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慾火山灰──三十年情慾否定和壓抑

by 許淑屏專訪

陳嫂今年62歲,守寡整整30年,一手把兩個兒子帶大,如今他們都成家立業了。老大「小柏」事業和家庭一帆風順,相差四歲的老二「小仲」卻常出差錯,不時讓陳嫂傷腦筋。儘管如此,陳嫂絲毫不抱怨老二,反而把一切歸咎於自己和命運。

陳:「我先生殉職的時候小仲還不到兩歲,他對爸爸一點印象都沒有,不像哥哥小柏,保存了很多對爸爸的記憶。我先生是個好男人,更是好爸爸,小柏到現在還記得爸爸穿軍裝的樣子以及他講的幾個故事。小柏心裡有爸爸的影子做為男性表率,小仲卻完全沒有,而且,小仲的童年是在我們最混亂困苦的階段度過的……我一直對他很心疼!」

陳嫂32歲那年,擔任軍職的丈夫在一次意外中因公殉職。當時她為了5歲和1歲多的兩個孩子,強忍住內心的驚慌、錯愕和傷痛,咬緊牙關強迫自己堅強的撐起這個家。

陳:「聽到噩耗的那一剎那,好像一跤跌進地獄,全身有烈火在燒,心陣陣絞痛和酸楚,眼前一片空白,腦袋整個茫然。可是在小柏、小仲面前,我沒有掉過一滴眼淚,我不斷告訴自己必須開始表現得很堅強,像他們的爸爸一樣。」

靠著撫卹金,陳嫂自己省吃減用,對兒子的衣食、教育和娛樂卻從來沒有比雙親家庭少。

陳:「我要讓孩子感覺到,我們家雖然沒有爸爸,卻也一樣是個幸福家庭。」

30年來,陳嫂母兼父職,把所有心力投注在孩子身上。兩個兒子長得高大壯碩,都是灌籃高手,又會彈鋼琴,能文能武,一直很有異性緣。陳嫂不希望兒子濫交女友,從國中就很注意他們的交友情形,老二出過一些小狀況,可是後來他們在大學結識了不錯的女孩,陳嫂就鼓勵他們定下來,當完兵找到工作後就結婚了,跟一般同儕比起來算是早婚的。

陳:「我覺得成家立業嘛,當然是先成家後立業呀!有一個家才會有責任感,心也才會定下來,好好衝刺事業。再說,也算給我先生一個交代,兒子也有另一半共度人生了!」

陳嫂這番話簡直像從另一個角度剖析自己,對家庭有責任感,心定下來,為明確的目標全力衝刺。然而,30年來一直沒有另一半共度人生的陳嫂,是怎麼走過來的?不會孤單、寂寞嗎?不渴望戀愛嗎?身體對性有需要、有慾望嗎?怎麼克服這一切呢?

陳:「這些嘛……」

陳嫂的眼睛看向遠方,彷彿掉進深遠的時空。她緊閉雙唇沉思良久,才悠悠的繼續說……

陳:「不瞞你說,30幾歲結過婚的正常女人,怎麼會沒有那個需要和慾望呢?先生在的時候,我們性生活很頻繁,我是生完老大才開始真正喜歡做那件事,我們很恩愛,就在恩愛的最高點,他突然走掉了!這連『殘酷』兩個字都不夠形容!我夜晚非常煎熬,沒辦法入睡,好幾年得靠安眠藥度過……」

沒有想過再談戀愛、結婚嗎?

 

Volcanic Ash Sunset. Photo by gustaffo89

陳:「跟先生那麼恩愛過,總覺得身體是他的,怎麼能再讓別人碰呢?自己是結過婚的女人,也不敢想其他男人,更別說談戀愛囉。帶著兩個兒子也會有很多顧忌,以前有什麼張叔叔、李伯伯跟我多說幾句話,兒子就會在中間吵鬧搗蛋,結果不是我草草放棄就是別人急忙打退堂鼓了。」

陳嫂是三、四十年代出生的女人,在父權社會下成長、受教育,揹負三從四德的沉重包袱,認為女人結婚之後身體屬丈夫所有,壓抑自己的情慾,不僅是身體,連感情也不得有絲毫逾越。

那麼,生理慾望來的時候怎麼面對和處理呢?有用過情趣用品像按摩棒或跳蛋自慰嗎?

陳:「自慰……頂多是用手啦!跳蛋?沒用過,不敢吧~被兒子發現多糗啊!我自己也不好意思用,會覺得怪怪的!我們這一代我只聽過男性自慰,沒聽說女人自慰。我身體的慾望就被我一直忍耐、一直強壓下來。以前和先生做那個事,常感到自己的下腹部好像一個活火山,有熾烈的火燃燒著,還會噴岩漿。先生出事死了以後,火山口也被我自己封死了!這麼多年下來,岩漿早已冷卻囉,恐怕都變成火山灰了。」

中老年婦女的身體,受到社會的規訓和宰制是多重而複雜的;然而,女人內心對情感的需求和渴望卻不分年齡。

守寡30年,擔負傳宗接代、養兒育女的使命結束了,假設未來還有30年,陳嫂認為自己這個女性身體的價值何在?陳嫂又怎樣看待自己逐漸老化的身體?

陳:「身體的價值?妳真是點中了我的要害,我這陣子也在想這些。60多年來,我的愛情和身體只在五年間經歷過一個男人,其他全是空白,雖說為了孩子無怨無悔,卻真的十分孤寂蒼白,不堪回首!現在我可要重新善待這個身體,好好照顧她、愛她;我也要多做有益社會的事,讓自己在社會上重新被看見被重視!」

現在,陳嫂如何看待自己的感情呢?

陳:「孩子結婚以後,我也在想,未來的人生要怎麼活得幸福有意義呢?很奇妙的,我心裡又燃起一絲希望(。),對親密關係有一些期待呢!從前我限制自己太多,現在我已經不需要顧慮那麼多的現實面,希望能有個人談談心、互相關懷,維持純粹情感的關係,不管什麼地位啦,身分啦,角色啦!當然囉,我也能看見自己的限制,很多東西是強求不來的!我要以輕鬆開放的心珍惜身邊的一切,看看生命裡還有什麼可能的事情會發生。」

陳嫂在卸下母職重擔後,重新以輕鬆、開放、愉悅的態度面對自己的身體和心靈,對下一階段的人生懷抱著希望,追求社會上的存在感,尋找生命的另一層意義。陳嫂也期待未來會建立起一段純粹以情感品質維持關係,不涉及社會地位、角色等的純粹關係,彌補她先前的蒼白歲月,在生命畫布上抹下一道炫麗色彩。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