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出養的挑戰

by 何旻燁

知名主持人趙婷日前出版繪本《愛在我們家》,並帶著養女Crystal幸福現身,目的就是希望解決許多養父母對小孩「身世告知」的困擾。身世告知之所以會對養父母產生困擾,原因在於國人普遍把收養的小孩視為親生的家人,因此當必須告知小孩身世的時候,會產生情感割裂的感覺,甚至會因為此舉形同告訴別人自己不孕而難以啟齒。

身分告知是收出養孩子時需要思考的課題。Photo by Pichin Chang
身分告知是收出養孩子時需要思考的課題。Photo by Pichin Chang

無法打破收養的「家庭想像」、「收養是祕密」,就無法在社會上建立「公開收養」的觀念,連帶也會限縮單身者或其他非家庭形式的收養空間;反過來說,若有單身者成功收養小孩,因為不易隱瞞,身世告知的時間會提早,也會大大促進一般人公開談論收養事宜,對小孩的身心發展較有益處;不像雙親家庭的收養人多以小孩小時候放在父母家養育為理由,把小孩的身世問題搪塞過去。

勵馨在收出養實務上,一向鼓勵「收養不是祕密」,而且因為不同年齡會有不同的理解方式,因此不但要愈小告知愈好,還應該要以階段性的方式告知。究其實,身世告知背後所隱含的「家庭想像」,不但會損及小孩對自身身世「知的權利」,甚至會影響到收出養人及小孩在收出養中的最佳利益。

有社工不諱言,不少單身者或同志,因為出養人缺乏對多元家庭的想像,只有傳統的家庭想像,而且出養方有些是來自家庭功能不彰的家庭,比如只有一個家長,因此即便機構在申請上沒有對收養人設限,非雙親家庭收養人在收出養媒合前就先被刪除在可能的選項中。

此外,社工本身的價值觀也會對媒合結果有影響,因此社工人員必須很誠實的面對自己的價值觀,否則會影響到收出養人的權益,比如社工是否善盡專業評估的職責,讓出養人知道收養家庭有其他可能;對收養人也一樣,有些收養人不能接受收養未婚懷孕的小孩,對他們有污名化和歧視的心理,在這點上社工也應該要讓他們理解和同理出養人的處境。

高雄勵馨自93年開辦收出養以來共媒合成功70位,其中有兩位是單身收養成功的例子。在這兩個案例中,一方面是收養人剛好出現單身者,而社工在評估、上課、媒合、試養、送法院裁定申請收養認可等長達約一年到一年半的過程中,並不預設任何立場,只是秉持專業評估的方式,不斷和出養人做討論,並釐清觀念。

包括詢問對方希望小孩給什麼樣的家庭收養,若是希望對方經濟、生活穩定、沒有不良嗜好、真心愛小孩等,這些期待跟是否單身並無關連。又比如某些和雙親家庭不同的差異,是否可以由不同的資源來取代?在這個過程中,有些出養人經過討論,會對超出想像的收養人情況感到不確定、有的人會堅持,另外有些人則會改變想法,選擇接受新的可能和想像,而這當中扮演橋梁的社工是能否影響出養人的關鍵角色。

可見打破傳統的家庭想像,不但是收出養媒合機構的挑戰,也是社工員和收出養人的挑戰。如何透過一個新視野下的專業評估,比如收養人的成長背景、人格特質、收養原因或動機、收養態度、財務狀況、支持系統、健康狀況、生活狀況來評估對方是否為最適收養人,而非以刻板的家庭形式做為評估標準,才能真正讓收出養及小孩三方都獲得最佳利益。

(作者為勵馨基金會倡議專員)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