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福與性別議題結婚的友人

by 司儀

去年(2012)九月初,我發了封email給身邊的一些朋友,邀請她/他們一起為一位即將邁入人生另一階段的共同朋友買份禮物。Email是這樣開始的:

親愛的大家,

我的摯友 勤定芳 將於2012年9月27日(農曆壬辰年八月一十三日)與她今生所愛 性別議題 前往英國,許下終生的承諾:一輩子,無論順境還是逆境,無論富有還是貧窮,無論健康還是疾病,無論青春還是年老,都會相互扶持,牽手走下去。

Wedding Photos. Photo by Katsunojiri

這個故事要從11年前說起。小勤(就是勤定芳)跟我是性別研究所碩士班的同學,同行一起去唸性別的還有一位同學A。我的家人壓根兒不知道我到英國要唸什麼,A同學的家人只知道她要去唸「社會學科」,小勤的家人似乎也搞不太清楚,我們三個一起飛去英國,一起「偷偷摸摸」地唸性別研究。英國碩士一年就唸完了,回到台灣後,三人各自流轉在不同領域,政府單位、非營利單位還有企業界,三大單位都沒放過,緊緊抓在手中的卻始終都是性別議題。

但是濃度還是有差的,當妳在非營利團體時,性別濃度總是比在企業濃一些;在婦女團體會比在環保團體中濃一些;社會局會比研考會濃一些。無論工作上接觸性別議題的頻率如何,我們在聚會時總還是繞著性別相關議題天南地北地聊,有種私奔到櫃子裡解放的感覺。不過,小勤在拿到碩士10年後決定這輩子只跟女性議題廝守了,她做了人生的承諾:進修博士。這就像是一種出櫃,向世人和家人昭示,她這輩子非女性議題的工作不做,出櫃,同時跟「女性議題」互許終身。

大家常常在說,「單身」跟「結婚」都是選擇,但行為上卻只為結婚的朋友送上祝福與紅包,選擇單身的朋友則什麼都沒有,想通了「博士」代表的人生意義後,我覺得這承諾跟「婚姻」一樣隆重,決定用辦喜事的心情祝福小勤,紅包當然也就不能少,所以發了封email邀請身邊朋友一起送上紅包,真正地以行動支持女性追求另類的歸宿,畢竟,對女性主義者來說,頭在哪裡,身體就應該在哪裡。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