陀螺

by 許淑屏訪談

阿嵐在10多年前,她35、36歲的時候,因為子宮肌瘤摘除子宮而停經。年紀還輕就被迫停經,剛開始阿嵐的身體還沒有什麼異樣感覺,由於保留卵巢,阿嵐仍有性反應和想做愛的需要;倒是阿嵐的先生,在她手術停經後就和她疏遠了。

阿嵐說:「老公認為我停經就像50、60歲的婦人一樣,他不跟我做愛。但我會想要啊,也試過主動一點,可是他不愛就是不愛了,寧願自己玩也不碰我,我感到自取其辱……」

被迫停經後,原本親密的夫妻關係發生急劇轉變,丈夫在情愛和態度上頓然冷淡,讓阿嵐覺得很受傷也很寂寞。面對自己仍有性慾的身體,阿嵐曾經悄悄背著老公自慰,也達到幾次高潮。可是,煩擾的生活事件不斷折磨著阿嵐,使她對性的感覺愈來愈淡,需求也逐漸消失了。

Photo by chiang

當時阿嵐有一個剛上小學的女兒,由於夫家三代單傳,公婆對阿嵐從此無法生育這件事非常在意,百般刁難她,使她在家動則得咎,一點尊嚴也沒有,夫妻感情更是跌到谷底。就在阿嵐40歲那年,先生生意失敗,所有的責備和磨難冲著她排山倒海而來,阿嵐再也不願承受這一切,帶著簡單衣物和心愛的女兒,倉皇離開夫家,結束這段婚姻。

剛離婚那陣子,阿嵐母女的生活非常困苦,常常連下一餐在哪裡都不知道!後來經朋友輾轉介紹我到一家小吃店工作,老闆也是單媽,很了解她的處境,就讓她們母女暫時住在小吃店裡。兩三年後,老闆嫌生意不好想收掉小吃店搬去兒子家住,阿嵐說服老闆,由阿嵐繼續經營幫老闆守住這個店;又過了三年,阿嵐用很低的價錢把這個店頂下來了,一直做到現在。

阿嵐說:「你看看,我的生活都是用這雙手換來的!」

阿嵐的雙手略顯腫脹,上面浮著粗筋,手指的關節十分紅腫。

阿嵐說:「手還是小事,最苦的是我的心和身體!這麼多年來,除了女兒,只有疲勞和匱乏天天跟著我……我沒有錢,沒有性生活,沒有朋友,沒有娛樂,沒有任何慰藉……以前喜歡看電影、逛街、上網,現在對任何事情都沒有興趣了,做事提不起勁……身材也變樣了,我根本不想照鏡子,反正也沒人在意,就任自己拉遢吧!」

性和金錢的不滿足,讓阿嵐長久以來一直很鬱悶,經常想哭,卻哭不出來。經歷這麼多事情,她的想法變得很負面,認為自己沒有魅力,沒有優點,沒有希望,只是惹人嫌惡,一輩子就只能做這些粗活糊口,哪個目標都到不了,每天在鍋爐、水槽邊忙碌打轉,身體愈來愈差。

生活事件造成的壓力,加上一連串揮之不去的負面自我概念,讓35歲停經的阿嵐,在50出頭的年紀備受更年期症狀的折磨。潮紅熱、盜汗每天會來上十幾次,工作當中經常感到心悸、手腳發麻,一休息就覺得渾身都在痛,不僅腰酸背痛、肌肉酸痛,連骨頭都痛。兩三年前阿嵐去醫院做過一次檢查,醫生說她有高血壓、骨質疏鬆和輕度憂鬱症,建議她開始服藥,但她聽說這些藥一吃就不能停下來,就不敢吃了。現在阿嵐只是默默的承受這一切,每天疲困的身體像陀螺般不停的旋轉,賺取微薄的金錢維生。

阿嵐表示,人生如果能夠倒帶重來,她會選擇不要結婚,勇敢的追求愛和自己的理想。結婚讓她付出了慘痛的代價,為了那短短幾年的婚姻,她賠上一輩子的自信、尊嚴、健康、希望、自由和愛等生命裡珍貴的價值。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