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雌雄同體的她/他

by 網氏

繼「雌雄同體也是性別」、「跨性別者的世界」之後,本期網氏,我們邀請三位姊妹分享她們與跨性別者相處的經驗,也期盼這些近身接觸的觀察,讓我們對跨性別者的內心世界有多一層的了解與同理。

包子與婉華於去年(2011)七月間,因應「跨性別者的世界」焦點話題的策畫,為網氏採訪了可可和Sandy,因為採訪的機緣,使得她們深感男陽剛女陰柔的性別二分對跨性別者的戕害。包子說,過去她以為變性隨時都可以去變性,經與可可深聊後才知道,原來決定變性是需要很長一段時間考量和準備的工作。從可可身上,她看見了生命無限的潛力。

2010同志大遊行。Photo by chiang

著女裝後的Sandy曾多次遭受性騷擾和猥褻的驚駭經驗,婉華為此感到氣憤,也認知到即便男跨女性,只要外表是生理女性身份,在社會即處於弱勢的困境。婉華理解Sandy作為跨性別者在社會生存不易,樂於做Sandy有限的傾訴對象。

之妍為女書店「鳥吃掉種子之後,女人開始寫作」寫作班成員,這篇〈另一種生活〉創作呈現出陰柔氣質男性在生活、感情上處處受肘的窘境,為何在一名女性視障按摩師面前,生命才得以圓滿?值得一讀的故事,千萬別錯過!

文章如下: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