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珍惜也保護我的家人

by 阿伶

回憶這痛苦的經驗實在是會讓我非常的不舒服,但我還是決定把它說出來,畢竟等我出獄後也會遇到這種問題,希望我說出之後能有所改善吧!

民國94年時,我因案被收押,然而那時我對監所說我懷疑自己已感染「愛滋」,他們把我隔離並進行抽血檢驗。在報告尚未出來,我因月事遲來而外醫檢查,但,除了手銬、腳鐐,我還得穿太空衣戴口罩耶!不過這還不是我最難以接受的事。

關懷愛滋也可以很優雅創作者Kris。由台灣露德協會提供

令我最難受的是,我交保後回到戶籍所在地居住,連我都不確定自己是否感染「愛滋」(因交保後沒回去看報告,而處在於自己不知道的情形),當地的管區就跟鄰里長說,里長又跟左右鄰居說,而導致我公公、婆婆、左右鄰居都知道我感染「愛滋病」,不只家人拒絕與我同住,連我的小孩也被鄰居排斥,鄰居還告誡他們的孫子不可以跟我的小孩玩。當時其實我有被通報,但是我完全不知道啊!為何當地的管區找不到我,卻這樣做……,我不懂。

因為這樣,我已經沒有臉再回到那個家,我的婚姻也決定結束。但是現在的我,想到未來還要回到社會,如果戶籍遷去與家人同住,到時候我的家人、小孩該怎麼生活?因為我感染了這種病,而導致他們蒙羞,跟我一樣被排斥,遭受異樣眼光怎麼辦?

這些都是我最害怕的事,我一定要保護好我的家人、孩子,讓他們不受排擠,但……我能怎麼做才不會讓我自己的身份曝光?一定要讓當地的管區知道我的身份嗎?里長也一定要知道嗎?

自從感染H之後,我很珍惜與家人相處的時間,他們想保護我,我也想保護我的家人,可是光靠我獨自一人是不可能的,我想把這痛苦的經驗說出來,或許有相同遭遇的人會有好辦法,可以制止這痛苦的經驗再度發生在其他人的身上,讓我們一起想個好方法,一起來好好保護我們所愛的家人吧!

(本文為《發聲練習》手冊入選作品,感謝愛滋感染者權益促進會授權刊載)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