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干她的屁事──入門篇

by 林小混

久聞嬰兒的肌膚比成人嬌弱許多,而紙尿褲的花費又多麼驚人云云,為了尋找經濟實惠的紙尿褲品牌,懷老大後期,我一有空就逛各大母嬰討論區,將關鍵字中凡有「尿布」、「尿褲」的文章,都翻出來讀。

「請推薦好用的布尿褲」,什麼?這年頭還有人在用布尿褲?眼前閃過美援時代小孩屁股套著布袋的黑白畫面,袋上還印著大大的「USA」字樣。

好奇心驅使,我還是點進去看了。這一看不得了,布尿褲可愛的花色多到令我眼花瞭亂,有國產、進口、DIY的,連種類、質料都有好幾款,我腦海中那「又臭又醜又重」的刻板印象立即一掃而空。

懷著「純欣賞」的心情繼續閱讀相關討論串,因布尿褲的使用者相對少,通路也沒那麼普及,不時有新手在版上求救、求助或(求饒)兼拍賣布尿褲,有人放棄了,又有不少前仆後繼者。突然,「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免費到府教學,我住○○」,那不就在我家附近嗎?儘管網友「捲媽」是回應給發問者,但卻激起我心中不小漣漪,忍不住心跳加快,想著:或許我也可以試試看?

緊張又興奮地留了言,沒想到馬上就收到回覆,於是很快約定時間,由我下班後順路到這位「捲媽」家找她。

捲媽是一位辭職在家帶兩個女兒的年輕媽媽,因她表姐先使用布尿褲的關係,兩人志同道合,合購了不少布尿褲給小孩使用。她很熱心地示範、分享,還大方送給我幾件尿布及尿褲帶回家試用呢!

拎著滿滿的愛心回家,老公對我的恆心存疑,幸賴以前也使用布尿褲的婆婆非常支持,隔幾天還央請公公買了好幾塊大紗布回來,由小姑裁縫成一條條紗布尿布,幾乎全家人都動員了,看來我的布尿布之路是勢在必行了。

不到一週,安安出生了,從她出院返家當天,我們就興緻勃勃改用布尿褲。

一開始不太順利。

豹紋布尿布。Photo by 林小混

還記得第一次面對安安換下來的尿布,綠黃色的便便在水盆漂浮著,整間浴室瀰漫超濃的阿摩尼亞味,讓我很想奪門而出,小孩只喝奶怎麼排洩物會這麼臭啊?但因堅持小寶寶的衣物不進洗衣機,於是,沒準備手套的我,深吸一大口氣,徒手開始搓洗尿布,真正明白什麼叫「把屎把尿」。

另外,因少了紙尿褲上的尿濕顯示功能,我每隔一兩小時就會去摸摸看,有時尿布乾到一滴尿都沒有,有時則整件尿布沉甸甸;最誇張的一次是,安安的下著全濕透,尿還漏到嬰兒床上,簡直就是「泡」在尿裡了,我歉疚地馬上抱起她直說對不起。

原來每個孩子的尿量、喝奶量、消化吸收能力都不同,加上布尿布的材質、吸水量也不一,所以間隔多久更換並沒有固定答案,原則上是小孩剛喝完奶後或睡前,尿量會偏多,所以要包厚一些或提早一點更換(雖然便便太稀且量多時,還是難免發生「土石流」災情,但紙尿褲何嘗不是如此呢?想想我們用衛生棉的經驗,就更能感同身受了)。

算算日子,老大已經使用布尿布2年半,老二也自滿月起使用至今9個月,而我的手洗堅持,早在回到職場後,就在體力與時間都嚴重短缺的現實下宣告解散,現在除了特別需要處理的之外,一天份的布尿布(褲)統統在睡前集中到袋裡交給洗衣機就好;最大的成就感就是,以往垃圾桶每天都被鼓鼓的紙尿褲塞滿,如今只要三四天清運一次即可。使用布尿布,不僅是對環保盡一份力,連荷包也會大大鬆一口氣呢!

儘管我用布尿布的功力不比捲媽,可以連晚上睡過夜及長時間出門都百分之百用布尿布,但老二兔寶已進階到穿布尿褲去打預防針。憨憨表情配上屁股那左搖右晃的狂野豹紋,逗得醫生護士都忍不住笑出來,因為想多看幾眼而檢查得更仔細;布尿布還曾發揮「尿療」的效果,將兔寶舌頭上惱人的鵝口瘡清除掉,還她漂亮光滑的粉紅色呢!這也算是使用布尿布的另類收穫吧!

瀏覽更多小混的文章: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