一種小感動。

長大了,我仍然不知道該用甚麼方式去和爸爸互動,即便我現在已經是一位社工,但也是因為長大了,我漸漸感覺到這些年爸爸想要跟我們靠近,但又靠近不了的心情和努力;到了適合交男朋友的年紀,爸爸在電話中,不時的會問:「有沒有交男朋友啊?」畢業了,開始工作後,爸爸會問:「工作還順利嗎?習不習慣呀?」天氣多變,爸爸會說:「多穿一點喔,才不會著涼感冒。」知道我身體不好、有時候容易心不安定,會用email傳一些資訊給我參考,或是msn跟我聊天,關心我,告訴我照顧身體的方法,但我這個女兒卻經常不領情,常常就應付回答幾句:「喔,好,謝謝爸爸,我知道了。」其實,有時候覺得還滿對不起爸爸的,我的這些回應,應該讓他很傷心吧!但對於要輕鬆的跟爸爸相處互動,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這幾個月在台北工作,感覺到爸爸對我的擔心,很擔心我生病,擔心我吃不飽,有一天,他跟我說,他要幫我做幾道菜,然後送到台北給我,讓我可以幫自己的便當加菜,我當下好感動,興奮的回爸爸說:「好啊好啊!那我可以點菜嗎?」爸爸笑得很開心說:「好啊。」還開菜單給我選,雖然最後爸爸因為有事耽擱,至今還沒有吃到爸爸要幫我準備的菜,但是當時的互動過程,感覺有因此和爸爸的感情距離靠近了一點,而且,我很想跟爸爸說,我其實好喜歡吃你煮的菜。

今年的父親節,對我來說很特別,因為一個特別的機會,讓我重新去看見我和爸爸的關係與互動,原來,在過去的生活裡,曾經有過這些特別且讓我感動的經驗,過去曾經對爸爸有的渴望和期待,以及身為一個女兒的任性,似乎有種被重新定義的感動;而想靠近但又不知道如何靠近的心情,是一種矛盾和掙扎,但我相信一次又一次的看見與發現我和爸爸的關係,一定可以越來越靠近。今年父親節,我很真心的和爸爸說:「爸爸,父親節快樂!我很開心成為你的女兒!謝謝你這些年來願意包容我的任性!我愛你!」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