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別者的孤寂與驚駭

by 李婉華

寫完〈一個「她」在靈魂最深處〉,我持續與Sandy保持連繫,對我而言,Sandy就像一塊歷經千萬年深埋在地底的琥珀,探視其內心世界,永遠有挖掘不完的新故事。

認識Sandy已三年多,關於女裝以外的私生活不甚了解,僅了解已婚,育有兩個已成年的女兒,女兒至今仍不知道媽媽衣櫃中嬌媚熟女的女裝是屬於爸爸的,Sandy總在車上淨卸一切化妝品與扮妝後,再拎著公事包回家。在科技公司擔任顧問的Sandy,著男裝是什麼模樣,只見過女裝的我很難想像。

每個週五晚上,Sandy固定在東區某家百貨公司化妝專櫃化妝、逛街、看電影,這個習慣多年來沒有改變,因為這是她與自己獨處的珍貴時光。Sandy說,剛開始逛街、看電影時,常常遭遇男人的騷擾,有一次她看電影看到一半,突然感覺旁邊坐位有人向她靠近,不久一隻手便伸向她下體,嚇得她奪門而出,自此,Sandy束褲內總會墊一層護墊,皮包內也隨身帶著護墊,萬一有人圖謀不軌,便可以「月事」為由避免遭受侵害。

Men in heels. Photo by Lisa Norwood

Sandy也多次遭受尾隨跟蹤的經驗,有的直接了當說要找她做「異性朋友」,還有一次在鬧區一路跟蹤不曾離去,我記得有一晚出外倒垃圾,突然接到Sandy來電,神態緊張的說要我陪著她回到車上,於是我一手拿垃圾袋、等垃圾車,另一手拿著手機為她壯膽走回停車場。聆聽Sandy妝扮女生後遭遇驚險的經驗,男性對女性不同程度的侵害,加深我對女性在社會處於弱勢地位的想法。Sandy是個愛穿超短迷你裙的中年女生,她愛濃妝豔抺,這些何錯之有,不該成為被侵害的藉口。

儘管多次遭遇鹹豬手、跟蹤、搭訕等驚駭指數破百的經驗,Sandy說這些經驗她還能應付過去,她最怕的是被人識破為生理男性,或者遇到警察臨檢,送去警局,她的祕密可能因此揭開,女兒、同事、朋友們知道她的真實身份後,她當如何立足!因此,Sandy選擇每週五下班後化妝、著女裝、逛街、看電影的一套儀式,為自己獲取極大的心靈滿足。而我,這個能夠理解她的朋友,成了她抒解孤單寂寞的有限對象。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