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輒得咎的新娘子

by 李錦緣

我和先生是透過大學老師和其二哥、二姐介紹認識交往的。第一次相親在四維路(高雄市)大八餐廳,因當時我還在台中任職,依約到現場時是最後一位,只見在座有男主角、男主角父母、老師、老師媽媽、老師二哥、老師二姐,女主角我則單槍匹馬赴約。我一眼掃過男主角覺得他不是很心甘情願的表情,當時我認為這場相親失敗成分頗大,所以也就抱著跟以往相親的緊張心態不同,故作輕鬆狀,沒想到最後反而成功了。事後我曾問他,為什麼那天不高興?沒想到他的回答讓我笑到差點從椅子上跌下來。他說,當時妳還沒到,我和爸爸、媽媽一到餐廳包廂,看到老師一家人,以為相親對象是她。

交往幾個月之後,剛好男主角公司招待客戶大陸旅遊十多天,他負責帶高雄客戶,他想邀我一起去,為免惹人閒話,於是在出團前先訂婚。所以我們是先蜜月旅行完再結婚的。在訂婚前,準婆婆有次到日本旅遊突感不適,回國檢查才發現有糖尿病。婚期決定後不久,我媽媽突然有一天不明原因高燒不退而住院,當時男方家人煩惱不已,擔心婚禮不能如期,而媽媽當時因為捨不得,一度要我延期。那時我左右為難,一方面擔心媽媽病情,一方面又怕延期讓男方父母留下壞印象,萬一真的結婚,以後可有苦頭吃了。現在想來真是杞人憂天,愚蠢至極!

還有另一個難題是,男方希望結婚後能跟父母同住,於是我只好辭掉台中學校的工作,現在看來是個非常錯誤的決定!

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終於要結婚了,媽媽因第一次嫁女兒,不知怎麼準備,到處請教左鄰右舍有經驗的長輩,而婆家也是第一次娶媳婦,所幸中部親戚們南下高雄幫忙總算順利完成婚禮。但是婚禮過程又發生一段小插曲,因我父親已過世,迎娶時在家中竟沒男人主持拜堂儀式,當時先生的大舅與小舅都在迎娶行列中,於是就由大舅幫忙點香拿香,在拜完要插香時,由於太大力香突然斷了,此過程都被拍下來,事後婆婆看到此段影片曾悠悠的說道:「照道理該你們家的人拿香,不該是男方拿。」現在想起這事心中總還有些酸與難過!

結婚對女方而言並沒有什麼好準備,除了一大早去化新娘妝,穿上禮服後就等禮車來載,心裡很緊張因此坐立難安,媽媽看了生氣的說:「不要一直探來探去,好像急著要嫁!」拜別時,有些難過想哭,媽媽也紅著眼眶,但母女二人都硬撐著不讓眼淚掉下來。從此時一直到第二天歸寧完畢回先生家,我總是蹦著一張臭臉,一來沒經驗,心裡超緊張怕出糗,二來想到不能表現太開心,否則讓媽媽認為我急著出嫁!

背對鏡頭者即為先生之大舅。李錦緣提供
背對鏡頭者即為先生之大舅。李錦緣提供

禮車是老師的二哥準備的,他也兼司機,他是一家大公司的老闆。事後聽學校同事轉述老師曾語帶揶揄的口氣說道「她(指我)何德何能,坐大老闆的車……」之類的話,讓我心裡難過好久,直到現在還不敢回學校找老師。要坐上車時,謹記人家敎說,一進去坐下,屁股就不可以再移動!到了下車時,要等對方有人端盤子請下車時,在盤子上放一個紅包後才可以下車。下車後要過火爐,踩碎瓦片,拜完祖先後才可進房。進房要坐的椅子上要放一件新郎的褲子才可以坐……,一大堆的繁文縟節記都記不完,有時得靠旁人提醒才不會做錯。到了男方家只要坐著等晚上到餐廳宴客即可,但男方這邊可就熱鬧了,只見公婆忙進忙出,要招呼親朋好友、要準備中餐款待、要聯繫餐廳佈置、要安排到餐廳車輛……,搞得大家人仰馬翻,我到晚上睡覺前才發現忘了聯絡第二天歸寧的化妝師,而直到幾天結束後,公婆才想到忘了拍家族照!好笑的是,第二天帶的右耳超大耳環在入席後尚未用餐時就不偏不倚掉到胸前衣服裡了,不敢在眾目睽睽下往胸前掏,於是整個用餐過程超緊張且不管拍照或攝影都只剩一邊耳環,另一邊的耳環不見了。

去年是結婚20週年,老早就計畫要去拍20週年紀念專輯,擔心先生和小孩反對,一來是預算問題,二來是有關專輯要呈現的內容,心裡有個大「陰謀」,因為之前看過藝人劉爾金拍的婚紗照,其中有一張反串照印象特別深刻,所以想仿效,攝影公司說沒拍過但願意試試看,心想父子二人一定會徹底抗拒,因此不敢把此想法事先透露,只好和攝影公司先做好溝通再由其說服兒子,雖然後來任務完成,但拍攝效果不如預期,拍完至今父子二人沒再多看一眼。

(本文經作者同意,由高雄市彩色頁女性願景協會提供)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