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性創傷出發,「光腳的愛麗絲劇團」投入反性別暴力運動

by 江妙瑩

倦了……累了……
不妨褪下鞋
讓自己光著腳丫休息一下
赤足踩在地上或許會受傷
卻更能感受生命的輕鬆、自在與真實
──取自「光腳的愛麗絲劇團」簡介

童話故事中的愛麗絲是個充滿想像力、創造力的女孩,讀著這群曾遭受性創傷女性為「光腳的愛麗絲劇團」成立所撰寫的簡介文字,不由得為她們飛揚篤實的生命力量喝采,一雙赤腳著著實實踩踏在泥土上的愛麗絲們,希望藉著分享她們的生命歷程,透過戲劇演出服務成為助人工作者,鼓勵更多躲在暗夜哭泣的女性走出來。

光腳的愛麗絲劇團排練陰道獨白。圖片由勵馨基金會提供

2005年勵馨基金會與其他婦女團體共同取得美國劇作家伊芙‧恩絲勒授權,開始將《陰道獨白》搬上台灣的舞台劇場,至今已邁入第八年。由於《陰道獨白》的取材主要來自美國地區的女性故事,缺乏台灣女性經驗,勵馨基金會在2008年上半年首度以曾受性侵害的女性為召募對象,「希望發展出屬於台灣本土的《陰道獨白》」勵馨蒲公英諮商輔導中心督導、也是「光腳的愛麗絲劇團」推手之一的鄧曉平娓娓說出「光腳的愛麗絲劇團」設立的緣起,運用一人一故事劇場形式,讓受性創傷者透過述說自己生命故事過程,最後擁有自助助人的力量。

由於宣導不足,當時召募到的成員僅有四人,「雖然僅有四人,我們仍按原訂計畫發展實驗性方案」鄧曉平說,原先規畫的一人一故事劇場也因人數過少,改為自傳式劇場,並邀請勵馨《陰道獨白》舞台劇指導老師Josephine指導劇團成員,讓成員書寫自己遭受性侵害的經驗,有了劇本,指導者帶領成員演出,走上舞台後,每一個人成了自己生命的導演。鄧曉平回憶說,12次課程結束後,「我看到成員們透過短短15分鐘的演出,述說生命故事,長久壓抑的情緒被傾聽、同理,回顧自己人生的同時,也再現了重生的力量」,戲劇讓這群女性肯定自我,那種療癒的魅力至今讓鄧曉平留下深刻印象!

首批劇團成員的表現讓勵馨基金會建立起信心,於是2008年下半年擴大召募成員,除了曾遭受性侵害、性騷擾、性猥褻等性創傷的女性外,也涵括遭家庭暴力或性別歧視(例如受重男輕女觀念創傷)的女性,開始一人一故事劇場的訓練課程,成員由四人成長到十人,年齡橫跨四、五、六年級生,大大提高了故事的豐富性與多樣性。

由述說、傾聽、同理到為彼此服務、為他人的故事演出,劇團成員逐漸培養出情感與凝聚力,終於在2009年1月正式演出,交出業餘演員的處女秀。雖說是處女秀,觀眾對象侷限在成員們的親朋好友,可是有成員事後回饋為自己長出挑戰新事物能力雀躍不已。鄧曉平說,這名遭受性創傷的女性在那次性侵害的經驗後,總認為生命有不可控制的力量進到她身體,一旦遇到不可掌控時,就會焦慮不安,堂用逃避回應自己的焦慮。一人一故事劇場無劇本、即興演出他人生命故事的形式,讓她深刻感受自己內在的創造力、應變能力遠遠超乎她的想像,「這種empower培力自己的歷程,也讓這名成員開始結交新朋友,勇於嘗試新事物」令鄧曉平十分感動!

從述說、傾聽、接受支持、付出、協助到最後轉為觀眾表演服務的利他行為,鄧曉平目睹劇團成員一步步長出內在力量,拋棄受害者情結,開始意識到別人的存在與需要,學習溝通、協調,建立良好的人際關係,一般人或許輕易過關,對受性創傷的劇團成員來說,每一步跨越都代表著生命的揚昇與躍動!

從2009年開始,「光腳的愛麗絲劇團」的演出逐漸社會大眾靠近,從演給親朋好友、勵馨受助者、工作人員到社福團體助人工作者觀賞;劇碼一齣齣「我的24小時又10分鐘」、「那一刻,我……@*&#%?」、「女人‧心事」、「心室‧出口」,一直到2012年「陰道獨白」的公演,劇團成員相互扶持的投身反性別暴力運動,為台灣女性反性別暴力史再傳一段佳話。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