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天際線」雪山,我來了!

by 吳毓婷

去年(2011),當賦權計畫的消息曝光後,媒體出現的盡是負面的報導:「內政部出怪招,帶受暴婦女爬玉山……」、「我們一直都鼓勵受暴婦女別再忍耐,要勇敢離開暴力環境,登山這麼辛苦的事情,不是要她們學會繼續咬牙忍耐?」

爬了幾年的山,我深深明白登山這件事,靠的絕不只是體力而已,更多時候是身體不斷與自然環境謀合,讓身體嘗試與冷冽的溫度、稀薄的空氣取得一個平衡;以 及與自己的內在對話,不斷問自己:「我還有力氣繼續走嗎?我還願意繼續堅持嗎?」大部分時間,毅力和意志力比體力耐力要重要的太多太多,所以我確實相信, 登山這件事對於自我實現是有幫助的,而且那些努力可以在高山上的藍天美景中,獲得最棒的回饋。

這不只是一個單純的爬山活動,而是一個很完整,也很龐大的計畫。在邀請有意參與的案主後,經過多次謹慎的團體說明與個別溝通,讓她們確實了解這件事情可能的難度,也陪她們討論「登玉山」這件事情對她們個人的意義為何。然後,便開始長達3個月的訓練計畫。

而我,明明是個火燒眉毛的時節,被一堆方案計畫、研究報告、評鑑報告追殺得我滿臉冒痘痘、胃食道逆流。但是看到我的個案,一個連郊山都沒走過幾次的都會女生,帶著堅定的信心加入,希望透過自我挑戰的過程,讓自己的生命寫下新頁。單衝著這一點,就一定要陪她走這一段歷程,雖然我真的很累很累……

其實,一開始看到這些加入的婆婆媽媽們,還滿令人擔心的,有的年紀很大,有的退化性關節炎,有的因為長期受暴,患有重度憂鬱症要每天服藥,大部分的人每天最大的運動量可能只是去市場買菜、清潔工作,或是跑步追公車。

社工陪在婦女身邊加油打氣,讓她們放心。圖片由現代婦女基金會提供

但是,就如計畫名稱所呈現的,此方案的重點是「賦權」,也就是empower,要幫助這些被害人,重拾她們被剝奪了許久,連自己都快要忘記了的自我權能感。所以,到底最後能不能真的攻頂成功,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們在這段過程中體驗到的突破、以及對自我的覺察。

8月份(2011)起,婦女們開始自主訓練。那些原本柔弱的女人們,開始每天找時間爬樓梯、跑操場,而且全都是自發性的,社工能做的只是鼓勵打氣,或是陪著她們一起訓練,有位同事經常早上5點去陪案主晨跑,讓她感受到最實際的鼓勵與支持。

原本爬3層樓就氣喘吁吁,後來可以連爬8層樓臉不紅氣不喘;原本只能跑10分鐘,後來慢慢可以連跑30分鐘不停;這些婦女的決心與體能的躍進,讓社工都自嘆不如。

9月份起,為期2個月,每週1次的訓練活動。包括高低空的探索體驗,她們在高空獨木橋上挑戰自己的恐懼;也帶著自己的目標,攀上岩壁的頂端。冒險踏出的每一步,都讓她們看到自己可以再多突破一些;更重要的是,每個人都必須確保伙伴的安全,承擔別人所交付的信任感。

溯溪活動中與隊友團結合作。圖片由現代婦女基金會提供

三峽中坑溪的溯溪訓練,大家學習如何用腳當自己的眼睛,踏穩每一顆石頭;在激流中靠自己的力量往上爬;在深潭之上挑戰自己的勇氣,毫無畏懼的往下跳。也在清澈的溪水中找到失落好久的童心,喚起那曾經無憂無慮的兒時歡樂時光。當然還有登山訓練,包括背著10公斤的背包負重爬觀音山,學習使用登山杖,以及無痕山林的登山觀念課程。

出發的前一週,東門國小體能測驗。所有參與的婦女與社工必須跑完4,000公尺,而且中途完全不能停,才能通過體能測驗,正式準備登山。出乎意料的,13位參與的婦女全部通過測驗,她們或許跑得很慢,但從頭到尾都沒有放棄,完整的跑完20圈。而且,大部分的婦女都跑得比社工還快,誰能想像三個月前,她們明明都是肉肉腳的弱女子呢?那一天我真的看到了女人的靭性與潛能。

從7月的說明會開始,紀錄片的拍攝也同步展開,有多位影像工作伙伴陪伴著我們經歷一切,捕捉每一個感動的時刻,也為這些姊妹的心情轉折,以及真實的蛻變留下紀 錄。我光是看其中的幾分鐘片段,都感動得忍不住落淚。而最可貴的是,這些汗水與努力全都是自發性的,每個參與的婦女都希望把自己鍛練的更強,靠自己取得上 山的資格。她們最後也都真的做到了,並且為自己感到無比驕傲。這絕不是像那些局外人想像的,逼著她們要咬牙忍耐,這是完全天差地別的境界啊!

最後,排雲山莊終究還是沒有完工,我們的登山行程也從玉山改成了雪山,不過,登頂與否不是最重要的,登哪一個山頂也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3個月的時間,真的讓我們看到一群願意為自己採取行動,最後脫胎換骨的女人。她們自信滿滿,對著遠方的天際高喊:「雪山,我來了!」,而這是她們這一輩子從來沒想過的事情。

(作者為台北市大直婦女暨家庭服務中心(現代婦女基金會承辦)主任,本文由現代婦女基金會提供,轉載自《現代婦女通訊》第54期)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