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成就女人

by 星月

我是戰後嬰兒潮出生的外省第二代,爸爸是空軍飛行員,民國38年和媽媽在上海結婚,蜜月還沒度完就倉卒隨政府撤退來台。爸媽的至親都留在大陸,因此,他們把所有的親情都給了隨後在台出生的四個子女。我是老大,雖是長女,卻幸福地承載著爸媽的厚愛和重望,順利讀完大學踏入職場,按照爸媽的期待也是自己的願望,努力在專業領域施展抱負,同時也水到渠成地和愛情長跑數年的男友結婚了。

公婆是閩南人,只比爸媽早了四、五年來到台灣,觀念和生活模式卻大不相同,家中男尊女卑的現象令我非常驚訝!婆婆每天依照公公的喜好和要求審慎料理三餐,幾乎每餐都是最後一個端著熱湯上桌、第一個趕著收拾殘渣碗筷下桌的人。我很心疼婆婆的處境,也就理所當然卻又不十分心甘情願的和她在用餐上「同進退」,因此,我們倆吃的魚是家裡男人啃剩的頭和尾巴,我們倆夾進嘴裡的菜和肉是男人筷子翻攪數次後殘餘下來的。每天做飯和吃飯,竟成為家裡女人最受屈辱的苦難。

婆婆在60幾歲就結束了悲苦遠多於歡樂的一生。她的離世,帶給我很大的省思!一個女人,扮演多重角色,掛戴不同的面具,在愛和責任的沉重負擔下,自我真的需要埋葬得如此悽慘嗎?女人婚後究竟該如何在婚姻、家庭中如何更有智慧地安置自我、成就自我,同時也安置家人、成就家人?一個女人,如何在婚後繼續發展一個身為「人」、和男人相等的生命價值和意義?

多年來我不斷追尋這些問題的可能答案,並藉著在生活中大膽嘗試各種可能性,不斷的實驗、修正、實踐,終於我漸漸看到了女人生命多樣性中不同色彩的美妙,每個色彩都能豐富生命的內涵和價值,而貫穿其中最重要的主軸就是無條件的愛(先愛自己,再愛家人)、信任和包容。

photo by geekinmedia

婆婆認為愛是有條件的,所以必須藉著犧牲自己、滿足家人的要求去愛家人,並認為家人也會因此而愛她;因為對家人不夠信任,擔憂、疑慮接踵而來,即使是芝麻綠豆大的錯誤或瑕疵也無法包容,結果關係緊繃、疏離,家人只能認定女人在家的單一價值。

曾幾何時,呱呱落地的兒子也長大成人了;當俊俏的兒子和他心愛且共許終身的女友完婚,那個大女孩第一次叫我「媽」的時候,我頓然感到天旋地轉,百花齊放,四周充滿哈雷路亞的聖樂響徹雲霄!真是不敢相信哪,那個別人家養大、出落得健康美麗又調教得這麼優秀的嬌嬌女,竟然稱我為媽!我之前什麼辛勞都沒有付出,就撿了一個現成的窈窕淑女當家人啊!當下,我感動得對自己許下諾言,一定要珍愛並且盡力成就這個年輕女孩的可貴生命。

媳婦很懂事、很窩心,雖然「想當然耳」大多數是我──這個典型的現代婆婆──遷就她和兒子的方便,不跟下一代計較太多。這種舒適自在的互信關係,使得媳婦很能跟我談心裡的話。有一次,媳婦有感而發的說:「媽,前幾天我和幾個已經結婚的好朋友聚會聊天,大家都覺得我們這一代做媳婦的還蠻幸福的耶!」

我眼前這個可愛女孩眼裡閃著光彩,甜甜的對我邊笑邊說:「她們的婆婆就跟馬麻妳一樣,都很懂得包容、尊重,我們可以完全做我們自己!」

我的心中升起帶著紅紅愛心、揮動翅膀的小天使。就是祂,多年來不斷用愛指引我,激發我內在的智慧和勇氣,幫我堅定地用自己的方法走自己的路,一路品嘗生命的豐富和美好,才能懂得生命的價值是在發展並成就所有的生命。照媳婦這麼說,這樣的小天使還存在我們這一代不少女人的心中喔!

媳婦繼續說:「還有一個朋友說,你們戰後嬰兒潮的女人最委屈了,以前當媳婦要聽婆婆的,現在當婆婆要聽媳婦的,就像大海納百川,你們本身看起來都很自在很豐富耶!」

心中升起的小天使朝我眨了一下眼,紅紅的愛心突然發出光芒,不斷的閃爍……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