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教小孩才是正確之路?(下)

by Cookie

在中國大陸六月一日是個重要的節日,因為那天是「兒童節」。我已經不太清楚台灣的兒童節算不算重要的日子,但在大陸「六一兒童節」可是每個幼兒園和小學那個學期的最重要事件。我家皮皮上學向來是隨我們東奔西跑的行程表而定,再加上經常從學校帶回來感冒流鼻涕咳嗽,能讓他好好地上完一星期的課,幾乎是我們彼此之間「不可能的任務」。平時怎麼混,老師也都是笑笑的給個提醒,但是從皮皮回來告知他們全班在練舞的時候,我才逐漸開始被灌輸「六一」的重要性。

有天皮皮下課回來報告:「媽咪,我今天學跳舞喔,老師說要記住動作喔」,過了幾天皮爸隨口問了一句:「你最近在學校都忙些甚麼啊?」那時還沒滿四歲的皮皮很正經地說:「忙著跳舞啊,老師天天都叫我們練舞,還要排隊型呢」,皮爸問我:「你兒子有報『舞蹈課』嗎?」,「沒啊,你兒子之前想上,老師說都只有女生在學,所以就不讓他參加啊」我有點沒進入狀況地回答。一旁玩耍的皮皮趕緊解釋:「媽咪,老師說我們現在是在跳六一的表演節目啦」,就這樣,那群平均年齡四歲的小孩,為期三個月的舞蹈高壓訓練開始了。每回接皮皮放學時,總會有其他的爸媽一臉擔心地詢問課程進度,而老師們似乎是備感壓力帶著歉意地說:「目前正在練舞,教學進度還沒趕到,但請放心,學期結束之前一定會把課程上完的。」而我們這種既不清楚集體表演重要性;又不著急課程進度,只會問小孩「今天吃多少,拉得好不好」的爸媽,相較之下,好像沒給校方壓力,但其實就像是表現出吊兒郎當樣子的學生,讓認真努力的老師很頭痛。

Photo by chiang

有次皮皮感冒咳嗽連續兩天沒上去,第一天打電話請假,老師還噓寒問暖地說了一會兒,第二天又請假,老師就有點為難地說:「皮皮媽媽,皮皮今天真的不能來嗎?我們連續兩天練舞隊型都沒法排,能不能讓他快點來上學呢?」

「啊,是喔,老師,沒關係,那你們先跳,等他好了再跟,應該還好吧」依舊沒搞清楚狀況的媽媽回答。

「喔,是因為皮皮排在第一排的中間,同學都要以他為標準,如果他沒去,就沒法維持隊形了,」老師又一次說明。

「那就不要讓他排中間嘛,免得老師你也不好帶喔」再次白目的媽媽心裡認為老師有點小題大作。

而老師可能覺得這個台灣媽媽聽不明白普通話的含蓄,於是好像不得不明白地說:「我們老師都覺得皮皮站在中間,對整個班形象和演出都好,所以希望媽媽能明白我們的苦心安排,讓他能儘早回到學校,另外每天早上到校時間也請提早,因為現在九點鐘就要練舞了,皮皮十點鐘才出現,真的會沒法練舞。」

「啊,是這樣喔,老師那我們會儘快地讓他感冒好,然後明天準時去學校」,向來很有反骨的媽媽終於聽明白,在電話裡一下子就變成鞠躬哈腰的「俗辣」啦。

我問皮爸到底應該感激老師對皮皮的賞識,還是堅持我們這種以孩子自然發展為依歸的教育模式?皮爸聽完我的困惑半天不吭氣,久久之後說了一句話:「兒孫自有兒孫福,你的堅持永遠趕不上孩子的變化。」我聽完之後,也陷入很久的沉默,因為我知道不能說皮爸的話是錯的,但心裡很清楚,即便我們表面上裝得多麼地不在乎(或者說不能接受)中國大陸的教育態度及方式,可是心裡面還是擔心孩子無法融入現在的環境,會被排斥,會被認為是團體中的特殊分子,無法受到老師公平的對待。回想過去我在學校或醫院輔導孩子或者孩子的爸媽,我總是鼓勵孩子做自己,勇於面對自己的需求,追求自己的期待,也認為爸媽應該給予支持,可當這一切發生在我身上時,才深刻地體會到:「不知所措,無能為力。」真的,我好想問:怎樣教小孩才是正確之路呢?

瀏覽更多cookie在蘭州的生活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