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可可人兒

by 包子

初識

時間過得飛快,認識可可竟也超過一年了。在這個同志的圈子裡,我還算是新人,對於所有的一切都充滿好奇,當然,包含跨性別的朋友,只是我的朋友圈不夠大,認識朋友也不是在蒐集些什麼,刻意去找這樣的族群,未免也太奇怪。言歸正傳,在一個認識新朋友的餐聚上,我第一次見到了可可。我是一個習慣在團體中安靜的人,靜靜地聽,靜靜地觀察,但這次我近乎饑渴地想在聚會上看見可可的全貌,但是又擔心太過明目張膽的窺探,會令她感到不悅,懷著興奮的心情,我有一搭沒一搭地和大家閒聊,這場餐聚就這樣畫上句點。

網氏替我開了一扇窗

因為幾乎不會出席那群朋友的聚會,加上我也不是個善於交際的人,對可可的了解,一直停留在上次的一面之緣。就在我有些喪氣,不曉得該如何認識她、如何開起話題時,網氏正好開了一個「跨性別者的世界」專題,給我了一個正當理由好好認識可可,並探究理解跨性別者的生命歷程,說來還真的要感謝網氏呢!兩個多小時的約會,談她的認同、生命故事,回頭整理時才發現,可可帶給我許多關於生命的衝擊(編註:男變女可可人兒)。

我眼中的她/他

跨性別者需要我們更多的理解。Photo by chiang

與可可的幾次碰面,我不得不說,她徹頭徹尾就是個女人哪!幾乎完美的妝容(我是個不會化妝的女生,對我來說已經是神級了)、俏麗的中長捲髮、女性化的穿著,我這個一般女生都要無地自容了。不論是外貌或是散發出來的氣質,充分展現她的自信與美麗,若不是特別注意細節,怎麼也不會發現她原是男兒身,而且,若將男兒打扮套回她身上,也不會有任何不協調感,這樣的雌雄莫辨,竟讓我有些羨慕了。

談天的過程中,或許這些過去的歷程她自己一次又一次地整理過,抑或是並非第一次認真談起,可可就像是在說一個久遠、與自己毫不相干的故事,平靜,偶爾還嘲弄自己一番,我有些心疼,因為我知道,這樣的堅強絕非與生俱來,而是不斷跌倒後,逐漸學習武裝的。我聽著可可侃侃而談關於自己的這些,我訝異於她的勇氣與開朗。在尋找自己的路途上,我明白那有多麼孤單,跨性別者又是更不易被接受的一群,就連相對而言較容易找到同伴的一般女同志都曾驚慌失措,那找尋認同的過程和所下的決定之艱難,更不是披荊斬棘可以形容的。

我曾經愚蠢地以為,在這個依舊有許多人只認同二元性別文化的社會,跨性別者應該只有兩條路:躲在陰暗的角落以及徹底的轉性。在多數時間裡他們符合社會期待,只能在夜晚時分或是特定場合,將自己打扮成最自在的模樣,或是完成全部的變性手術,將自己轉變成另一個性別。我絲毫沒有想過,會有部分的人,可以突破一切,堅強自己,接受外界質疑的眼神,是為了在有限的人生裡,不要留有遺憾,讓自己開心的度過。我也未曾想過,原來決定變性是需要很長一段時間考量,以及準備的工作,他們要追隨自己的心,變成另一個性別,所要經過的衝突和掙扎,比起我只是要接受自己的性別認同,那是多麼複雜且充滿歧視甚至是不堪的過程。從可可身上,我看見生命無限的潛力,我也才明白,原來,重視自己、做讓自己開心的事,應該是不論要付出什麼代價,都應該要有的實踐。

還記得幾個月前,我看了公視的一部影片「Lady’s Night」,三個不同階段的跨性別者,如何在生活中努力扮演好別人期待的角色,又希望可以成就自己人生中的圓滿,殊不知這兩者間是完完全全的背道而馳。這部影片時間不長,無法將他們的心情完整表述,但因有好的演員,確實也將這個族群生命中最特別的議題一一展現。看這部片時,我想起可可,想起她的活潑開朗,還有她衝破繭殼的勇氣。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