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也哈過日

by Asian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每當我操作著水管工人在水管世界裡馳騁鬥勇的時候,就是小學每次大考結束的時候。那時任天堂的紅白機(家庭遊樂器),可以說是占據我整個童年記憶的重要代表。我的紅白機是小學四年級的某一次考試考滿分的禮物,正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嘛,而之後每次考完試後的獎品自然就是任天堂的遊戲卡匣了,後來我們幾個有紅白機的同學大家越走越近,我還曾經專程到朋友家去借卡匣回家玩,儘管日文看不懂,但我們還是相互幫助破關,在我童年的印象裡,紅白機可說是我第一次的哈日記憶。

升國中後,七龍珠、小叮噹、聖鬥士、城市獵人、灌籃高手,依舊成功地佔領我的世界,那些由「道具」、「穿越時空」、「縮小放大」、「能量波」、「小宇宙」等光怪陸離且熱血只知道往前衝的圖像世界,成功地打造出,那個「課業不好」、「對現實不滿」、「始總覺得在規律生活中屈就」的自己逃避責任的去處。而那些角色說過的話、做過的事,我記得的、認同的甚至比那時國中班導師對我的諄諄教誨還多,例如:《灌籃高手》裡的櫻木花道曾很遜地被十幾個女生拒絕交往,但因為我國中念的是男校,連一個告白的對象都沒有!所以那時還挺羨慕他有十幾次失敗經驗的說,後來看了《神劍闖江湖》,主角劍心的師父說「天才,就是做什麼事都要出類拔萃」,那時讀到這句話心裡第一個念頭就是,也好,很早就認清自己不是,也不是壞事;總比自欺欺人來得好。

長男、任天堂の星のカービィに釘付け. Photo by masayunkig

升上高中後,第一次過橋進台北城。第一個週末就跟同學要到保齡球館去見識見識,後來打了彈子房也去唱了KTV。那時衛視中文台的八點檔日劇正夯,一下子除了香港四大天王、台灣的四小天王,女生又有了日本的SMAP可以崇拜。後來在念書的時候才回想到,那時九○年代的《東京愛情故事》、《長假》、《101次求婚》及《東京仙履奇緣》總是吸引我乖乖回家,那是我們第一次知道連續劇原來可以只有10集,而且差一集真的就會差很多,場景不但羅曼蒂克,對白更是經典,在《長假》裡,山口智子對木村拓哉說,「遇到不順的事情,就當做是神明賜給你的長假吧」,這句話我到現在一直記在心裡。或是剛談戀愛時,對於《戀愛世代》裡的那句話,「喜歡的話,就要直接說出來,老是做不必要的矜持是捉不到幸福」特別有感覺,而逼不得已要離別時,耳邊也始終迴盪著《東京愛情故事》裡的鈴木寶奈美演的莉香說,「人的一生不是那麼容易就能談戀愛,所以我很珍惜那時我們的感情,就是因為有過去的我,才會有現在的我,所以我可以理直氣壯地對自己說,我所做的一切沒有白費」。

第三次哈日經驗讓我認識了第一位偶像-中山美穗,美穗為日本八○年代著名的影歌視三棲玉女明星,現在想想她那時在日本紅的狀況,大概就是類似香港的周慧敏吧。那時我們中學生去西門町都很流行買一種護貝過的小卡,也就是所謂的明星照。每張的尺寸大概就跟即可拍相機的照片差不多大小,一張賣十元,內容大概就是偶像明星新專輯的封面、或是寫真集的內容又或是他戲劇演出的劇照;現在想起來這應該就是所謂的「照片翻拍」,故在那個著作權很混淆的年代,我為了追逐明星美麗的身影,也無可奈何的參與了盜版王國的事業。

剛剛翻了翻我的舊物箱,那裡面大概有500多張美穗的照片,就憑這一點;我想我應該夠格是一個忠實粉絲了吧。當然她的每一部戲劇作品我都看過,而其中印象最為深刻的就是1995年她以短髮造型出現的電視劇《全為了妳》和電影《情書》,《情書》還是高中第三年跟那位每週南北通話的女友看的(請參見拙作〈那時是個純真的年代〉)。而現在,美穗結婚了有了小孩,選擇隱居在法國;很湊巧地那年和我一起看電影的女孩也是如此,我的人生因此和美穗在現實中有了一個交集,就因為如此,在我心裡,她至今仍是獨一無二的。

想了解更多Asian的故事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